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碧海墨锋 > 碧海墨锋 第一部 第一卷 第十一章 欲林天启 02

碧海墨锋 第一部 第一卷 第十一章 欲林天启 02

作品:碧海墨锋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字数:10992。

    星悬月明,夜色已浓,快活林大殿中烛火通明,春意弥漫。时至此刻,欲林祭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殿中的男男女女们交合至今,却无半点停歇之意,空气中遍布着精水爱液混合而成的淫糜气味,此起彼伏的欢愉叫声充斥大殿之中,将气氛渲染的更加堕落迷乱。

    大殿正中央,对墨天痕三人的淫欲侮辱亦未曾停止,但在周边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三人的境况已有了细微的改变。

    墨天痕依旧被绑在殿中的黑石柱上,硬挺的肉棒被玉兰姬套嵌在她汁水淋漓的润滑鲍鱼之中,被动的接受这妖女的“奸淫”,二人交合之处更是洪水泛滥,传来“噗滋噗滋”的交合之声,不断有透明的爱液从玉兰姬阴唇之中挤压喷出,洒落在二人腿间的地面上。

    “哦……嗯……”玉兰姬口中不断哼出舒适的媚吟,一边尽力套弄着墨天痕的肉棒,一边回头满脸淫媚的对他道:“少侠这真是好宝贝,到现在还这么坚挺,除了我父亲与大哥,还没有几个男人能与交合一刻钟以上而不出精的呢”。她自是不知墨天痕天生阳锁阴疏,那日与贺紫薰折腾半夜都不曾出精。

    墨天痕虽觉舒爽,但心中未曾屈服,更不齿玉兰姬与父兄乱伦之举,全然不想理会她,只是撇过头去。

    玉兰姬见他模样,只觉好笑,蜜穴吐出肉棒转了个身面对墨天痕,复又将肥鲍套上男儿肉屌研旋转磨,肥美双乳紧贴上男儿身躯,趴在他肩头娇魅道:“你很嫌弃我吗?”。

    见墨天痕仍是不答,玉兰姬只微微一笑,自顾自的耸腰扭臀片刻,突然停下腰肢,玩味般看向眼前男儿,调笑道:“嘴上说不要,家伙倒是很主动嘛”。

    墨天痕这才发现,挂在自己身上的妖女已停止了动作,可二人的交合却未曾停止,因为自己正下意识的挺动肉棒,主动肏弄着她。

    “这……你休要胡说!我才不想碰你这妖女”。墨天痕恼怒吼道,心中又惊又羞,讶异不已:“为何我会不由自主的动起来?我明明一点想碰她的念头都没有”。

    就在这时,在满堂淫媚呼喊中,两声娇啼不约而同的在他耳边响起,一者翠如雏莺,一者软糯似水,竟是那般的熟悉!这两声娇啼在墨天痕耳中不啻惊雷炸响,却听玉兰姬搂住他肩头,娇唇凑近他唇边,媚笑道:“看来你那两个小情人进入状态了”。

    墨天痕的左前方,贺紫薰跪在石床之上,纤细的裸躯正在不住颤抖,竟是在玉牵机的肏弄下泄了身子!高潮过后的她此刻臻首软绵绵的向后靠在玉牵机肩头,大口的喘着粗气,口中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硕大如峰峦般的坚挺豪乳剧烈起伏着,细窄的蛮腰被玉牵机环住,蜜穴私处仍被他不知疲倦的恣意抽插着,晶亮的爱液淫水从二人交合处不断滴落,竟已在二人身下形成一滩小小的水洼。

    “嗯……啊……哈……哈……”巨大快感侵袭之下,贺紫薰原本坚毅的眼神时清时迷,连思想亦被冲击的难以连贯:“……为什么……哦……为什么,会感觉舒服……我明明是……啊……啊……我明明是讨厌这样的……为什么……啊……为什么感觉会这么强烈……再这么下去……我……唔……我又要……”连思绪都未及转弯,贺紫薰已渐挺立的乳峰豆蔻再玉天一遭手指挑逗,剧烈的快感如电般传遍全身,激的她顿时浑身僵硬!与此同时,身后玉牵机亦加快了抽插速度,比之前更粗、更硬、更热的肉棒在性感女捕爱液横流的蜜穴中横冲直撞,不断的摩擦着她愈渐敏感的花径肉壁。

    在玉天一父子的上下夹攻中,即便贺紫薰心中极度抗拒,身体仍本能的适应了这非自愿的强行奸淫,并开始有了肉欲的快感,花径蜜穴亦在无意中蠕动收缩填满其中的肉棒。

    察觉贺紫薰蜜穴正在收缩夹紧,玉牵机的复仇之心与兽欲淫火得到极大满足,转头用嘴紧紧熨住贺紫薰小巧粉红的樱唇来回摩压,品味着女捕令人迷醉的柔嫩唇瓣,舌头粗暴的插进她只让墨天痕进入过的甜美口腔舔弄缭卷着那丁香小舌,不时发出“滋滋”的品咂之声。

    贺紫薰被上下夹攻的双重快感弄的目眩神迷,竟无意识的被玉牵机痛吻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这象征爱侣间最亲密的动作竟被玉牵机执行着,顿觉恶心与厌恶,挣扎起身逃开他的狼吻,怎奈双手被缚无力平衡前倾的身子,竟迎面重重的摔在石床上,原本深插在花径中的肉棒也随之滑出,在空中晃荡着甩洒她蜜屄中的晶亮爱液。

    “想逃?逃的掉吗?”。玉牵机正在兴头,自是不满贺紫薰的抗拒之举,伸手钳住女捕快弧线完美的诱人腰肢,将她的丰圆美臀拽向自己,坚挺的肉棒找准那已汁水横流的桃源洞口,重重的再度一肏到底。

    空虚蜜屄再被填满,异样的快感又一次从身下如海浪般扩散至四肢百骸,贺紫薰压抑不住胸中喷薄而出的欲感,一声娇吟再度脱口而出。

    “哦……”。

    玉牵机则是边肏弄着贺紫薰的淫滑小穴,一边口吐污言秽语侮辱着她:“这骚穴,真他娘带劲,又紧又滑,还会箍,不愧是缉罪阁的捕快,肏起来感觉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贺紫薰听的激愤不已,身体不由自主紧绷起来,蜜穴也随之收缩蠕动,箍的玉牵机连吸冷气,继续辱她道:“哦……你又夹我?哈!我说这些话,刺激到你了不成?看来你是爽到了。不错,继续!你舒服,我也舒服!放开你的身心,放开你的矜持,让欲望替你应对一切,你就能得到人世间至高至美的快乐”。

    “你放……哦……啊!你放屁”。贺紫薰虽然被肏的神志渐乱,仍是不愿屈服,身体虽被绑缚任人肏弄,嘴上还做着最后的反抗。

    “欲林祭中,没有女人会不顺从于欲望的,你也不例外。趁现在尽情呈口舌之快吧,再过一会,你嘴里就只会剩下淫叫与哀求了”。玉牵机说着,肉棒更猛更狠的穿梭在贺紫薰的紧窄蜜屄当中,龟首一下又一下顶上她花径深处的柔嫩芯蕊,龟楞一回又一回碾刮她膣腔壁上的皱褶肉芽,肏的性感女捕娇躯粉红,媚哼难抑。

    眼见贺紫薰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媚,墨天痕看在眼里,既是心痛,又是心酸,更是担心问道:“紫薰!你没事吧”。转而对玉天一父子怒吼道:“畜生!

    凌虐女子算什么好汉”。

    玉牵机捧住贺紫薰的丰臀肏弄不停,听到墨天痕的话语,噗嗤一笑,复又扯过贺紫薰的乌黑长发,将她皱眉呻吟的秀颜展现在墨天痕眼前,不屑一顾道:“凌虐?墨少侠,你看看你的小情人被我肏的多舒服?表情多淫荡?你怎么好说我是在凌虐她呢?我这是给她人生中最大的快乐啊”。

    “满口胡言!你们一家,整个快活林,都是最可耻的败类”。墨天痕怒骂道。

    听他辱骂,玉天一、玉兰姬皆是浅笑不语,玉牵机则是忍俊不禁道:“是呀,我们都是败类,你是英雄,可是墨少侠,我这个败类正在肏你的小情人,而你却只能看着哟”。突然,玉牵机一拍贺紫薰的翘臀,佯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对了!你离这么远,是不是看不清楚呢?来,我来帮你”。说着,他把贺紫薰拽至自己怀中,双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抱成孩童撒尿般羞耻的姿势!女捕头身材凹凸有致,火辣非常,本就是人间极品,被他抱成这般姿势后,腿胯之间曲线更显,玉腿折叠后更见浑圆纤细,令人血脉贲张。

    玉牵机摆弄好贺紫薰的娇躯之后,将肉棒深埋她蜜穴之中,一步一抽插的着来到墨天痕身前,将贺紫薰正遭他奸淫的私处清晰的呈现在愤怒的男儿眼前!而他走过的路线上,点点滴滴洒满了从贺紫薰蜜穴中漏出的淫水爱液。

    “你!你要做什么”。贺墨二人异口同声叫道,墨天痕钢牙咬碎,怒瞪玉牵机,几番剧烈挣扎,却毫无办法;贺紫薰原本只应容纳面前男儿肉棒的蜜穴,此刻却以羞耻的姿势在他眼前被别的男子强行抽插、展示,更是羞愧难当,偏偏双手被缚,身子被玉牵机抱住挣扎不得,只能转过头去,不敢看向墨天痕,低声哽咽道:“别看……别看……”。

    然而此番场景令玉牵机更是兴奋,他站定马步,粗涨的肉棒在贺紫薰小穴中进进出出,毫不留情!数十下过后,在心理、身体与环境的三重刺激之下,贺紫薰突觉体内快感如海浪般急剧攀升,忍不住发出阵阵舒爽的畅吟,花房随之剧烈收缩,从深处一连喷出数股灼热的阴精爱液,直淋玉牵机的龟首之上,接着去势不止,在二人紧密的交合处如雨喷洒,在玉兰姬的裸背、墨天痕的身上皆留下了印记。

    “哈!竟然是涌潮了”。玉牵机抱着怀中还在高潮中不断颤抖挺腰的美人,心中充满得意与成就感,玉兰姬感受到背后如细雨淋身般的触感,亦回头笑道:“看来当真是舒服了呢”。

    纤窄的蛮腰足足挺落了十余次,贺紫薰蜜穴中的痉挛方才稍缓,绝顶后的余韵让她感到万分舒适,但想到自己方才的“丑态”,而且是在墨天痕面前被他人肏至这般模样,她只觉无地自容。

    “我竟然感觉舒服!难道我真是个淫乱的女人?”。心理与肉体的冲突刚刚产生,玉牵机却不给她明辨思考的机会,抱紧她火辣诱人的裸躯上下抛动,鼓胀至极限的肉棒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强猛抽插,直肏的她雪峰在胸前翻飞弹跃,甩出令人炫目的激荡乳浪。

    “啊”。贺紫薰猝不及防,发出一声惊诧的媚叫,随后便觉一波波的快感随着玉牵机狂风骤雨般的怒插狠肏不断涌来,盖过之前高潮的余韵,再度将她推入肉欲的深渊当中!在这不间断的快感冲击、侵蚀下,她再把持不住自己的言行,双目愈发的迷离,竟是开口讨饶道:“啊……受不了了……啊……慢……慢一点……别……哦……别这么快!要死了啊……啊——”还未说完,讨饶的话语就变成分外诱人的愉悦娇吟,从她柔和粉润的檀口中不断溢出。

    玉牵机亦到了强弩之末,兴奋非常的他抱着贺紫薰兀自颤抖的裸躯挺动肉屌同时,竟又上前两步,让贺紫薰胸前弹跳的丰乳几乎可以甩到墨天痕脸上,粗喘着叫嚣道:“看好了,接下来是最精彩的一幕”。

    墨天痕担心贺紫薰安危,不知他又要做何侮辱之事,怒瞪着想要出手,用尽全力却挣扎不开身上绳索,只得怒吼道:“放开她!她若出事,我定将你挫骨扬灰”。

    贺紫薰正难以自持的吟叫着,忽听墨天痕这番话语,更觉无地自容,撇过臻首不敢看他,却被玉牵机卯足腰力连捅数下,插的她娇喘顿频,淫声再起。

    玉牵机示威般的看着墨天痕,不屑道:“你也只能嘴上耍狠了,我劝你与其在这浪费口水,倒不如好好享受其中”。说罢,便投入的猛肏贺紫薰那粉红的一线美穴,不出一会,只见他一个激灵,浑身顿时紧绷不再动作,卵袋开始收缩鼓动,露在穴外的一小截肉棒亦随之律动起来!而在贺紫薰蜜穴深处,玉牵机那根深杵其中的肉棒正嵌入住她的花芯宫口,剧烈喷发出股股浓稠滚烫的雄性精华,每一发都激射在她从未接受过男性阳精的花房肉壁之上,用这最肮脏的方法冲刷着她体内最后一块净土。

    察觉自己已被彻底玷污的屈辱,贺紫薰满是哀婉媚意的俏脸上清泪横流,而从未体会过的肉欲洪流加上被邪恶敌人在爱郎面内射灌精的屈辱快感如利剑一般,直透女捕饱受摧残的芳心,令她浑身哆嗦不止,引颈长啼的同时再攀顶峰。

    约莫小半刻钟,玉牵机才停止了淫欲的喷发,将肉屌拔出女捕头惨遭摧残的一线美穴。失去肉棒堵塞,贺紫薰花径内的淫水爱液混合着浓稠阳精缓缓从那尚未闭合的玉蚌蛤口滴落而下,拉出股股颜色昏黄的淫荡丝线。

    墨天痕这才知道玉牵机方才停止抽插,竟是在向自己深爱的女子体内播种精液,顿时浑身僵住,只觉脑中空白一片,莫大的屈辱感与无力感如刀斧般深深的凿进他的心里,似要将他的尊严彻底击碎。

    一旁玉兰姬一边不停摇股磨臀,一边嘲笑道:“哥哥,你当真没用,这就射了?你看人家墨少侠坚挺到现在,也无一丝出精的征兆”。

    玉牵机欲望稍泄,将刚被内射后浑身瘫软的贺紫薰随手往地上一丢,挺着仍未疲软的粗长肉棒来到妹妹身后,将沾满精水淫液的棒身在她菊蕊上蹭顶几番,随后轻车熟路的一插入洞,笑道:“现在两根肉棒同时在插着你,你觉得谁更厉害?”。

    玉兰姬遭遇前后夹攻,更觉快美,丰臀摆动的更是频繁,淫荡叫道:“啊……啊……果然还是……还是哥哥的肉棒厉害,射完之后还这么硬……啊……又粗又硬,墨少侠虽然持久……哦……但尺寸还是比不过哥哥啊……啊……再来!哥哥……啊……好爽……用力肏兰姬的菊眼啊”。

    此时,方才一直在旁用指技为儿子助攻的玉天一走到瘫软在地的贺紫薰身旁,拽住她身上的绳索,竟将她凭空拎起。墨天痕当即怒吼道:“你要对她做什么”。

    玉天一也不回答,转身将贺紫薰拎回石床边随意向上一丢,随后竟是将绑缚佳人的绳索全数解开!而贺紫薰此刻仍在高潮的余韵当中,平坦的小腹不时抽搐弹挺着,眼中则是混沌迷离的一片,已完全不见平日的精明干练,即便束缚已除,也不见她有丝毫的反抗动作,反而抬股扭胯,似是在追索着什么。

    “没人可以抵抗欲林祭,就像没人可以剥离欲望一样”。玉天一冷冷的道:“只要尝过欲望被满足的滋味,人就会一直追求下去,像这样……”他说着解开衣服,露出肌肉虬结的精壮裸躯,分开贺紫薰修长笔直的美腿,将那根比玉牵机稍大一号的粗壮肉屌对准女捕精水横流的一线美鲍,顺着她膣腔中的润滑淫液狠狠插入,丝毫不嫌弃她的美穴中仍残留着自己儿子的精液。

    “住手啊……!”。看见贺紫薰竟被第二个男人再度奸淫,墨天痕疯怒狂叫着,换来的却是玉牵机一顿掌掴,打的他眼冒金星,脸颊瞬肿。

    “嚷嚷什么,吵的要命”。见墨天痕不屈的眼神怒视自己,玉牵机抬手又要再打,却被玉兰姬适时拦住,道:“哥哥,你不觉得,英雄在被摧毁的时候才是最炫丽的吗?好好欣赏墨少侠从心碎到崩溃的过程吧,那是另一种愉悦的享受呢”。

    玉牵机双手攀上玉兰姬胸前把玩揉捏,又重重捅了捅妹妹的淫花菊穴,笑着道:“你喜欢男人,自然觉得愉悦,我可不会享受这些。不过话说回来,妹妹,你的胸脯可要比那女捕头逊色不少呀”。

    被兄长说逊色于人,玉兰姬也不气恼,媚笑道:“那捕头乃是天生的尤物,又是不曾欢爱过几次的粉鲍,我的确自叹不如……”说着,她极为巧妙的扭起丰臀,让淫穴与菊道一前一后富有节奏的吞吐着两根肉棒,还不时缩紧密径与菊肛将两根肉棒箍的更紧,得意的道:“但若论技巧,我可比那雏儿让人受用百倍”。

    墨天痕已无心鄙视这对恬不知耻的兄妹俩在自己眼前淫乱苟合,还如说家常般谈论着羞耻之事,只眼睁睁的看着玉天一粗壮的肉棒毫无怜惜的在贺紫薰蜜穴中捅进抽出,每一下都如万钧巨锤敲打着他酸楚难受的内心。

    贺紫薰此刻似乎已失了神志,她杏眸微眯,如软泥般瘫在石床之上,任由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在她已被播种的一线美鲍中恣意索取,胸前挺立的傲人豪乳因一记记势大力沉的肏弄而巍巍颤颤,樱唇轻启,口中吐出阵阵娇柔媚吟。

    这时,墨天痕右前方的石床之上,却传来梦颖的惊惶呼声:“不要了……你不要再来了……我刚才已经尿了两次了,实在受不住了!爷爷,我求求你,不要再继续了……”她怕墨天痕担心,除了两次绝顶外,一直强忍着没叫出声,但这会隐隐感觉自己又要“尿”了,实在受不住了,才开口讨饶。

    玉兰姬听了,不禁露出讶异的表情:“咦?我原本以药王对付这小姑娘信手拈来,没想到她泄了两次仍能神志清醒,不愧是身具初阴真炁之人”。

    墨天痕正咬牙切齿的关注着梦颖的情况,听她在耳边一说,顿时一愣,问道:“初阴真炁?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梦颖身上”。

    玉兰姬媚笑着用花芯抵住墨天痕龟首研磨数下,这才道:“哟?想知道吗?

    射给人家,人家就都告诉你”。

    墨天痕不料她竟提出如此淫贱的要求,当下撇过头去不再搭理,只关切的看向梦颖,生怕药王对她做出更过分之举。玉兰姬也不生气,如此持久的肉棒,她也乐的多享用一段时间,反正自己需要的,就是不断的刺激他。

    “为什么不要了?难道你觉得不舒服吗?”。药王听了梦颖讨饶,竟是停下抽插,好奇的问道。

    梦颖为难道:“舒服是有一点,但是太羞了,我……我每次那个的时候都又酸又麻,现在身子都软了,再继续下去我会死掉的……爷爷,我知道你一路上虽然凶我、威胁我,但也很照顾我,你要是想杀我,用个痛快的法子吧,别让我这样去死……”说到这里,她已哽咽起来:“呜……我已经在天痕哥哥面前失了身子,本来就不想活了,你要是想杀我,呜……就给我个痛快吧”。

    药王见身下小美人哭的梨花带雨,一时心软下来,抚着她已散乱的发髻温柔道:“放心,不会死的,这只会舒服的,只要你静下心来享受,你就会体会到人世间最愉悦的事情”。

    梦颖却呜咽道:“你不要骗我……我知道这种事情只有和相爱的人一起做才最舒服,你当着天痕哥哥的面要了我的身子,我……”。

    她话还未说完,却见药王脸色一变,粗暴的打断道:“够了!不要再口口声声的提你的『天痕哥哥』了!他就是个王八蛋,明明在你面前却没办法救你,眼睁睁的看你被别人破身!这种没用的男人,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吗”。

    药王说着,面容已尽是怒火,眼中却是老泪纵横,也再不顾梦颖的讨饶,重新挺动起不似老人的粗硬肉棒,在梦颖粉鲍中抽插起来,口中念念有词着:“忘恩负义的女人!我这般对你!你竟还想着别的男人”。说话间,他肏弄的力道越来越强,动作也越来越粗鲁,直肏的梦颖胸前娇挺的玉乳甩晃生波,两粒樱红的肉珠在颤抖间如绽梅花。

    墨天痕听药王辱及自己,更见他动作越发粗暴,忙吼道:“快给我住手!你这不要脸的老淫棍!你采花无数,祸害了多少良家,竟然有脸说别人的不是”。

    他一直在那声嘶力竭的怒吼,嗓子早已沙哑,玉牵机听的聒噪,直接扯下玉兰姬身上的薄纱蛮横的塞入墨天痕嘴中,又狠狠的掴了他一掌,厌烦道:“你叫的不累我听的都累,莫再搅了我的兴致”。

    墨天痕被打的口鼻流血,但因嘴被塞住无法说话,只能回头怒瞪这玉牵机,喉间发出低沉的闷响。玉牵机也不再理他,继续耕耘起玉兰姬的菊肛。

    梦颖突然不能再闻墨天痕声音,也不顾自己蜜穴中正插着别的男人的肉棒,挣扎着就要起身,却被药王死死箍住她纤幼的腰身,不让她挣脱分毫!情急之下,梦颖奋力捶打着药王的胸膛贺手臂,哭喊道:“你放开我!放开!天痕哥哥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

    药王亦是心中有怒,却生怕伤到梦颖,手上不敢再加力道,只得故技重施道:“他好好的!但你若再敢反抗,我就不能保证他仍能安然无恙”。

    这一招果然有效果,梦颖听了,顿时停止挣扎,纠结半晌,只得怯怯的道:“那,能让我看他一眼吗?”。

    见小美人入彀,药王笑道:“这有何难?”。随之将梦颖翻过身来,让她趴跪在床。

    这个姿势下,梦颖终于得见面目青紫,口塞异物的墨天痕,见他惨状,顿时放声大哭,就在这时,药王从后把住梦颖蛮腰,将粗壮肉棍再度捅进她血迹未干的处子蜜穴当中挺动起来。

    虽已惨遭破瓜,但此刻在与心爱男子对视之下被人从后侵犯,梦颖顿觉羞愧难当,小脑袋摇的青丝散乱,哭泣道:“天痕哥哥……不要看……不要看我……”。

    墨天痕虽口不能言,眼中却尽是关切与心疼,恨不得杀尽这帮正在淫辱自己所爱女子的无耻狗贼,他几番运功调息,情绪却一直被两女所牵,加之玉兰姬一直缠在他身上横加骚扰,令他难以心定,是以此刻阴脉内元恢复的比往常要慢上不少。

    “不成,这样下去梦颖与紫薰只会遭受更大的屈辱,我得借阴阳天启之便快速恢复内力,这样才有一战资本”。虽是有所定夺,但二女不时传来的娇呼又令他难以全神贯注,加之整个大殿内响彻的淫糜叫喊极是乱人心神,墨天痕一时也无法专心运功。

    看着二女就在自己眼前被十恶不赦的淫贼摆出各种屈辱的姿势大加凌辱,发出阵阵屈辱而淫悦的呻吟,任由淫贼们罪恶的双手在她们各有千秋的美妙胴体上恣意游走把玩,承受着陌生的粗大肉棒一次次贯穿她们的娇嫩花径,墨天痕只觉心脏已被万刃瓜分,搅戳成泥,顿时一口心血涌上喉头,将堵塞口中的薄纱尽数染红。

    “这小子竟然气的吐血了!哈哈”。玉牵机狂笑着,将肉棒深深挺进妹妹的菊肛深处,“噗噗”的发射出今天第二波浓精,射的玉兰姬浑身一颤,竟是又泄了一回。

    玉兰姬泄完,回头怨怼道:“哥哥你真是的,我好不容易忍到现在却被你弄泄了,这下可好,若我再泄一次,可就要被他反采啦”。

    玉牵机嬉笑道:“妹妹何必担心,以你的禅法修为,这小子定坚持不到你第三次泄身”。

    “那可不一定”。玉兰姬道:“他不知修的是何种法门,元阳虽盛却隐在非常之处,精门稳固堪比佛门童修,我真没把握能在三次泄身前将他元阳逼出”。

    玉牵机不屑道:“怕什么,欲林大祭之下,欢喜禅法功效能成倍增长,即便是佛门童修也未必抵挡的住,这小子不过是天赋异禀罢了,怎敌得过我欲界神通”。

    说罢便甩着肉屌又来到贺紫薰身边,一跃来到石床之上,就在贺紫薰脸前蹲下,按住她在胸前甩荡的丰硕豪乳,将那半软的肉茎埋进她深不见底的乳沟之中,像肏弄蜜穴一般挺腰抽插了起来,硕大的卵袋就在贺紫薰脸上甩来甩去,不时拍上她的柔美俏颜!而渐陷迷乱之中的贺紫薰秀颜虽稍显抗拒,身体却毫无动作,任由这淫贼的储精之所在自己的脸上胡乱拍打。

    玉兰姬想了想兄长所说之话,释然笑道:“说的也是”。转头对墨天痕道:“我们还是尽情享乐的好”。说着,又一次妖娆的扭动起仍在滴精的丰满臀股,脸上现出满足而愉悦的媚笑。

    墨天痕此刻自然是没有“享乐”的心情,他正试图努力压住心中怒意与牵挂来运功恢复,却始终难以如愿,只得狠心闭上双眼不去看二女被人奸淫的惨状,极尽全力想要运转阴阳天启。

    玉兰姬自然感觉到男儿举动,无奈般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即便你功力恢复鼎盛,也不是我父亲的对手,何必自讨苦吃呢?”。

    墨天痕眼皮微跳,显然略有触动,他知道玉兰姬所说在理,即便自己功体完全,若对上玉天一胜算也很渺茫,更何况此处还有他的一双儿女和摧花药王,仅自己一人脱身都已十分困难,遑论还要顾及梦颖和紫薰,若想三人全身而退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是,战,或有一丝机会可循,不战呢?梦颖和紫薰将永远沦陷在这淫窟,任这帮禽兽将她们当作玩物百般肏弄,他们甚至会轮流奸淫二女,不断的将肮脏的精液注入她们的淫花美穴,灌满她们的子宫花房,让她们收到无穷无尽的淫欲折磨!而母亲呢?母亲或许不在这里,但又怎知她不是在另一处地方受难,正苦苦等待自己的营救?若因畏战而不加反抗,任由自己沉沦在此,又如何能对得起不知在何处坚持苦候自己的母亲?。

    打定主意,墨天痕终是决意一搏,闭上双眼硬迫自己不再关注二女状况,一心运转阴阳天启,调息阴脉真元。

    “为何总有人喜做徒劳之事”。玉兰姬叹气道:“既然如此,便让你知道,你那点可怜的决心在欲林大祭面前是多么愚蠢与渺小”。

    快活林大殿中央的黑石柱前,娇躯赤裸的玉兰姬缠在墨天痕身上,想要尽快攻破他元阳之锁,她极力侍奉套弄着男儿的肉棒,媚唇在他嘴唇、乳头、耳垂上轮番舔弄,试图激发出他的情欲。墨天痕却如老僧入定一般,任由玉兰姬在自己身上百般挑逗,依旧毫无所动。

    黑石柱右前方的石床上,贺紫薰全身已是潮红一片,身下的一线蜜穴仍被玉天一无情的抽插着,玉牵机则换了个位置,坐在她平坦光环的小腹之上,继续将又白又大的肉棒埋入她豪乳间的沟壑之中前后蹭弄,龟首不时突破那片峰峦所铸就的温柔乡,顶触着贺紫薰微张的柔嫩檀口。

    在欲林祭影响下,贺紫薰渐渐觉得,身上每一寸娇美的肌肤都那样饥渴难耐,期待着有人前来爱抚,而身上每一处被男人所触碰的地方,其触感竟是前所未有的美妙,冥冥中暗示着她去追索、去渴求更多的“临幸”,尤其是膣腔甬道中传来的一波又一波的饱胀与舒适,还有花芯嫩蕊每次被撞击后的酸爽酥麻,让她的神志愈发模糊,更多的去依靠雌性本能去追求着这从不曾有过的淋漓快感。

    在受难女捕心中,那道令自己坚守最后清明的脆弱防线正被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如同一根随时会断掉的紧绷丝线一般!她的神志已渐被快感所侵蚀,墨天痕关切的叫喊已是她心房的最后支柱,然而这一刻……支柱消失了。

    失去了最后的支柱,一切防御在欲林大祭淫威之下都不再有意义。随着墨天痕的停止呼喊而,那根紧绷的丝线终是被无情扯断的,贺紫薰原本仍在坚忍的眼神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片刻的无尽迷茫,迷茫过后,那双杏眸当中竟是首次透出带着无尽欲求的魅惑眼神。

    “啊——”。这一声长吟,再也没有之前的压抑,只有释放过后的舒畅与快意,贺紫薰看向玉牵机的眼神中已尽是媚意,竟是主动吐出丁香小舌,勾舔起不时顶上自己柔唇的粗白肉棒!双手亦扶住自己豪硕的巨乳,极力摇晃磨蹭着这根曾奸污自己、并第一个在自己体内播撒精种的肉屌,体味着肌肤摩擦的快感,而她那双平修长笔直的玉腿竟是夹紧了淫辱者粗壮的腰身,平坦且毫无一丝赘肉完美小腹则跟随着那人的抽插的节奏,一次又一次的挺动迎合着那根更为粗大的肉棒在自己更加湿濡的蜜穴中搅动翻腾,发出越来越大的“啪啪”交合之声与“噗叽噗叽”的淫糜水声。

    “这个成了”。玉牵机看着身下美人渐显的媚态,将肉棒拔出她丰满滑腻的乳沟,捧起她小巧精致的鹅蛋俏脸,将肉棒伸向了女捕柔润的樱唇!而在淫欲熏陶之下,贺紫薰脸上再无一丝厌恶的神情,顺从而又迫不及待的张开红润的双唇包覆住棒首顶端的小半个龟头,嘬吮起那正向外流出透明汁液的马眼,柔软舌尖不停在眼缝上舔弄,似是在品味人间美味一般。

    石柱左前方的石床上,梦颖正以四肢着地的屈辱跪姿承受着药王从后袭来的强行侵犯。此刻她亦受到欲林祭所影响,白嫩的身子遍布潮红,紧咬着贝齿,却咬不住从喉间自然迸发的如莺翠鸣,玉兔般雪白的弹润俏乳垂在胸前雀跃晃动着,峰顶玉珠也随之漫无目的的四处晃动,宛如飘在半空的至美樱瓣一般,同样雪白滚圆的翘臀已被药王坚实的腹肌撞的通红一片,刚刚破瓜不久的粉嫩蛤口处还残留着些许艳红的血迹,嫩穴中的处子鲜血与愈渐增多的淫水蜜混成粉红的黏液,随着肉棒的抽插而被压挤溢出,在她白嫩浑圆的玉腿上爬出一道道淡淡的水渍。

    梦颖只觉自己小穴中的肉棒愈发的粗硬滚烫,每一次都以不同的角度凶猛进入,插遍她处子淫穴中的每一片美肉,而最后都会撞上深处的花芯嫩蕊,让她遭受如捶打击的同时,亦将快感从此处向全身扩散而去。

    望见墨天痕开始闭目调息,药王略一思索,拉起梦颖一双白玉般的藕臂,让她娇弹的胸脯向前挺立着,稍已长成的少女娇躯弯出一道初具雏形的青涩曲线,以“老汉推车”的羞辱姿势继续肏弄着她,并在她耳边悄悄的道:“舒服吧!舒服就闭上眼睛好好享受吧”。

    梦颖猛的摇头,斩钉截铁的道:“就算舒服,我也不会去闭眼享受的”。闭眼享受便代表着屈服,梦颖虽主动献身,确是为救她挚爱的男子,心中怎可能有半点屈服?。

    少女纯真而耿直的回答让药王颇觉好笑,但他要的就是这种回答,于是接着诱劝道:“这欲林祭之下,男欢女爱的快感会成倍增加,让你体会到平日里绝难体会到的人间极乐,这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美事,你又何必排斥抗拒呢?”。

    听了这话,梦颖小脑袋摇的更是厉害,反驳道:“我知道这是舒服的事情,但也要跟对的人才行。你是用强逼迫我做这种事情的,我虽然感觉很舒服,心里却很难受,像这样的『美事』,我宁可不要”。

    药王惬意的挺动着他那勇猛坚挺不似老人的肉棒,笑着道:“那是不是跟你的天痕哥哥做这种事,身心就都会感到愉悦呢?”。话一说完,药王顿感梦颖娇躯一僵,蜜穴嫩壁随之一紧,箍的他快爽连连,知晓方才话语已对少女心房产生冲击,嘴角露出奸诈的浅笑,不紧不慢的道:“可惜啊,你那天痕哥哥并不是只有跟你交合才会感觉愉悦啊”。

    梦颖正轻咬樱唇,对药王的话语不知如何应对,突听此言,讶异望去,只见墨天痕双目紧闭,已不见方才关切神色,顿时呆住。

    药王趁机继续挑唆道:“你看你的天痕哥哥,他已经闭上眼睛了,既然他能开始享受,你何必故作坚持?”。

    梦颖怔怔的望着墨天痕,秀眉已蹙成一团,两行泪水瞬间从星眸中滑落,显是难受至极,令它苦楚的,不是墨天痕正在闭目“享受”交欢的乐趣,而是她已感受不到男儿脸上的关切之情。

    “天痕哥哥……不要我了吗?”。梦颖小嘴嗫嚅着,白嫩的身躯已开始微微颤抖,对她而言,这世上还有事什么比被挚爱多年的男子不闻不问更令她绝望的呢?

    药王亦在她耳边继续诱劝道:“中原向来看重贞操,女子须从一而终,你的红丸已被老夫取走,他如何还会再要你?”。

    “因为……梦颖已经脏了吗……”药王的挑拨之语如重锤般落在少女娇嫩脆弱的心上,将她脑中震的一片混乱,她不明白,为何今日为保他周全而迫不得已做出之事却成为男儿嫌弃自己的借口,让她漫长的等待与生死之刻的不离不弃成为可笑空谈?

    话术离间已见成效,药王暗叹梦颖单纯好骗之余,亦不忘自己的目的,在少女耳边柔情满满的道:“我早就说过,不要再念着他了,让你身体愉快的人是我,让你心里难受的人却是他,谁才是真心对你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