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甜心主播 简懿佳 > 【甜心主播 简懿佳】(02)

【甜心主播 简懿佳】(02)

作品:甜心主播 简懿佳 作者:shisu1235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shisu1235。

    字数:14090。

    2。

    “平心静气!不要有任何的杂念”。

    教练的声音在不断移动的身体下忽大忽小,但对於盘腿而坐、闭着眼睛的学员们,却感觉大声的像是就在耳边吼着一样。

    坐在五五正方形中心的女子大概可以说是二十五人中最没有任何杂念打坐着了,绑着马尾的他就算是闭着眼睛穿着白色的跆拳道服,还是让人感觉到一股浑然天成的甜美感。

    “静下心来!好好感受你的每一个呼吸”。

    教练走到了中间,双手交叉放在腰后,一步一步地走着,时不时停下来站在那些没有真的静下心来的人前面,让那些人不得不正襟危坐地打坐着。

    然而在二十五人中,有最平心静气打坐的人,当然也有最不平心静气的人了,而且就像是太极一样黑与白总是在最靠近的地方。

    “啪”。

    纸扇打下来的声音传出来,二十五人中有二十四人睁开了眼睛,二十三人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然而二十三人看到的竟然是教练故意用手上的大纸扇打在墙壁生的测试声音。

    “看什么看?所谓的平心静气,就是要与万物融为一体,融为一体就是要可以感知万物,你们难道以为我打了谁的头吗?”教练喝斥道。

    这时铃声响起,绑着马尾的女子缓缓的睁开眼睛,坐在女子前面的另外女子小声地问:“懿佳,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办到什么?”简懿佳反问。

    “就是知道教练打的不是人而是墙壁”。

    简懿佳微微一笑:“第一,只要你在这里待得够久,你就会熟悉叫练的手法了,第二,如果真的是打人的头呢”。

    简懿佳边说边转过身去,手掌抬起来,往在他身边打坐的男子的头狠狠的打下去,只听见男子大叫了一声:“痛啊!谁打扰我睡觉啊”。

    简懿佳转回头去看女子:“要是真的打谁的头呢,肯定会发出什么哀号声的声音,而且我可以断定要是教练刚刚真的打谁的头,我也一定会听得最大声”。

    “好你一个简懿佳啊,竟然把我棒棒当作你的教学器材啊”。棒棒搓着头,说。

    “怎么?不行啊?有本事你就不要在打坐的时候睡着啊”简懿佳回敬棒棒,说。

    “你给我等着!我下次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棒棒说。

    “我等着你啊”简懿佳不甘示弱地说。

    结束了今天的课程,简懿佳和其他女学员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懿佳,怎么样?在新闻台好玩吗?”。

    “还行吧,不过对我来说有点吃力”简懿佳说。

    “为什么?”。

    “我毕竟不是学那个出来的,怎么都感觉有点格格不入,有些专有名词还真的听不懂”。

    “是喔,都没人带你喔?”。

    “有是有啦,不过就感觉不要给前辈们带来太多的麻烦,我现在一有空就是在恶补新闻有关的东西”简懿佳说着,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想要当主播也不是那么的轻松的,还以为很多主播都是花瓶”其中一个女子不屑地说。

    “其实我感觉还好诶,真的能上主播台的,通常都有一定的实力,我现在也只是兼职一些体育新闻而已,真的播新闻还不行”。

    “体育新闻是你拿手的,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

    “倒也不能这么说,以前在体育台,可以说的比较详细,而且时间也可以拉的比较长一点,但到了新闻台的体育新闻通常都是要简短有力的,几乎要在短短几秒内就必须说出重点甚至结果,我第一次被要求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我书读得真的太少了,很多词都是我没有听过更没有说过的”。

    说着,简懿佳摇摇头,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

    “我们大家都相信你,你一定会成为最甜美的主播的”。

    “谢啦,我也该准备去上班了”。

    坐上车子,简懿佳扣上安全带。

    “怎么样?没人说什么啊?”。

    “是啊,完全没有”简懿佳转过头笑了笑,说。

    棒棒摇摇头,搓了搓刚刚被打的头顶:“真是一点都不值得,被打这一下我头盖骨肯定都骨裂了”。

    简懿佳身子靠了过去,摸了摸棒棒的头:“不好意思,我下次会小力一点的”

    “还有下次喔?”棒棒挑眉,一副惊恐地问。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啊”简懿佳笑着说。

    棒棒叹了一口气:“我会注意点的”。

    “知道就好,不过我说到会做到的,我下次要真有机会,会小力一点的”简懿佳靠回椅背,说。

    “我可能真的被打晕了,我怎么感觉跟你似乎不是在同一个话题上”。

    说完,棒棒踩下油门,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简懿佳走进了办公室,才刚来到了他的座位前,简懿佳就看见了一张黄色的纸条留在他的桌子上,简懿佳放下包包后,将黄色纸条拿起,塞进口袋中,转身往总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且说简懿佳虽然只是绑着马尾、穿着一件黑底白字的字母T和一间黑色的窄管休闲裤配上一双红色的娃娃鞋,但还是不掩简懿佳165公分高,32C2535的健康身材,简懿佳独自一人走在走廊上,心中非常的矛盾,有一种不想走过去的抗拒心情,但也知道自己一定必须过去,在这样的心情下,简懿佳的脸上毫无表情,低着头,就算有人经过,简懿佳也是尽量能不抬头假装没看到或没意识到就不抬起头打招呼。

    终於来到了总经理的办公室的门前,简懿佳敲了敲门,从里头传来:“请进”

    简懿佳开门走了进去,只见总经理坐在他用来接待客人的米黄色沙发上,简懿佳眼神飘忽,不敢看向总经理。

    “总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简懿佳问。

    总经理拍了拍他旁边沙发的座位:“来,坐这边,不用这么拘谨”。

    简懿佳当然是万般的不愿意,但总经理都轻字开口这么说了,简懿佳也只好听从了总经理的话,慢慢的走到总经理旁边,坐了下来。

    总经理闻了闻:“好香的味道喔,刚刚又去练拳了阿?”。

    “恩”简懿佳点点头,说。

    “你喷的香水是我上次给你的那一瓶吗?”总经理又问。

    “总经理,上次你要给我,我没有收”简懿佳小声地说。

    总经理笑了下,拍了下额头:“对齁,上次因为你不收我的圣诞节礼物,我还在这里上了你两炮,是吧?我应该没有记错”。

    总经理说着,用一种卑猥的眼光看向简懿佳,简懿佳低下头,假装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却是一鼓躁热感。

    “找你来是想给你个任务”总经理说。

    “什么任务?”简懿佳问。

    “目前你在办公室里面可能还起不了太多的作用,先让你跑一下外面,做一些访谈,去多认识些人,累积更多一点的知名度,这会对你未来有所帮助”

    “所以我要去找谁访谈吗?”。

    “目前我手上有好几个还不错的人选,不过我还没跟特别为你成立的『外访小队』的其他成员讨论好,只是想先跟你通知一声,让你提前做一点心理准备,不过应该这两三天就会有个结果出来了,所以你剩下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我了解”。

    总经理点点头,将身子向简懿佳挪近了一点:“现在要像你这样这么有机动性的,还真是不太常见了”。

    说着,总经理的手摸向了简懿佳的脸,简懿佳微微地侧过头去:“总经理,不要这样子”。

    “不用害羞啊,你应该也很熟悉了阿”。

    说完,总经理的手突然掐住了简懿佳的下巴,简懿佳的双眼仍旧是带着惶恐地看向总经理。

    总经理的嘴靠近了,亲吻住了简懿佳的嘴,简懿佳就算心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还是令简懿佳全身发抖。

    总经理用手掀起了简懿佳的黑色字母T,简懿佳那白色的胸罩瞬间露了出来,简懿佳想要拍掉总经理的手,但总经理却将简懿佳往后压倒在米黄色的沙发上,总经理的右手摸上了简懿佳的左胸,又捏又揉的,就算是在胸罩中,简懿佳还是感觉左胸被用得很是难受。

    总经理双手一拉,将简懿佳的白色胸罩整个都拉了上去,简懿佳那一对32C的胸部瞬间弹了出来,总经理吸了一口气:“不管看几次,都觉得非常的可口”

    “总经理,不要这样子,拜託”。

    然而就算简懿佳苦苦的哀求,总经理也根本没有理会,双手从旁向内夹起简懿佳的胸部,让简懿佳的胸部在中间型成一个大写“I”的形状。

    总经理双手震动,简懿佳的胸部也跟着剧烈的晃动,总经理忽然双手一松,而当简懿佳的胸部证要往外扩的时候,总经理的手又突然再次压紧简懿佳的胸部,简懿佳的胸部瞬间向内挤压,内胸碰撞得让简懿佳不由自主的叫出声音:“阿阿阿阿喔喔嗯哼哼痾痾痾痾阿……痾痾痾痾喔喔总经理拜託拜託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用啊……痾痾嗯哼亨喔喔喔喔喔我我我不要我不要……痾痾嗯哼哼哼哼哈哈哈恩……”。

    总经理微微笑:“叫得这么爽的感觉,应该是想要更多的吧,简懿佳,是不是你们会运动的都是这样子口是心非啊?”。

    说着,总经理从嘴里面滴了几串口水到简懿佳的胸部上,简懿佳被口水滴到的瞬间,身体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口水冰凉的感觉还是因为口水噁心的感觉,但简懿佳的这个颤抖却让总经理特别兴奋,手拍动、捏挤简懿佳的胸部的程度更是激烈了。

    总经理站起来,拖下了西装裤和蓝色的三角裤后,一根肉棒子早已经充血挺立,简懿佳看的是瞳孔放大,惊骇让简懿佳身体不由自主向后靠。

    总经理一只手按住了简懿佳的头顶,另外一只手扶着他自己的肉棒子,让肉棒子靠近简懿佳的嘴,当然简懿佳士紧闭着嘴不愿意张开帮总经理口交了,毕竟到目前为止也只帮棒棒打过几次手枪而已,用嘴巴碰根本从没有过。

    但话又说回来,口交这件事情对於简懿佳来说其实根本一点都不陌生,总经理的肉棒子顶在简懿佳的嘴巴前,总经理说:“害羞什么?被我口爆过这么多次了,还不张开嘴吗?没关系”

    说着,总经理扶着肉棒子的手伸向简懿佳的鼻子,捏住了简懿佳的鼻子,不多久简懿佳就自动张开了嘴巴,而总经理的肉棒子也就直接送进了简懿佳的嘴巴中。

    “乌乌乌呼呼呼呼巫呼呼呼……不裕不裕不裕痾痾痾痾阿……痾嗯哼哼喝阿嗯嗯嗯哼哼呼呼呼乌乌奴出去奴出去……阿阿阿呜”。

    总经理按住简懿佳的手控制住简懿佳的头,上下上下的移动着简懿佳的头,就好像是简懿佳在自动吞吐着总经理的肉棒子一样。

    “呼呼呼呼呼呼祝属主属汙呜呜呜呜五不裕不裕……阿阿阿呜呜呜呜呼呼呼巫祝属住属……呜呜痾痾喔喔呜呜呜……”。

    总经理一只脚踩在地上,另外一只脚踩在沙发上,腰桿子因为平时加减有在运动的关系,有一点力气可以做出前后摇摆,再加上用手移动上下简懿佳的头,简懿佳的嘴巴吃进总经理的肉棒子的深度也就更深了。

    “不要不要……总经理不要脱不要脱啊痾痾痾痾阿……住手住手阿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啊痾痾痾痾我不要……总经理痾痾痾痾……”。

    简懿佳的黑色休闲裤被总经理强行脱下后,白色的三角裤在结实的大腿上看上去格外的诱人,但对於总经理来说,更诱人的是脱去三角裤后的春光风景。

    总经理将简懿佳的白色三角裤拉下来后,据说因为有运动就会长得比较多的阴毛浓密的盖着简懿佳的阴唇,总经理将本来是横躺在米黄色沙发上的简懿佳拉正,抓住了简懿佳的一双腿,将简懿佳的双腿分别架在腰间的两侧,挺立的肉棒子穿过了浓密的阴毛森林,碰到了简懿佳肥厚的阴唇,总经理朝着简懿佳看过去,简懿佳脸上露出不要的神情,但简懿佳还来不及摇头或出声音,阴唇已经被插开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住手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喔喔喔喔嗯哼哼哼……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啊啊喔喔痾痾痾……住手不要动不要再动了……”。

    简懿佳被总经理的充血肉棒子插入后,仰头大叫道,而总经理则是以三浅一深的频率进行抽插,浅插大概就只在简懿佳小洞的五分之一,深插式来到五分之四的距离,但光是这样子,对於简懿佳来说就已经是相当的难受了。

    “喔喔屋屋窝屋窝呜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喔嗯……住手住手我不要我不要再这样子阿啊啊啊……总经理总经礼拜託放过我痾痾痾痾……”。

    “真是的,每一次都要抱怨一下是吗?简懿佳你又不是不会被我插到高潮,你是再抱怨什么啊?还是说你想要一刚开始就很激烈啊?”。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阿啊喔嗯哼哼……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住手住手喔喔喔……阿嗯哼喔喔嗯哼哼停下来不要再插了阿……会死的阿喔喔喔……”。

    “呦?会死?简懿佳,你是怎么样的死法啊?是不是准备要被我插到死掉阿?

    还是想要被我插到爽死啊?”。

    “痾痾喔喔呜呜呜呜呜我不要不要了阿啊啊不要了阿……喔喔喔住手住手阿我不要好痛好痛啊啊啊……总经理总经理停下停下来啊……不行了不行了阿……”。

    “不行了?我才刚开始而已呢!简懿佳,解放自己吧!不要到了最后能让自己好好享受那几分钟,要就要好好享受个彻底啊,像是这样子”。

    说完,总经理双手一震,将简懿佳的大腿重新抱住,而在这个瞬间,总经理的身体往前压进,充血且受到简懿佳小洞的刺激而变得更挺的肉棒子,顺着总经理的身体躯干而往简懿佳的小洞更深的深处再挺进。

    大概已经被抽插了快要三百多下了,简懿佳的神智已经完全不清楚了,又再一次的丧失了理智,又再一次的丧失了对棒棒的坚持,又再一次的丧失了身为女人的矜持,剩下的只有性爱的欲望,一个非长远古且强大的力量。

    “喔呜喔呜喔呜喔呜喔呜喔呜喔痾痾痾痾阿……受不了了我真的要受不了了痾痾痾痾阿喔喔喔我……我我我痾痾痾阿阿阿阿……”。

    只见总经理双手抓着简懿佳结实的大腿内侧,身体向前向下压着双手趴在米黄色沙发的靠垫、双膝跪在松软的米黄色沙发坐垫上,让身体成现象是L形的简懿佳,充血且肿大的肉棒子从后方不断地前后抽插简懿佳的小洞。

    “怎么了阿?简懿佳,你说你受不了了阿?是什么受不了啊?你到是跟我说说看阿?甜心主播简懿佳是受不了什么了阿?”。

    “痾痾哈哈哈哈好爽好爽我好爽啊……受不了了怎么会这么爽啊啊啊喔……被插得好爽我好爽我被插得好爽喔喔喔喔不要停不要停啊”。

    总经理充血肉棒子像是暴风一样地疯狂抽插着简懿佳的小洞,让简懿佳的全身不断得震动,总经理的身体和简懿佳的屁股不断得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又一声“啪!啪!啪”。的肉体交媾声,简懿佳抓住靠垫的双手越抓越大力了。

    “不行了我要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真的要去了阿……阿痾痾嗯哼亨嗯嗯嗯嗯要去了阿啊啊……要死要死了阿啊啊怎么会这么爽啊……”。

    “所以你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要死法啊?简懿佳你倒是现在给我说清楚啊,说清楚你现在是怎么样的要死了阿?”。

    “爽死了爽死了阿啊喔嗯哼哼亨亨……懿佳懿佳要去要去了阿啊啊喔喔喔亨亨……不行了不行了阿啊啊去了阿……”。

    总经理用手抖动了几下渐渐软去的肉棒子,随着白色的精液喷在简懿佳的屁股上而软掉,简懿佳脸侧着趴在米黄色的沙发靠垫上,简懿佳喘着气,脸上的表情是平静,但简懿佳因为高潮过了一阵子了,理智也渐渐的回来了,感觉到小洞的灼热和屁股上的黏稠,简懿佳想哭但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哭,刚刚的淫叫声还言犹在耳,那一份舒服的高潮感还在身上的某些地方尚未退去。

    “相当得不错,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相处,我想我们之间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了,简懿佳,你说你是跟父母亲住嘛,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阿?保证会让你每天都爽的不想下床”。

    总经理边穿上裤子边调戏地说。

    简懿佳起身抽了张卫生纸,把在屁股上的精液擦掉,简懿佳捡起白色的胸罩和内裤,一一将它穿上,总经理坐回办公椅上:“其实你也是很习惯嘛,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简懿佳没有回话,简懿佳一心就是想赶快离开这让简懿佳无法抬起头面对棒棒的办公室,总经理又说:“好好考虑吧,要是跟了我,你想要什么都会有的喔”。

    简懿佳转过身面对着总经理,鞠了个躬:“总经理,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说完,简懿佳转身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又一次简懿佳独自一人走在走廊上,在总经理办公室和新闻台的办公室中间的走廊上,简懿佳终於还是撑不住的崩溃了,右手扶着墙,低着头暗自啜泣着。

    这时一只手从旁边拍了拍简懿佳的肩膀,简懿佳抬起头,是前辈苏宗怡,苏宗怡轻轻地说:“你就哭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毕竟我也是过来人”。

    简懿佳听完,整个人整张脸都埋进了苏宗怡的怀中。

    终於还是来到了出外採访的第一天了,简懿佳在水蓝色的胸罩和三角裤外头套上了一件白色的小背心后,再穿上一件淡蓝色的素面大学T,白色的直线条裤裙露出了简懿佳雪白且有着结实肌肉的小腿,脚上踩着一双运动休闲鞋,简懿佳把本来用发夹夹起来的头发放了下来,对着镜子把发尾整理了一下,清新中带着甜美,简懿佳最后喷上了几下的香水后,将衣橱的门关上,拿起挂在一旁的黑色流苏包,准备要出门了。

    走到楼下门口,一台熟悉的车子停在前面,简懿佳走了过去,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早啊”。

    “早,这么早让你出来载我”简懿佳说。

    “说什么傻话?那,你的早餐”棒棒说完,将装有火腿三明治和温豆浆的早餐袋拿给简懿佳。

    “谢谢你”。

    “会去几天吗?”棒棒问。

    “大概两三天吧,看状况”简懿佳说。

    “那要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吧,我再过去载你”。

    “好”简懿佳点头。

    简懿佳从棒棒的车子下车后,直接往地下停车场走,走到採访车前时,看到总经理也在车前面站着,简懿佳不由自主的发了一个抖。

    “呦!早安啊”。总经理说。

    “总经理,早”简懿佳尽可能的压住不安的情绪和总经理打招呼。

    总经理帮简懿佳开了车门,简懿佳上了车:“谢谢总经理”。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第一次很重要,不过我相信你会掌握得非常好的,我对你有信心”。

    “谢谢总经理的赏赐,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这次的人应该算是你很熟悉的人,至少领域是你熟悉的,好好的开出第一炮吧”。

    “我一定会尽力的”。

    “好,很好,有这句话就很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出发了,祝你一切顺利啊”。

    说完,总经理关上车门,採访车开出了地下室,总经理在后头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这一炮可是事关重要的一炮阿,简懿佳,好好做吧”。

    来到了和採访者约定的一间位在体育馆旁边的咖啡厅,简懿佳和採访的团队上了二楼的包厢中,只见一名理着平头,身材虽不壮硕但看得出来相当结实的男子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配上一双纯白色的球鞋,让整体感觉既时尚又不失礼节的庄重。

    “王先生,你好”简懿佳笑着说。

    “你好”王先生说笑着说。

    “百忙之中还让你出来接受我们的访问”。

    “没事的,大家都是体育界的人,我相信这次访谈会为我们未来的体育界有所帮助的,透过你的採访,我相信会有更多小运动家知道他们该往哪个方向走,不会害怕未来的路该怎么走”王先生说。

    “我几乎每天都在道馆里,看到小孩子学跆拳道,虽然有些可能只是来玩玩的,不过我可以感觉得出来也有一些是很认真在学的,甚至还有一两个想要当选手的,如果他们能遇见向王先生这样的伯乐,不知道该有多好”。

    “其实我们这一行的每个礼拜都会聚在一起讨论,其实大家的想法也都越来越有共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有点被说不太人道、想要把所有东西和技能都强加在选手身上,我们最近都是希望让他们可以随着自己的长处和希望做最好的发展,我们只是提供他们协助,这样一来比较能让他们在他的领域上比较可以保持热情而且比较不容易留下旧伤,毕竟认合的伤都有可能是诱使选手职业生涯毁灭的因素”。

    “这样听起来,在我们国家中算是一大革新,相信在王先生你们这样子的推动下,我们的体育实力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

    话说晚上的时候,棒棒独自一人来到健身房,在换哑铃的时候,听到了其他来运动的人在讨论着。

    “你有没有兴趣去报名阿?听说奖今还不错欸?”。

    “要报名什么啊?”。

    “就是不久之后要举办的越野路跑啊,听说阿这次的奖金相当的丰厚欸”。

    “是有多好啊?”。

    “我回头把那个讯息传给你”。

    正当穿着红衣服的男子和蓝衣服的男子讨论的正热烈的时候,一名穿着黑衣服的男子走了过去,没有好气,甚至有点挑衅地说:“不要癡心妄想了啊,就凭你也想拿到那些奖金”。

    红衣服男子转过头去:“你也没有多好吧”。

    “至少比你还厉害一点啊,而且我才不会去异想天开,要是有时间在那边异想天开,倒不如好好练练身体,缴了钱还在那边打嘴炮”。

    黑衣服的男子说话又尖又酸的,就连旁边的棒棒也听的不是很舒服,就更别说当事人了。

    红衣男子放下手中的槓片,转过身去,跨了一步来到黑衣男子面前:“你倒是练得很好嘛,连嘴巴都练的相当好,真的是炮声连连啊!想必你也是天天被口爆的吧?”。

    “你才是被口爆的吧?不好好练身体”。

    红衣男子推了黑衣男子一下:“我练不练是我的事情吧,关你什么屌事啊?

    蛤!你倒是说说看啊!我倒要看看你这张嘴可以说出什么屁话来”。

    黑衣男子被推了一下后,也不甘示弱的推了一下红衣男子,这下可真的要酿成的打架了,一直在一旁的棒棒放下了哑铃,上前去一手抓住红衣男子抡起的拳头,蓝衣男子看见棒棒这样做,也跟着抓住了黑衣男子。

    “你就不要再说话了,赶快走吧”。棒棒对着黑衣男子,说。

    “不准走!你给老子我留下来!我今天非得把他的嘴塞进一个八十磅磅的哑铃!然后你”。

    红衣男子边说边用力甩开棒棒,眼看着红衣男子的拳头就要揍到黑衣男子的脸上了,棒棒眼看情况不对,瞬间以左脚为支撑轴,再将七成的重心沉积在左脚,三成的力气在右脚,准备用一记回旋踢踢偏红衣男子的拳头,然而就在棒棒右脚已经稍稍离地的时候,一个黑影快速窜入,甚至还在冷气房中刮起了一阵风,大概现场只有棒棒看到这黑影是怎么来的。

    红衣男子的手再一次被抓住了,是被一个彪形大汉抓住了,而这一个彪形大汉让棒棒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操你妈的王八蛋!竟敢想在这里打架闹事”。彪形大汉双手用力一推,竟是将红衣男子和黑衣男子都推开了将近五步的后退距离。

    “要是下次再让我看到一次,你们就不要来了!钱,我全数退给你!听到没有”。

    彪形大汉对着两人大吼完后,两名男子似乎是真的都怕了彪形大汉,都畏畏缩缩的不敢说第二句话,红衣男子更是在蓝衣男子的推动下离来了现场。

    彪形大汉看了棒棒一眼,棒棒想说没事了也想赶快走,却被彪形大汉叫住了:“小子,这年头要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可真还少之又少了,怎么样,要不要交个朋友?”。

    “痾……我只是做我觉得该做的事情而已,也称不上什么见义勇为啦”棒棒搔搔头说。

    “把运动做完,我请你喝一杯”。

    “我不喝酒”棒棒摇摇头,说。

    “谁说要带你喝酒的,来了你就会知道要喝什么”。

    彪形大汉说完,转身离开,留下了一头雾水的棒棒。

    话说採访完后,简懿佳受王先生的邀约,晚上一起吃了一顿饭。

    “想不到你真的很关注跆拳道诶”王先生说。

    “是啊,毕竟我自己是学跆拳道出身的”简懿佳说。

    “哪天我亲自带着我同事一起去你的道场看看好了,或许真的会有什么明日之星等待被发现也说不定”。

    “那我先代我们到场的小朋友们跟王先生谢过了”简懿佳笑着说。

    简懿佳和王先生离开餐厅后,两人走在骑楼中,王先生问:“我住的地放就在两个街口,要不要来喝杯茶,继续说说你的故事?”。

    “这样不好吧”简懿佳有所警觉,推辞道。

    “没什么不好啦,而且我那边有些资料,或许可以给你做点参考用,你看,这不就到了”。

    简懿佳完全没有注意到竟然所谓的两个街口是两个巷口的意思,都已经到了王先生住的公寓门口,也听到王先生说也资料可以提供,简懿佳虽然感觉不是很妥当,但还是答应了王先生的邀约,跟着王先生一同进了公寓。

    简懿佳走进了王先生的家,王先生的家算是整齐的,不过地上倒是有好几叠用麻绳绑起来的厚厚文件堆。

    王先生说:“先坐一下吧,我去泡个花茶”。

    “不用麻烦啦,我也只是稍为坐一坐而已”简懿佳说。

    “不麻烦不麻烦,等我一下”。

    王先生走进了厨房,简懿佳也只能认了,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不多久后,王先生端着一壶透明的茶壶,里头装着黄澄色的花茶,两只透明的茶杯里装着大概五分满的花茶,花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久等了,这个花茶是我同事上次去法国的时候带回来了,你先嚐一嚐,我去拿个文件来”。

    王先生将茶杯放在简懿佳的面前后,又转身走去房间,简懿佳倒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拿起来喝了。

    大概是因为感觉喝起来很顺口,不知不觉地简懿佳就喝了三杯,身体就像浸淫在五颜六色的花海之中,春风轻轻吹来,每一吋的肌肉都因为舒服而放松了下来。

    不由自主的简懿佳便靠到了沙发上,这时王先生走了回来,脸上带着一抹让简懿佳感到疑惑的笑容,王先生坐上了沙发,手里拿着一本红色的资料夹,王先生说:“看起来简主播相当喜欢这花茶”。

    “喝起来很舒服”简懿佳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说。

    “这是最近几年我经手的资料文件,看完可别外泄了”。

    说着,王先生将红色的资料夹交给了简懿佳,简懿佳接过资料夹后,打开来看,瞬间瞪大了眼睛,这哪是什么文件,里头是一张张性爱照片,简懿佳意识过来时,身体已经被压倒在沙发上了。

    “你……你想做什么?”简懿佳颤抖着问。

    “这可是你们总经理说可以的,难道你不知道吗?”王先生说着,轻轻地闻了下简懿佳的脖子。

    “你……住手……不然我要叫了……”。简懿佳说。

    “你叫叫看阿,看你叫不叫的出声音来”王先生说完,还摸了摸简懿佳的脸颊。

    简懿佳确信自己是用力的叫了,但简懿佳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怎么样都提不出来,王先生露出一抹淫荡地笑容:“看来是真的叫不出来了,也是啦,毕竟你的前辈徐裴翊都被拿来当试验品这么久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

    说完,王先生双手抓上了简懿佳的一对C奶,一股电流瞬间像是袋鼠跳跃一样的从C奶上跳进管理受刺激感官的脑门中,简懿佳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王先生笑着说:“好柔软喔,虽然可以感觉到你穿的胸罩,但还是可以摸的出来你的奶子很柔软”。

    “住……住手……”。简懿佳发出微弱的抵抗声。

    王先生笑了下,嘴唇慢慢的往下,亲住了简懿佳的嘴。

    简懿佳的大学T被丢在地上,水蓝色的胸罩了出来,包覆着简懿佳的32C的C奶,王先生亲吻着简懿佳的脖子,手轻轻地抚弄着简懿佳露出来的身体肌肤,简懿佳扭动着身体,但与其说是扭动,不如说只是微微的发抖着,没有力气做出动作的简懿佳只能不断发出“嗯嗯嗯哼哼哼嗯哼哼哼哼……住手住手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子阿啊啊嗯哼哼哼巫呜呜呜……求你住手阿啊嗯哼哼……哼哼哈亨亨嗯嗯嗯……”。的呻吟声。

    王先生解开了简懿佳的水蓝色胸罩,双手再一次的抓上了简懿佳的C奶,刺激的感觉再一次撞进了简懿佳的脑门中,简懿佳虽然全身无力,但还是动了一下。

    “果然这样不是很好玩,看来这东西还是需要改良一下”。

    王先生说着,抓住简懿佳C奶的手各向外画圆,缓缓的转动着,尽可能的向外推,简懿佳的刺激感不断的涌入简懿佳的脑中,简懿佳就算身体再没有力气,双脚还是不由自主的曲了起来,上半身还微微的弓了起来,简懿佳的反应让王先生感到震惊,松开了抓奶的手,换从旁边拍打简懿佳的C奶,简懿佳的叫声变的淒厉了。

    “嗯嗯嗯嗯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嗯哼哼……住手不要再用了不要再用了阿阿阿阿啊……我真的要不行要不行了阿……”。

    “喔不错喔!好像开始有点力气了,从刚才到现在,看来时效性也是需要再测试一下,不同的人还是有不同的反应,简懿佳,想叫就叫吧”。

    “你你你你这个痾痾痾痾阿……你这个大变态大骗子痾痾嗯哼亨……我不会我不会屈服你的阿痾嗯哼哼……嗯哼哼喔喔嗯哼……”。

    “对就是这样子!来简懿佳,再来啊!不要屈服於我!不要屈服於我!我就是要这样子,我就是要看到你这样子”。

    王先生身体向后滑,趴了下来,然后将简懿佳的双腿扛在肩上,王先生把脸凑近简懿佳还穿着三角裤的的三角洲,用鼻子磨蹭了磨蹭,简懿佳感觉越来越有感觉的身体开始有了比较大的动作了,王先生看见简懿佳开始越来越有反应,心中兴奋的感觉就更大了。

    用手指勾起三角裤,向外拉开,简懿佳的肉洞泛着一点淫水的展现在王先生的眼前,王先生忍不住兽欲地嘴巴凑了上去。

    舌头伸进去简懿佳的肉洞中的刹那,简懿佳眼睛瞪大,嘴巴也跟着张开了,简懿佳没有想到王先生的这个动作让自己本来无力的下半身竟然在刹那间挺了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嗯嗯哼哼哼……住手住手我叫你停下来停下来啊阿阿阿阿……痾痾嗯哼亨亨亨不要不要不要再用了……痾嗯哼哼亨不要再用了……”。

    简懿佳的双脚被王先生抓着,只见王先生那一根在脱下裤子后露出的肉屌直挺挺的对准了简懿佳的肉洞,王先生笑着说:“看起来你的力气大概也回来的差不多了,不过呢,身体还是会很诚实的,简懿佳,就让我们来试试看吧”。

    说完,肉屌猛烈一灌,直接灌入了简懿佳的肉洞中,就算如今简懿佳已经有八成的力气回来了,但受到刚才的刺激和现在肉屌的灌入,简懿佳也是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阿阿阿阿恩哼哼哼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痾恩哼哼哼……你给我住手住手痾痾痾嗯哼哼哼可恶可恶为什么为什么……我啊啊啊啊啊啊……”。

    王先生的肉屌一插进了简懿佳的肉洞中就是直接顶住了简懿佳肉洞的最深处,简懿佳被这么一顶,身体颤抖的情形非常的剧烈。

    “锕锕锕锕嗯哼哼哼给我住手给我住手……痾痾痾可恶可恶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我不会我不会放过你的……喔喔恩哼哼哼哼哼……”。

    简懿佳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王先生的肉屌抽插的动作还是让简懿佳的全身晃动,简懿佳体内的淫欲也逐渐地扩散了开来。

    “喔喔嗯哼哼哼哼哼不要不要再来……不要再来了啊啊啊啊啊我……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求你不要再用了啊啊啊啊啊……”。

    “怎么了啊?现在是怎么样啊?简懿佳你要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啊?

    是不是越来越爽了啊?被我干的越来越爽了啊?”。

    “痾痾痾痾没有才没有啊啊啊啊啊啊……我才没有痾痾恩哼哼哼哼……不要再动了不要再动了啊啊喔噷哼哼哼鞥……好痛好痛啊啊啊……”。

    从沙发上被拉起来,简懿佳背对着王先生,双手撑在王先生的膝盖上,被王先生由下往上的猛烈顶撞着。

    “痾痾痾痾痾痾好痛好痛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了啊啊啊啊好痛快要受不了了啊……会死的会死掉的啊啊啊啊……”。

    “会死掉?才刚开始而已吧?简懿佳,你们的总经理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啊,你可要好好表现啊,这可是关系到你的工作啊”。

    说着,王先生双手掐住了简懿佳的25吋纤腰,脚掌踩住了茶几的边缘,让本来坐直在大腿上的简懿佳向后倒,而肉屌因为斜插的关系,在上上下下的顶撞的情况中,更是顶撞的简懿佳浪叫淫喊不断,肉洞的肉壁被肉屌的龟头顶的是越来越敏感。

    王先生抱住简懿佳的腰,接着将脚掌放到地板上,站起身子,简懿佳因为本来是倒在王先生身上,在王先生的站起来的情形下,被王先生整个抱离了地面,悬着身体在半空中,唯一的支撑就是王先生的双手。

    “喔喔喔喔这是这是啊啊啊啊啊天啊天他……不要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啊啊啊啊啊……这是这是喔喔嗯哼哼哼哼哼……”。

    简懿佳一对C奶因为王先生剧烈的操干而不规则、没有方向的肆意甩晃,而同时秀发也是飘舞在空中,简懿佳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楚了。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要不行了啊我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喔喔喔恩哼哼我不行我不行了拉啊啊啊喔喔喔……”。

    王先生弯了点膝盖,接着便是以一秒八下的速度快度顶干简懿佳的肉洞,简懿佳的头一下向后仰,一下向前掉,淫欲佔领了简懿佳的头脑,王先生疯狂的爆干了简懿佳大概半个小时多,才在一阵颤抖下,将精液喷进了简懿佳的肉洞中。

    “你可以回去交差了!我会回报你们总经理,你表现得相当好的”王先生笑着说。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