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晨曦冒险团 > 【晨曦冒险团】第三十章:男人胯下的少女们(上)

【晨曦冒险团】第三十章:男人胯下的少女们(上)

作品:晨曦冒险团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三十章:男人胯下的少女们(上)。

    “怎么样?幽月小姐认为小人之前提供的情报对于幽月小姐和您那位可爱同伴的寻宝可有价值呢?”。带着毫不掩饰的贪婪神情,亚力克的鼻尖距离黑裙少女的白皙面庞只有不过一厘米的距离,少女身上释放出的淡淡馨香沁人心脾,直勾得充满欲望的心痒痒,也叫他不禁露出了极度猥琐的笑容。

    正常来讲,见到一个乡野村人如此粗鄙的态度与动作,任何女性都会厌恶地敬而远之吧?可拥有女神般美丽容颜的少女却只是闭上了紫色美眸思索一阵,遂轻轻点头:“是有价值”。

    “既然这样,还请幽月小姐原谅小人昨日的唐突”。亚力克不禁露出了比先前更恶心的笑容,并且摆出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样,却不知在容貌之美能倾倒众生的女神面前他是哪来的底气?

    听到这话,幽月的表情并未由于自己曾于昨日在同样地点遭受这个下作男人的肮脏阳精玷污产生丝毫波澜,她只是微微侧头用那紫水晶般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脸庞,接着无言地点头。

    “太好了”。亚力克喜形于色:“那么之前的情报就作为对幽月小姐的歉意和谢礼吧”。

    幽月依旧看着他,保持着先前姿势没有半点变化。

    倘若是一般男人,在这等女神的注视下恐怕都会愈发紧张终究自惭形秽吧?

    可不知为何魔愣的亚力克却完全没有这种反应,倒是愈发色情地盯着少女的俏脸,又忍不住将目光向下瞟去,那漆黑之中的雪白美景映入眼帘几乎让他的口水掉出来了,抵御不了如此诱惑的亚力克舔了舔嘴唇,决定正式对这个绝对口不对心的冒险者少女展开攻势:“幽月小姐喜欢我的情报真叫人高兴,不过我这里啊还有一个情报,比先前说的价值要高上十倍,不,或许是百倍也说不定,只是不知幽月小姐是否感兴趣呢~~”。

    天可怜见,亚力克先前所说的情报只是一些村子里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有相当没有依据的传说而已,作为搭讪的谈资都远不够格,就算价值高上十倍又如何呢?亏他还能一脸馋相却又装作这情报如何珍贵奇货可居,也是世间的一大奇事了。

    亚力克便保持这样的姿态足足半分钟,直到清冷的黑发美少女轻启红唇,吐露在他耳中如同天籁的声音:“你要多少?”。

    “幽月小姐真是聪明人,跟咱们村里那些愚妇,还有那种被轻易抓住侵犯的女冒险者真是没法比”。亚力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幽月小姐先说说打算付出怎样的代价吧?”。

    “一百金币”。幽月说道,这个价格对于一般村民来讲绝对不菲了。

    亚力克也是眼睛一亮,可他意不在此又怎会轻易答应,于是他笑着摇了摇头。

    “二百金币”。幽月再度抛出一个价格,这令亚力克愈发确定眼前少女身份无比高贵,别说是一两百金币,就算是上万金币都可视若无物吧?。

    “幽月小姐,我承认这个价钱的确不错,但这份情报却也只有我才拥有,这个村子里的其他人都不会知道的。我觉得这种情报应该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亚力克的脸不知为何泛起了红光,那并不坚实的胸膛中响起了急促的心跳声。

    “你的要求”。幽月直勾勾地望着亚力克的眼睛,这一望,好似穿透了他的灵魂。

    “呵呵,我的要求?既然幽月小姐这么说了,我就不客气了……”眼前少女的冰冷平静足以令登徒子敬而远之,可落在亚力克眼中反倒是热情的邀请,游手好闲的村人直接摸起了幽月由长裙包裹却依旧光滑柔软的大腿,直接就爽得眯起了眼睛,仿佛享受着什么销魂快感似地,而对于这等亵渎,三无的黑发少女也只是毫无动摇地接受了。

    亚力克有意吊这三无少女的胃口,因此只是抚摸着这堪称奢华的玉腿却不言语,可足足过了十分钟,心中期待的高冷少女主动要求场景并未出现,甚至幽月的脸庞还是那么白皙清冷,就连呼吸都没有丝毫絮乱,与亚力克那兴奋无比的粗重喘息形成了鲜明对比。

    于是自觉为猎人的亚力克反倒忍不住了:“幽月小姐,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份情报的价值吧?如果没有它,你还有你的同伴几乎是没法找到那份宝藏的”。

    幽月不语。

    亚力克忍不住将手探向被黑裙勾勒出诱人曲线的大腿内侧,灼热的吐息好似要将少女的精巧耳垂染红:“想必,幽月小姐也不想无功而返吧?你那位同伴最近上山也很辛苦的模样,若是一无所获应该也会懊恼不已吧?”。

    说着,亚力克大胆地将手伸进了少女纤细美腿的绝对空域,享受着手指被大腿软肉环绕包裹的美妙惊喜叹气,接着,他的指尖便触到了这名少女最神秘诱人的领域,伴着劝诱的话语一起轻轻一拨。

    那一瞬,面无表情的少女似乎颤抖了,亚力克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接着却如抓住救命稻草般大喜过望。

    “侍奉我”。兴奋的他忍不住直接抛出了筹码。

    “侍奉?”。幽月看着他,似乎有些不解。

    “没错,就是侍奉”。亚力克愈发激动,眼中仿佛燃起了火焰:“以幽月小姐身为女性的资本来侍奉我,令我满足,这就是我的要求”。

    说出这番话后亚力克便死死盯着幽月,企图在她脸上找到愤怒、耻辱、羞涩、犹豫等神情,却不料这位超然的少女只是张开樱唇,吐出了轻飘飘的几个字:“怎么做?”。

    当一名高冷女神被自己探触着私处圣地,在自己的床上认命般地如此发问,只要是一个男人就知道该怎么做!亚力克兴奋地抓住了幽月柔软而弹滑的大腿,几乎是吼着下达了命令:“跪在这里,跪在我的胯下”。

    当这命令下达,亚力克却感觉到手中的绝妙触感似风一般滑不留手地掠过了,幽月站起了身,接着以庄重而优雅的姿势跪在了亚力克的两腿之间,面朝亚力克搭起的小帐篷。

    即便跪下,女神依旧是女神,如此清冷高贵而不容亵渎,但这不符合亚力克的愿望,他伸出手粗暴地按住了幽月的黑发,强迫这冰山美人低垂香肩,跪伏在自己的胯下,那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庞屈从在肮脏男根的帐篷阴影之下,仿佛一朵绽放于淤泥的黑暗圣莲。

    “怎么样?老子的味道?”。看着幽月受到如此屈辱的模样亚力克不禁大感兴奋地问道,此时就连他都闻得见自己生殖器释放的腥臭味,却不知这位冰冷骄傲的女神紧贴嗅着是何滋味?。

    可幽月没有应答,急得亚力克挺起屁股用帐篷一顶她的雪白脸蛋:“回答我”。

    “奇怪的腥味”。幽月这么答道,分明是没有多少意味的回答,却由未知魔力影响在亚力克心中转化为一种耻辱与屈服的信号,令其大感兴奋地继续发号施令:“还不快把我的裤子脱下来?”。

    维持着跪伏姿势,幽月伸出不染凡尘的玉手提起了亚力克的裤子,这动作轻缓而优雅,叫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终于亚力克的裤子掉落在地,却露出其中有著明显棍棒凸起的灰色内裤,一股更加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以幽月的视角完全能见到前方的男根是何等坚挺,只待冲破最后一层封印,享受人间至美的服务!

    只是,在这灰色内裤的凸起处颜色分明较周围要深得多,这居然是湿痕?。

    “继续啊”。亚力克洋洋得意地说道,琼鼻浸入浓郁腥臭味的幽月不曾犹豫,理应远离尘世污秽的纤纤玉指落在了灰色裤沿,触上了肮脏痕迹,却似冰霜般点下爽得亚力克身颤,更欢喜地望着这黑发美人将自家内裤缓缓脱下,那根憋了很久的野兽终于解放而出,贪婪地大口呼吸着。

    赤红的龟头就这么顶上了少女雪白的面庞,幽紫的美眸,马眼一张一合兴奋地吐出热气,不仅仅钻入了那小巧精致的琼鼻,似乎也冲入樱唇,要让少女好好品尝这份味道,在如此兴奋的生殖器上却徘徊着些许黄白的黏着,从龟头、肉棒到阴毛、这乱七八糟的脏痕使得本就形象恶劣的男人显得更加邋遢。

    这是,遗精的痕迹……。

    “都是幽月小姐的缘故,我这儿才变得黏糊糊的,身为冒险者的幽月小姐是不是应该负起责任来?”。亚力克丝毫不以遗精自卑,反而厚颜无耻地出言逼迫,这话语叫别人听了必然将这无耻之徒暴打出气,但幽月只是注视着这哄臭男根轻轻侧头,认真地进行了回答。

    “负起责任?”。

    “没错,就是把我的老二清理得干干净净,再把里面的子孙一滴不剩地伺候出来”。

    伴着男人小人得志的无理叫喧,幽月却直接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亚力克阳具的根部。

    “噢”。没想到幽月这么快就出了手,被柔若无骨小手握住鸡巴的亚力克顿时爽得叫了出来,幽月握得很轻,如羽毛掠过般产生轻飘飘的感觉,可这小手哪里握得住膨胀到极限的阳具?只见一根根如象牙白玉般的手指如艺术品般环在肉柱之侧,显得那样娇小与纤细,正如男人与少女间的巨大差距。

    “用点力,不要光握着,上下套弄起来”。尽管只是被轻握阳具就已舒爽异常,可亚力克还是迫不及待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跪伏于亚力克胯下的幽月也如同最忠心的女仆般立即服从了命令,娇嫩的小手与那青筋暴露的巨龙无间紧贴,接着轻轻地向上拂去,摸过了重峦叠嶂般的暴起青筋,摸过了那粘稠恶心的遗精痕迹,这轻抚简直撩起了亚力克下半身所有的气血,一直涌上了那龟头之下的龟冠层,简直是要榨出这个男人体内的所有精力,爽得亚力克直抽气。

    “想不到在这世上还有如此美妙绝伦的享受,幽月小姐,你一定是神赐给我的礼物”。亚力克由衷地感慨道,幽月却只是不语,仅是格外专注地注视着那根丑陋不堪的阳具悉心套弄,仿佛那就是她眼中的整个世界一般。

    这自然令亚力克产生了极大的征服感:“怎么?幽月小姐这么喜欢我的肉棒吗?这么紧紧握着,是多舒服的感觉呀?”。

    “很热, 也很坚硬,像是握着枪杆,但又有些不同”。幽月的套弄不曾停止,却用认真的态度回答了亚力克的调戏,这反倒使他产生了一种意外的兴奋感。

    “这么说,你是第一次侍奉男人喽?”。

    “是的,亚力克先生”。幽月平静地说道,一张没有波澜的面庞是那么地清冷高洁。

    与那一幅清冷高洁显得截然相反的是,幽月所抵达的小屋阴暗而又狭窄,而这里的主人更显矮小猥琐,唯有那根胯下的物事才显得突出无比。

    “请幽月小姐稍微用力点,对,也伺候伺候老子的龟头吧,对,不错不错,幽月小姐可真是很有天赋,其实你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期待很久了吧?”。幽月越是清冷平静,亚力克越涌起继续调戏,以至令这冰山美人露出羞耻模样的欲望。

    幽月没有回答,只是小手套弄肉棒的频率渐渐加快,对阴茎的爱抚,对龟冠的挑拨,纤纤玉指所施的每一分力量都如有神助般恰到好处,这令亚力克享受到的快感愈发强烈,短短几分钟就有将要射精的冲动。

    “嘶!幽月小姐你可真是……”亚力克不禁抽了口凉气,忽然将腰身一抬,肉棒脱离了幽月的小手,却以更杀气腾腾的姿态直接指向了她的脸庞。

    “好了,热身也差不多了,单单是用手做就想让我射出来,幽月小姐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亚力克淫笑着将流满忍耐汁的龟头戳上了幽月如霜雪般洁白无瑕的俏脸,玷污美好的极乐令这巨龙不断颤抖抽搐,就像是即将喷发一般,亚力克强忍着爆发的欲望,龟头划过少女的绝美脸蛋,顶上琼鼻,又下滑至那柔软娇嫩的粉唇:“请幽月小姐继续侍奉吧,这次,要用嘴哦”。

    “嘴?”。甜美的吐息淋上了阳具,这是何等的亲密接触与旖旎?。

    “没错,用你的舌头好好舔我的鸡巴,再把它含进嘴里仔细侍奉,最后让我爽得射出精液后再喝得干干净净”。亚力克循循善诱着。

    倾国倾城的容颜沾染了最下作的污秽,幽月睁大紫水晶般的双眼,似以奇异的目光打量着比先前更狰狞,更贪婪的恶兽,她在犹豫吗?在思考是否用自己的口舌来伺候这肮脏之物?亚力克的心也随之怦怦直跳,终于,他见到黑发少女张开了嘴,心中大石落了下来。

    两瓣娇脆欲滴的樱唇微张,一条粉嫩可爱的丁香小舌便以游蛇般的灵活姿态轻轻地触上了门前的庞然大物,好似小狗小兔般极可爱地一舔接着便迅速收回,可只是这么一舔而已,亚力克感受到的快感便难以用语言形容,那是多么冰凉,却撩起全部欲火的一瞬啊!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龟头上那肮脏的汁液被幽月这么一舔便进入小嘴,已然开始疯狂地侵犯这个美少女的身体。

    只是,单单这么一舔未免不过瘾,亚力克正欲吩咐,幽月却再度伸出了香舌,这一次舔上的却是龟冠层,这一次她的香舌绕着硕大龟头转了整整一圈,所带来的快感却又不是先前可比。

    “嘶!好,不错,也舔舔下面,从龟头到根部都不能放过,对,手也动起来,帮我把子孙袋也伺候一番,嘿嘿,待会儿我可要用里面的牛奶把你这个闷骚的美女冒险者好好喂饱”。

    幽月一一遵从了亚力克的吩咐,一条丁香小舌灵活而狡黠地从龟头滑到了龟冠,接着不顾残精的腥臭俯首低眉,顺从地将这粗硕火热的男性器舔了个遍,而在这过程中柔若无骨的小手也如精灵舞蹈,轻盈地抚摸着肉棒与阴囊,一名绝色少女的潜能与聪慧似乎因这下作之事完全发挥,使得亚力克享受到的快感愈发强烈,一波又一波地将他送上了云霄。

    “干,忍不住了!老子要射在你这闷骚小娘们的嘴里”。亚力克忽然发出一声大吼,接着就站起身来粗暴地将粗硕吓人的肉棒插入了幽月的樱桃小嘴中,也不顾少女先前的侍奉是何等悉心与温柔。一插入,粗暴的肉龙顿时享受到了冰凉而柔软的销魂快感,幽月的小嘴简直就是一个具有无穷快乐的漩涡,令亚力克顺着本能猛地抽插了几下,接着就忍不住释放出了积蓄已久的精华。

    伴着囊中睾丸的急剧收缩,腥臭而滚烫的白浊液直接喷射而出,代表着男人那强烈而执着的欲望涌满了少女的口腔,只曾与另一名绝美少女有过接触,冰清玉洁的圣地就这么遭受了玷污,好似神女跌落深渊,再也没有回头之路。

    这一刻的亚力克早就由于口爆绝美少女的快感与征服感将意识都爽到了九霄云外,只顾抱着幽月的后脑勺一个劲地将肉棒狠狠插入并射出浓精,仰头呻吟的他却错过了一幕至关重要的美景——一直以来清冷平静,即便舔舐腥臭肉棒脸上也不起波澜的幽月竟在这一刻目露几分迷离之色,白皙的俏脸亦飘上淡淡红晕,美得堪称梦幻。

    直到将马眼中的最后一滴精液也射入黑发少女的销魂小嘴,亚力克才一幅被掏空的模样低下头欣赏起少女被自己口爆玷污的美景,只可惜此时幽月眼中的迷离之色已经消失,雪白脸蛋上的绯色也消退了许多,而刚刚射出大量精液的亚力克只觉得爽得目眩神迷,哪里能捕捉到这一丝变化?。

    “嘿嘿,我的大肉棒和牛奶味道怎么样?幽月小姐一定很喜欢吧?不然也不会这么紧紧含着不放”。亚力克满足地摸起了幽月如缎的黑发:“既然这么喜欢,就帮我把肉棒清理干净吧,一滴都不许剩哦~”。

    这根本就是一个强人所难的要求,要知道幽月可是刚刚被堵住小嘴抽插口爆,这期间连呼吸都困难,又如何在口腔被堵满的情况下吞咽精液并舔舐肉棒?精虫上脑的亚力克却完全没有想到这点,当然,即便他想到了也会这么说,然后满怀期待地欣赏幽月无法做到,委屈而屈辱地恳求自己的媚态。

    可少女似乎根本不要呼吸般就这么照做了,粉舌搅拌着味道浓厚的精液艰难地舔起男根,一点一点,细致地把口腔中的精液完全咽下并侍奉得刚刚射精的肉棒重新勃起,这等堪称绝妙的侍奉技巧自然令亚力克大喜过望。

    “只是第一次侍奉就做得这么妙,幽月小姐你可真是太具天赋了”。由衷赞叹着,亚力克却再度挺动本是酸涩的腰身,将粗壮肉棒在少女的红润小嘴中进进出出,尽情地享受那份怎么也无法割舍的绝妙快感,而幽月也极为配合地用刚刚学会却娴熟得非同一般的技巧舔舐吸吮,一次次挑逗着肉棒的敏感点,伺候得亚力克比抽插真正的名器小穴还要舒爽。

    伴着引人遐想的滋滋水声,爽得忘乎所以的亚力克又一次在幽月的小嘴中尽情射精了,直到浓精又一次灌满少女口腔,在余韵中享受着绝色黑发三无少女清洁口交的亚力克还若在梦中一般感觉一切都是如此不真切,他竟然真的折服了这绝美少女,令她为自己侍奉口交,并吞咽精液了。

    一切都如同神之指引般顺利进行着,这个看似高冷强大的少女已经乖乖为自己口交吞精,接下来也不会再有抵抗的能力,既如此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本垒!

    正当亚力克打算如此将幽月真正占有,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了,本应胜过钢枪,直捣黄龙的男根却并未回复坚挺,而是软趴趴地好似肉虫一般,偏偏此时幽月还抬起头来,一脸认真地看着这根未起肉棒。

    “侍奉,算是完成了吗?”。

    不知为何,少女的神情依旧是那么古井无波,可偏偏亚力克觉得她的眼神是如此明媚和狡黠。

    “这两天我也是好好打听过了,按照……那份宝藏十有八九就在山上的狐狸洞里,至于狐狸洞在哪儿,去问格拉吧,他知道的”。好似被掏空身体了一般——却也是事实,亚力克无奈地瘫坐了下来,老实履行了约定,已成为贤者的他实在生不出敷衍欺瞒的念头来。

    得到答案的幽月站起身来,不失优雅地冲交易对象微微一礼接着编走出门去,侧身的那一瞬,香舌轻轻地将唇间残精舔去,高冷少女恢复了来时的超然,黑裙无暇,肌肤胜雪,好似那玷污之事从未发生过。

    “狐狸洞吗……该告诉龙香呢”。这伊人就这么飘然而去,却又抬头望山,轻轻呢喃。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