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 >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20)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20)

作品: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 作者:anjisuan99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anjisuan99。

    字数:6090。

    十四、林静瑶。

    咚。

    啊?什么声音。

    我一下子从半睡半醒的状态清醒过来,这才反应过来是防盗门的声音——她们回来了?我一下子有点紧张起来,说是紧张,其实也有点期待,如果鳄鱼真的打败了林静瑶她们,那我得救就指日可待了——不管怎么说,以他的实力总不可能打不过这几个高中女生吧?那可是吴老板的贴身保镖啊。

    哎?我马上发现自己身体似乎和睡着之前有了些变化:菊花里那个可怕的怪物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虽然整个下半身还是在火辣辣的疼痛之中,但是相比之前已经好了太多。随后就是脱鞋在地上啪嗒啪嗒的声音,我趴在桌子上没办法回头,是林静瑶吗?还是美续?。

    可是背后那人完全没有理我,径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去,我便努力用下巴把头撑起来,转过视线——林静瑶已经换掉了校服,穿着格子裙和有些厚的黑色丝袜,把买回来的日用品扔到一边,在沙发上闷闷不乐地坐着,看我醒了过来,也没有再说什么。我看她心情不佳的样子,心里又开心又害怕,一方面觉得这肯定是鳄鱼成功了,但另一方面又怕趁着我获得自由的最后一刻林静瑶拿我出气……。

    一时间,屋子里的沉默令我有点尴尬。只能看着林静瑶翘起二郎腿又放下,心神不宁地看着地板的样子,眉目低垂、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这个时候的林静瑶一下子变得和内向的普通女生没有什么差别,我看着她的迷人面容一下子有点出神。

    “喂”。

    “喂!发什么呆啊你”。

    我这才如梦方醒,林静瑶有点疲惫的目光投向了我,“这时候还挺羡慕你的,无忧无虑地做个沙包就好了……”她今天有点异常的落寞,我注意到,说话也不再像平时那样像个叽叽喳喳的夜莺,不至于吧,我有点惊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我哪里值得羡慕了!我心里暗自吐槽,我们换一下试试啊!

    你天天被踢被打、被鞭子抽、被大腿勒昏、被女生用假阳具把菊花操烂……这怎么算无忧无虑了喂。

    好吧,好在自己总算挺过来了,鳄鱼就要来救我了。我想到这里,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神情。

    “笑什么呢你”。林静瑶白了我一眼,“发现你后面那个东西没了?之前美续临走取出来了,还给你打了点之前给你打过的药然后就回家去了”。

    我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那个——林静瑶大人,”都到了最后了,嘴甜一点总没什么坏处,“下、下午出什么事儿了……”。

    明显一听到这个问题林静瑶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又平添了一份阴霾。她又烦躁地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抬起脚把拖鞋甩了出去:“哼,你是不是感觉要得救了?”。

    “不、不敢……”这时候再惹她生气可真就犯不上了,我开始有点后悔心急直接问了问题,“只是——只是有点关心……”。

    “给我安静一点”。林静瑶半躺在沙发上,纤细的身体陷进了柔软的布艺沙发之中,沉吟了一下,又懒洋洋地对我说:“去,把拖鞋给我叼回来”。

    我仅仅有了一瞬间的迟疑,便忍着身体的疼痛挪动着身子,双膝着地爬过去把那双带着兔子图案的拖鞋取了回来,又走到了林静瑶的脚边,刚把拖鞋放在地上,林静瑶穿着黑丝的腿突然狠狠地踹在了我的鼻子上,直把我得后仰到地上,我捂着鼻子,双眼不住地因为鼻梁酸痛而流泪。

    “让你用手了吗”。林静瑶生气地说,“说,我让你干什么去了”。

    我捂着鼻子缩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您、您刚刚让我去把拖鞋捡——”。

    林静瑶的大腿再次抬起来,又一脚狠狠踹在我的小腹上:“捡?我什么时候说捡了?”。我感觉自己的肚子被这一脚踢得一阵翻江倒海,肠胃都在抽搐地疼痛着,我惨叫一声,捂着肚子久久跪在沙发边上——“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找打”。

    林静瑶的小脚又狠狠踢在我的头上,把我整个人踢翻在地毯上,直打得我头晕目眩——这怎么了,我痛苦之中完全摸不到头脑,但是根本时间思考,林静瑶似乎觉得这几下还不过瘾,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是不是找打”。

    “对不——”。我刚抬起头想求饶,眼前就是她的丝袜脚飞快地在视线中变大,然后砰的一声闷响我的身体又向后倒了下去——“找打!找打!打死你”。

    每说一句,林静瑶的腿都几乎用尽全力地招呼在我的身上,我试图在踢腿的间隙说点什么让她停止这一切,但是林静瑶的脚就像狂风骤雨一般不断地、飞快地打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在地上被踢得翻了好几个滚,眼前的事物都在飞快地旋转,只能瞥见她那修长的大腿时不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接下来就又是一下狠狠踹在我头上——“救命——”。

    “别打——”。

    “停——”。

    我哭喊着开始手脚并用地想要离开这个莫名其妙大动肝火的女孩,可是林静瑶一两步就追了上来,继续对我穷追猛打——“喊什么喊!给我闭嘴!闭嘴”。

    我的侧肋骨被狠狠踢了一下,我感觉整个左半身都发出阵阵疼痛,不由得蜷起了身体,像虾米一样缩在地上,林静瑶果然没有停脚,可是这一下却直接踢到了我的膝盖上,坚硬的膝盖骨直接撞到林静瑶小巧的脚背上,她显然吃痛,哼了一声就单脚着地跳了起来——“疼疼疼——”。我看着她捂着自己的一只脚滑稽的样子,心里刚有些松了口气,但是林静瑶就像被激怒的幼兽一样狠狠瞪着我,我心想这下可坏了——“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向她解释,“只是下意识抬了一下腿——”。

    “你、你、”林静瑶气得声音都有点发抖了,“你看我今天不踢死你!给我、给我等着”。说罢,她转身就走出了房间,在玄关的柜子里翻着什么,同时嘴里还气鼓鼓地碎碎念些什么东西,但我听不清。

    “我错了林静瑶大人”。我有点绝望地喊道,“求你不要再打了——”。

    可是对方充耳不闻的求饶,不一会就见她拿出了一双黑得发亮的鞋子,穿在了脚上,我一看那双鞋心里就咯噔一下凉了一半:那是一双漆皮的厚底高跟皮鞋,高高的防水台还包裹着一层锃亮的金属,我看着那寒光闪闪的鞋底,不敢想象这东西踢在我的身上是什么感觉——“听我解释啊林静瑶大——”。

    “我听个屁”。穿上鞋子的林静瑶比平时还要高出十公分还多,高挑的身材形成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我还没说完话,就看见那条修长的腿高高地侧挥过来,格子短裙下面的景色一览无遗,可我还没看清林静瑶内裤图案——砰!

    我只感觉整个头都像被从好几层楼扔下去摔在地上一样,瞬时间似乎时间变得很慢很慢,整个世界都暂停了,我似乎盯着林静瑶笔直的大腿望向两腿之间愣了几秒钟,疼痛才瞬间回到了我的身体——“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刚一开口,就觉得牵动了不知道哪块关节,嘴都痛得张不开,我的双眼一下子没法聚焦,眼前的一切都没这一脚踢得模糊了起来,但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逃跑。

    林静瑶给我的感觉又像是之前在学校用鞭子把我抽到半死的时候那样,简直就是死神降临,我强忍着头部的剧痛,勉强认出林静瑶身后就是屋子的门口,我手脚并用地钻到了她的胯下,试图从林静瑶的身下钻过去——“还想跑”。

    头顶传来女孩的娇喝。紧接着就是一脚直接跺在我的后背上,我直接痛得瘫在地上打滚。接下来的几分钟林静瑶惨无人道的攻击一直持续着,沉重可怕的鞋子穿在她的脚上就像一把长长的战锤,把林静瑶两条长腿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亲爱的各位读者,这段记忆我实在有点不清不楚了,接下来我只记得自己几乎像被当做足球一般对待,被林静瑶踢得在屋子里滚来滚去——哦,是的,我还试着躲在桌子下面,不过桌子直接被这个魔鬼踢翻了,然后就是对着我的肚子踹了好几脚,直接让我吐了一地——再之后呢?我几乎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不太确定到底身上受了多少伤,不过就在我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林静瑶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然后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是的,那时候我能坚持这么久真是个奇迹,坚持到一个体育全能的运动天才自己打累了,大概也只有在我心里一直保持着马上就要重获自由的希冀才能坚持得下来吧。

    “呼……呼……”林静瑶瘫软在沙发上,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我,“累死我了……你还活着没?”。

    “呜呜——”。我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林静瑶看我还有动静,自己吹了吹额头上因为汗水粘在一起的刘海,咕哝说:“心情好多了,呼~ 沙包~ 喂!沙包”。

    我可不敢怠慢了这个小魔女,只好拼了命地在地上坐了起来,说:“我、我在……”。

    “来吧~ 给我把鞋脱了”。说着,林静瑶把两只脚伸出来打在沙发扶手上,摇晃着。

    我蠕动过去,刚要伸手,就看见眼前两只鞋的其中一只突然向后缩了过去,我吓得赶忙匍匐在地上,哭喊道:“我、我我错了,不要再踢我了——”。

    “噗嗤”。林静瑶看着瑟瑟发抖我的样子一下子笑了一下,她这一笑我心里突然安心了许多,虽然平日里也是这么笑着虐待我,但是今次我知道当她不笑的时候更加可怕。

    “不许用手!否则踢死你!哼”。

    不用手?我讶异地想,这才反应过来,一开始就是说让我“叼”拖鞋吧,所以才一下子发那么大脾气来着——那有什么办法,只好用嘴了。

    这鞋子倒是十分难脱,主要是因为脚背部位还有鞋带要解,我的嘴围着林静瑶的脚舔了半天,试过了各种姿势,才勉强把鞋带解开:“恶心死了……袜子上都是沙包的口水”。林静瑶嫌弃地嘟哝着,倒是并没有打我的意思——只要不打就行,我现在是这么想的——“另一只也快点吧”。

    忙活了十分钟,我才把这两双该死的鞋子给脱了下来,本来身上就都是伤,这一下子累得我直接倒在地毯上,嘴里全是皮革的味道。看着我张大着嘴喘气的样子,林静瑶笑着说:“哈哈哈,沙包先生现在和小狗差不多了哦~ ”。

    我累得没法回答。

    林静瑶经过这一番发泄,心情显然好转了许多,不过倒还没有平日里的嬉笑。

    我和她两人就一个在沙发上一个在地毯上都在剧烈运动之后恢复着体力。天渐渐黑了下来,林静瑶伸出脚,夹着台灯的拉环把灯打开。昏暗的光线填满了房间中静止的空气,又在四周的墙上投下深深的斜长的影子。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汗味和少女的体香,如果单单看这一幕,似乎是情人云雨之后的小憩——“喂,”林静瑶恢复的比我快得多——毕竟挨打还是比打人累一点,“去抽屉里把烟和打火机给我”。

    林静瑶还抽烟?我惊讶的想着,从来没见过啊。

    “不要那么吃惊地看着我啦,”少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好久没抽过了都”。

    经过刚才一番毒打,我丝毫不敢怠慢,尽管浑身上下都是林静瑶鞋底留下的痕迹:鞋印、淤青,还有被踢得装在桌子角、墙上留下的伤痕,但是我还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一瘸一拐地听从了林静瑶的吩咐。

    我拿过东西,很自觉地又跪在了沙发旁边,林静瑶慵懒地看了看我,伸手摸了摸头:“乖,”然后俯身过来轻轻叼起一根香烟,“给我点火吧”。

    “呼~ ——”。少女狠狠一吸,刚觉得身体舒展开来,随即被呛得连连咳嗽:“咳咳咳!咳咳——”。而我则害怕她再迁怒于我,吓得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呵呵,”头顶传来轻笑,“你这么怕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刚刚比吃了我还可怕好吗!我心里想着。

    香烟的气味隐约传进了我的鼻子里,细细长长的女士香烟味道并不浓烈,多多少少也勾起了我的烟瘾。不一会,香烟就燃烧得露出一大截烟灰附着在前端。

    少女轻轻捏着烟,端详了一会,做出弹烟灰的动作——“手。快拿来”。

    烟灰还是挺烫的,我的手刚刚接触到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房间又陷入了沉默。时钟的滴答声成了唯一的响动。

    “我说,沙包——”。

    “我、我在……”手里捧着烟灰的我,身体因为长时间跪着已经累得开始颤抖,但是却丝毫不敢有所懈怠——天知道这个女孩子会不会又发飙。

    “是不是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儿啊?毕竟可能你能得救了呐”。

    “我——”。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呵呵,吞吞吐吐的,沙包先生最大的优点就是可爱”。林静瑶伸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脸,我感受着指甲轻轻划过脸颊、然后又是一些烟灰弹到了我的手里。

    “告诉你吧,我们把鳄鱼抓住了”。

    “而且他也告诉了我们安安的下落——”。

    我的心一沉,心想这可完蛋了,最后的希望也不见了——“别忙着伤心哦,”

    林静瑶接着说,“要真这么顺利,我也不会拿你撒气了。鳄鱼还挺难对付的,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安安早就被其他人转移走了——然后我就接到了吴老板的电话……”。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连灼热的烟灰也不能让我分心。

    “提出来用安安换鳄鱼的打算,我们也同意了”。

    哎?可是,我呢?我又绝望起来。

    “嘛,不过可没这么简单哦——”。

    “鳄鱼那个大个子对那个死老头的重要性,看起来远远低于安安对我们的重要性呢,他们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不得不答应了他其他的要求——”。林静瑶说着伸了个懒腰,似乎想把这种疲倦赶走,然后一条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但我一点也不敢抬头去看这香艳的景色。

    “过阵子还要去参加那个什么拳赛,具体的安排还不清楚,唉,可能到时候又会被提什么过分的要求。那个变态肯定不会就这点要求,啊啊啊啊烦死了”。

    林静瑶狠狠甩着头,两条马尾飞来飞去,“这种人真应该打死他啊啊”。

    沉默。

    所以还是和我没关系吗?

    “所以——那我——”。

    “啊,忘了说了,你、刘寒也要来参加哦,好像是说是三对三的比赛——之后的事情,我和你都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起码在安安平安回来之前,我们都要听他们的”。

    第一次听到林静瑶这么落寞的语气,我不由得有点感慨起来。

    “哈哈哈,沙包你也别太难过啦,可能这次真的留不住你了呐”。

    嘶——。

    “嗷”。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惊叫了一声,林静瑶把最后的烟头在我的手里掐灭了,这种烫伤让我下意识地缩回了手,把烟灰撒了一地。

    我稍微愣了一秒钟,然后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但还没等我开口解释,林静瑶的两条长腿就从我脖颈两侧伸了过来,然后向后一拉,就把我的头夹在了大腿间。

    我的下巴被她的膝弯卡住,只感觉两股大力从脖子两侧压了过来,我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强行掰到了极限——“啊——”。

    “还乱叫?”。林静瑶的冷冷的威胁马上让我闭了嘴。不会吧?我不由得伸手去抓缠在脖子上的两条腿,可是黑色丝袜光滑的触感让原本就虚弱的我一下子拿林静瑶毫无办法。“胆子大了嘛,竟然弄脏了我的袜子——”。林静瑶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上的烟灰这下全都抹在了林静瑶的丝袜上——这下死定了。

    我惊慌地看着她,试图张嘴辩解些什么,可是我刚想说话,卡在脖子上的腿就又加紧了一点,我的喉结被林静瑶的小腿和大腿形成的V字形区域勒得止不住地咳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林静瑶——“噗嗤,这把你吓得”。

    林静瑶突然的笑靥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茫然地看着她,“懒得再打你了,一想到吴老板那种人渣在逍遥,我都有点替沙包先生鸣不平了呐”。

    得、得救了?。

    “但是,”林静瑶话锋一转,“沙包居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是不是该惩罚一下?”。

    这我还能说不是吗?。

    我连忙点头。

    “那好,张嘴”。说着她又点了一根烟——其实烟灰在嘴里我还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当那根烟慢慢烧到尽头,林静瑶终于要把烟头塞进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做出躲闪的动作——虽然在她的腿间我的头几乎完全动不了。

    然后果不其然,大腿又再一次收紧:“躲?想躲是不是?”。林静瑶调笑地看着我在她腿间挣扎,“现在怎么不躲了呀?还是说用全身的力气连女孩子的腿都拧不开了?”。

    我被夹得说不了话,也不能呼吸,但是林静瑶的腿还在继续弯折,V字形的陷进慢慢收缩,把我的脖子陷在最深处,“哼哼,看你能坚持多久”。

    实际上,虚弱的我坚持不到一分钟就不太行了,我伸手拍拍林静瑶的腿,示意自己投降————就在我刚刚张嘴享受呼吸的时刻,林静瑶飞快地把烟头碾在了我的舌头上——“嗷嗷嗷嗷——”。

    “不许叫”。

    然后大腿又狠狠地收紧,“不许吐出来,听见没?”。为了让我不用舌头把烟头顶出来,林静瑶直接从沙发上跪坐了起来,我的头还卡在她的膝弯里,然后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头就被林静瑶坐在了屁股下面:“给我吃进去,明白了么~ ”。

    我隐约还能听见她的声音。

    幸好的是,林静瑶穿了丝袜,并不是裸腿坐在我的身上,纺织品能稍微透进来一些空气,这可比鳄鱼的遭遇好多了。但时间久了我也渐渐觉得难以坚持,身体使劲地抖动着,试图把坐在头上的林静瑶摇下去,但是我脸上的少女富有弹性的臀部随着沙发和林静瑶双重的引导,把所有的力气都卸了下去,无论怎么挣扎,林静瑶都像长在我头上一样,直到我最后累得毫无力气,除了空气更少了一点之外,毫无作用。

    就这样,我在林静瑶渐渐变得愉快的笑声之中,不知道第多少次失神了……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