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 >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十六章 绑架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十六章 绑架

作品:阴谋下的高官美母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坐怀不乱one。

    2018/03/09。

    字数:5250。

    “您好,先生我是XX快递,有您一份包裹”。“嗯?我好像没有快递吧?”。

    顾再同在猫眼里看着外面说道。

    “对不起先生,我又确认了一下,地址确实没错,这是一份文件”。我把帽檐压低,装作看快递地址,尽量让顾再同看不到我的样子。

    “咔嚓”门锁开门的声音传来,门悠缓缓的打开,我将手中的快递递给顾再同,顾再同接过去翻过来一看,上面那有什么信息,只是一个随便涂写的快递单。

    趁顾再同分神的时候,我拿起藏在顾再同视觉死角的棒球棍一下抡了过去,顾再同应声倒地,我赶紧走进他的家门。

    我打电话本来是想让别人来协助完成这件事,可是这是我们自家的丑闻,我不应该让别人知道,所以只让他给我准备几样工具。于是,便有了上面的一幕,顾再同也是防备过低才让我侥幸成功。

    “不要回头”。我手里拿着棒球棍,盯着绑起来的顾再同,沉声说道。

    “你是谁?如果我是你拿了钱我就跑了!床头柜书下有张卡,密码XXXXXX”

    我没有理会。

    “别动”我看顾再同要转头,厉声道。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顾再同有些气急败坏了。人们对未知的东西才是最恐惧的,比如现在,顾再同就像是个猪一样,被我捆住,一个屠夫拿着刀在猪面前磨刀猪能不害怕吗?。

    本来我也不想走极端,可从秦思杰开始,我隐忍到现在,无意撞见妈妈跟顾再同令我要爆发,我并不是想犯法,我也知道顾再同知道我的身份后根本不可能去报警,如果报警他会身败名裂,当然也包括我的妈妈我的爸爸。

    本来我是想对秦思杰这样,威逼秦思杰说出目的何在,只是未等实施秦思杰已经去世,我的这套绑架逼供计划也便宜了顾再同了。

    这时,顾再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妈妈,我一下慌了,不知该怎么办了,而这时顾再同也看到了我,顾再同哈哈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万公子哈哈哈……主人来电话了主人来电话了”顾再同的笑声与电话的铃声混合在一起,直到电话铃声没了。

    我怒视着顾再同,我曾想过无数个可能,我在绑了他对他第一句会说什么“我操你妈”这不行,表达不出我的愤怒。

    “我要杀了你”感觉这也不行。

    “动感光波,哔哔哔”……。

    话说不出口,我冷笑了一声,仔细观察着他,不像当初乞丐那样衣衫褴褛胡子头发烂七八糟的样子了,肤色也变得白了一些,当然,最大的变化是气质上的变化,甚至比当初在下县工作的时候更加的截然不同。在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我发现当初那无助陌生的眼神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信,由内而外的自信。

    “你笑什么?”。还没等他说话电话又响了,依然是妈妈来电。

    我拿起手机,对他狠狠地说了一句“接,说最近没时间”。“刚才干嘛去了?”。

    妈妈那边问道。

    “没事,刚才上厕所呢,有事吗?”。“那个人没事了,你跟我说说为什么要放了他?”。妈妈问道。

    “小喽啰罢了,这样的小人物以后会有用得到的地方”。顾再同说道。

    “嗯,没事,那个……那个”妈妈有些扭扭捏捏的说道“我晚上去你家吧,很想你”。“这几天我可能都不在家,过段时间吧,最近有点事”。顾再同看了看我,又对电话里说“明天穿开档丝袜去上班,不许穿内裤”。

    “小冤家……”妈妈的声音充满了兴奋“就爱折腾人家”。顾再同听到妈妈这样说,戏虐的眼神看着我,这一刻仿佛是我在被绑着。

    “说我是骚货纪委书记”。

    “我是骚货纪委书记”。

    我的用尽力,抡圆了一掌对着顾再同扇了过去,' 啪' 的一声彻响房间。

    “怎么了?”。妈妈急切的问道?。

    顾再同嗖嗖的吸着冷气“没事,打蚊子”顾再同看着我,嘲笑我。

    “说……”顾再同还没说完,让我一下挂了。

    此刻的我无比的冷静,没有去打顾再同,坐在他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他好像有些不能直视我的目光,还是把视线移开了,我的气势已经压倒了他,我可以感知自己此刻目光的凌厉。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么此刻顾再同已经死了。

    “说说吧”我说了一声“我为什来着,为什么这样做你知道”。顾再同抬起头看了看我“我抵赖没有任何意义,已经落到里的手里了”。

    “那你说说为什么?告诉我原因”。

    “……”。

    “说啊,不是知道吗?“”有这个必要吗?既然你对我这样做了……”。

    “咣”我一拳锤在顾再同的胸膛上,他一阵剧烈的咳嗽。并大声怒喊道“说”。

    “咳咳咳……我强奸了…咳咳咳……强奸了你妈妈”这时候顾再同没有说李书记,而是用我妈妈来说,这无疑是对我的挑衅,让我处于侮辱的失败感中,因为顾再同明白我不会做触犯极刑的事,比如杀害他。

    “我强奸了你妈妈,你妈妈却爱上了……”“你他妈还真说啊”。他的' 我' 字没说出口我一脚踹在他身上,他连着凳子倒了回去,一侧的脸撞在地下,半边脸已经殷红。

    “操,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有几个胆子?敢这么干?吃胆子长大的吗?”。我咬着牙说道。

    没想到,他抬头看向我,却对我轻蔑的笑了笑,什么也不说了。这一笑更加激怒了我,在我眼里这是嘲笑,向我挑衅。

    “你笑什么?”。我用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尽量掩饰心中的愤怒。

    “说啊”我抡起右手又是一拳,顾再同摇了摇头,依然沉默,我被顾再同这种态度激怒了,对我来说就像火上浇油一样“不说,不说是吧”。我用尽我的力气对顾再同拳打脚踢,直到顾再同再次的昏厥。

    我也累了,由此我也不得已停下手,观察起这栋一百平的房子,在我们这座城市,这一套房价格不会低于一百万,顾再同的钱是哪里来的?难道是妈妈买的?

    我真的不敢去相信。

    这套房子跟平常的房子也没有什么区别,衣橱里没有一件女性的衣服' 难道妈妈没住过这里吗?肯定不可能,妈妈刚才还打电话要来这,怎么可能没有衣服在这呢?柜子里甚至我都没找到一个避孕套,难道妈妈每次让顾再同内射?' 我真是不敢想下去了。

    走到电视附近,我终于找到了我要的答案,电视柜两边的墙壁竟然是暗门,推开进去后应该是另一套房子,不过门封住了,进出只有电视柜两边的暗门。

    一进暗门,如同进入了一个小型酒吧,各种美酒摆在靠墙的柜子上,整个客厅散发着温馨的光芒。

    次卧室整套改成了衣帽间,鞋柜上琳琅满目的高跟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崭新的丝袜都被解开包装一条条的挂在那,肉色灰色居多,质量很好的感觉,应该是进口丝袜。

    另一侧柜子里丝质旗袍、礼服、制服甚至不乏有航空制服,军装,日本学生服等等。底下抽屉里放着震动内裤,跳单,还有几十盒避孕套,所有的物品加起来开一个情趣店都绰绰有余。

    主卧里的那张大床竟然与家里妈妈那张一模一样,床上用品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床头垃圾篓里有一个个盛着精液的避孕套,乳白色的液体,留有淡淡的味道,令我不禁恶心。当这个避孕套从妈妈体内抽出,顾再同会多么的有成就感,有征服感,这可是从纪委书记的体内抽出存有精液的避孕套。

    走出暗门的时候我觉得我浑身轻飘飘的,妈妈堕落了,妈妈堕落了,这是我内心的想法,久久徘徊。

    在顾再同家里我没找到香烟,我只好出门买了几条香烟,这是我在日后思索的时候必备的东西,大量的速食肉品,泡面面包等等,我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至于顾再同的以后,我想打断他的手脚割断舌头让他静静去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自生自灭吧。

    我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重新绑好顾再同我也准备睡觉,在这么安静的环境里,拖着如此疲惫的身体,我依然无法入睡,我甚至想到如果就这样一直舒舒服服的睡下去,那对我来说是不是一种解脱?。

    我起床的时候先看了看顾再同,他已经醒了,相信昨天的那一顿毒打会让顾再同老实不少,也会从他口里得到我想得到的。

    “顾再同,你知道一个人疯了会做出很多不寻常的事”。我拿出香烟吸了一口,烟草的味道在口腔里旋转很久后慢慢的被我吐出,心情也变得平和,我拿出一支烟递给顾再同“咱们谈谈吧”。顾再同看了我一眼,用嘴把香烟叼住,我给他点燃,他剧烈的咳嗽“咳咳……我是第一次吸烟,的确会让人排烦解忧,咳咳……说吧,你想和我谈什么?”。“谁指使你来的?”。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基本上判断出这只是顾再同的个人行为,不然我也不会来着这样对付顾再同,一个曾经的乞丐怎么会在短短几个月得到来自高层的垂识。

    “这个用指使吗?像你妈妈那么有魅力的高贵女人有几个男人会抵抗住?会不喜欢?”。“这是你所谓的理由?我不是小孩子,我不会相信,你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吗?”。我觉得顾再同敷衍我,令我的情绪又有些激动起来。

    “可以再给我一支烟吗?”。顾再同对我说道,他咳嗽着抽完,好像在思索什么,我们两人的眼睛又对在了一起,最后,依然是他败下阵来,他深深吸了一口烟,缓缓的说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告诉你的了”。“最初的开始是我刚被调职后我回下县,偶然去医院偶然碰到了你妈妈,知道你妈妈从哪出来吗?妇科,是妇科啊哈哈哈”我听到他笑一拳打到了他的脸上。

    顾再同抿了抿嘴角溢出的鲜血“因为看到你妈妈从妇科出来,我让朋友帮查,用的还是化名,就多了一个心眼,从那开始多观察,没过几天,你妈妈又去了,知道去干什么吗?打胎啊,你说可笑不可笑,堂堂省委书记妻子为什么会去偷偷的做掉孩子,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听完后沉默了,想起了生日夜那天,秦思杰内射入妈妈体内可是将妈妈双腿架起,一滴都没有漏到外面,那妈妈肚子里的孽种当然是秦思杰,妈妈在杀害秦思杰之前可能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了秦思杰的骨肉。

    “接着说”我不知为什么变得更加冷静。

    “如果说发现你妈妈堕胎是引子,那么开始就是你妈妈在KTV 喝醉的时候”。

    顾再同说道。“也同样是偶然,具体哪天忘记了,那天整个纪检委部门因为一件事情而去唱歌,有了堕胎那件事我一直默默观察你妈妈,所以我也跟去了,接近十点的时候部门的同事慢慢的都走了,我本以为你妈妈也会很快离开,可是却没有,一直到了12点,我见你妈妈还没有走我便走了上去,当时那个场景,该怎么提呢?你妈妈一个人在屋里,音乐开的声音很大,那时候肯定喝醉了,倒在沙发上,面色绯红更像是高潮过后”。不知为何,我能够很平静听他说完,或许是我的心中也有少许期待。

    “我进了包间,你妈妈认出了我,说明当时并没有醉的太厉害,你妈妈就问我怎么也来了,我就说路过看到您的车在下面有些不放心来看看,或许你妈妈被我感动或是感激我之前的救命所以不是很怀疑,并且问我会开车吗?”。当顾再同说到这,我又一掌扇在他脸上“操,那人也是你设计的吧”。

    “不管你信不信,我一开始真的没有向这方面想,那人的确是我找的,当时我只是想借此接近你妈妈,获得某些利益。我跟他说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离开,但是需要你扮演一个刺客,只是他没想到我会真的杀了他,他临走的时候睁大的双眼,让我觉得可笑,哈哈哈……”。

    “你还真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的人”我又扇了他一下,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接着说”。

    顾再同吸了口气,我的突然掌掴令他感到疼痛,顿了顿说道“你妈妈时候本来是想找个代驾,或是做出租车回家,可是都觉得太危险,而我去了,她也没有顾虑了。我问她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你妈妈没有说,在车里,那么密闭的空间里酒精的味道竟然盖不住你妈妈身上的味道”顾再同顿了顿,好像在回忆般的说道“女人的味道。真是令人陶醉,后视镜里,甚至能看到你妈妈穿着丝袜的大腿跟部,隐隐约约的。那时候我就在想了,或许我可以通过堕胎这件事来接近你妈妈,代替你妈妈之前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会是谁呢?我就想到了秦思杰,我记住了这个名字。扶你妈妈进家门我还趁机摸了一把,当时看你妈妈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真想上去把你妈妈干了,可我忍住了,我也知道自己不是所谓的正人君子,可是我觉得酒后你妈妈感觉肯定不会强烈,所以我就延后了,我的计划也在慢慢的增进,细思极恐,我想到了我爸爸为什么会被调查,同时被调查的还有黄毛的爸爸,这会有必然的联系吗?肯定有,当时黄毛就是我的跟屁虫,晚会上他甚至有过那种想法,在那时你妈妈的美艳高贵对于我来说还是我遥不可及的,而现在我能够触摸到李书记,触摸到李书记的丝袜美腿,当时我就坚信不久的将来,我会让李书记臣服于我的躯体。黄毛死的时候我还有一个疑惑,他死之前跟我说他榜上了一棵大树,说掌握了某些对她不利的证据,跟下属通奸,我当时没细想,只是以为是哪个官员的夫人被他拍到不利的证据,现在想起来,这颗大树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妈妈,从那天晚上黄毛意外死后、黄毛爸爸被罚、我爸爸被查。直到那一天晚上,一切的事情串成一条线后我才发觉,黄毛是我可以利用的线索!而未在车祸现场出现的手机或许也是我的机会,加上秦思杰、堕胎证据我相信一切事情会朝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由此我甚至想到秦思杰之所以引诱你的母亲可能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是有人指使,也或许是你妈妈发现了这种情况之后,对秦思杰痛下杀手,这样,秦思杰的死也说明了秦思杰背后有阴谋,而我对你妈妈是无害的,这是我跟秦思杰比起来最重要的一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一旦我雇凶刺杀的事如果东窗事发那么面临的只有铁窗,所以我要赌,我用我的前途来赌你妈妈的名誉。很高兴,我赌对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