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她的隐藏属性 > 【她的隐藏属性】(07)

【她的隐藏属性】(07)

作品:她的隐藏属性 作者:漂流瓶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漂流瓶。

    字数:9067。

    (七)沙浴(中)。

    真儿骑到我身上,热情地索取着我的吻,刚刚那一次高潮远不足以中和她积攒了两周的欲望。肉棒被真儿压在身下,两片阴唇的包裹感让海绵体更加膨胀。

    我爱抚着真儿的小翘臀,调整着腰的姿势,准备钻进真儿的身体。“cut”。

    真儿见我的龟头已经顶在阴道口上,一下子从我身上翻了下来,搞得我莫名其妙。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捉住真儿的双手,想要霸王硬上弓。

    “我已经进入贤者模式了,你不要这样”。真儿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看她这样,性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消退,放弃了让她再次高潮的念头,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更长远的计划。我松开她的双手,对真儿说:“你还有贤者模式?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你想赌什么?”。

    我伸出食指、中指跟无名指,“我……”。

    “别乱发誓”真儿握住我的手指。

    “谁说要发誓了,我是说今天要让你再高潮三次”。看到真儿走进我的套路,我得意的说到。

    “那你做不到怎么办?”真儿看来对我信心不大。

    “你可以随便提一个要求,只要不犯法就可以。但如果我做到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为了执行我的计划,这赌局我志在必得。

    “赌就赌,谁怕谁,到时候输了你可别求饶”。不知道真儿想出了什么鬼点子,可她是没机会提出要求的。

    穿好衣服,我们朝度假村进发。整段路程不需要进入市区,心情跟路况一样通畅。在这样的路况下,哪怕是这辆驾驶起来像开船一样的车也能让人沉浸在驾驶的乐趣中。我打开天窗,调大音乐的音量。

    “BabypullmecloserinthebackseatofyourRover……”真儿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跟着电台里的音乐哼了起来。

    “过分了啊,只有开路虎的才能车震吗?”我用歌词玩起了文字游戏。

    “嗯……嗯……对”。真儿的注意力都在手机上,根本没听进去我说什么,只是随口敷衍着我。

    “对什么对,跟你说话呢,能不能专心点”。手伸过去拍了下真儿的腿,瞄了瞄她的手机,是微信的界面,“谁啊?”。

    “一个小哥哥,”这下真儿听到了我的话,转过来笑盈盈问我,“吃醋啦?”。

    “谁吃醋还不一定呢,”说着我抚摸起真儿的大腿,“他能摸到吗?”。

    真儿举起手机,对着自己的腿拍了一张照片,当然我的手也被拍了进去,轻松地说:“好了,打发走了”。看来是把照片发给了对方。

    “哪来的小哥哥啊?”嘴上说不吃醋,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怎么,这你也要管啊?”真儿把手搭在我的手上,撒娇地说。“这不是想瞭解瞭解你的朋友么?”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前男友的室友,懒得理他”。真儿有些不屑,估计是个跪舔的角色。

    真儿这么一说,我倒想起迎新晚会那天的那个老三,他言语中对真儿觊觎已久,该不会是他吧。

    “你不会是要把我所有男性朋友都问一遍吧”。真儿看我没说话,主动问起我来。

    “那得看有多少了,一个两个我能记住,多了吗……”我撇了撇嘴。

    真儿听我这话,掰起了自己的手指头,“一……二……三……”,数到两只手都用完了,“不数了,数不过来”。两手一摊。

    “真的假的?没看出来啊”。我有点惊讶地说,以她的条件,有多个前男友很正常,但两只手数不过来就太夸张了。

    “那你猜有几个?”真儿反过来问我,看来是不打算说实话。

    “嗯……3个吧”。我随意编了个数字,反正现在她也不会告诉我答案。

    “我看看,连络人里还真能找到3个,你要让我拉黑他们吗?”真儿的表情认真起来,难说是不是在演戏。

    我盯着真儿看了两秒后说:“不会啊,没那个必要。再说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什么自信?”。

    “我有自信让你离不开我,因为只有我能给你刚才那样的高潮”。一边说,我手慢慢向大腿根滑去,真儿的情欲似乎尚未褪去,分开了双腿,配合着我的动作。

    我的手刚伸到真儿两腿中间,突然一阵刺耳的汽笛声打断了我,一辆半挂车轰鸣着从我身边驶过。刚才我只顾着抚摸真儿的大腿,没注意到车已经偏离了路线,险些引发一场交通事故,吓出我一身冷汗。

    真儿显然也被吓到了,拿开我的手说:“别闹了,安全第一”。

    我收回鹹猪手,老老实实地开完余下的路程。到了度假村,一进大堂就听到王桐在那里嚷嚷:“每次都是你们最慢,是不是得惩罚一下啊?”。

    “要是迟到就要惩罚的话,你之前那些都他妈够无期徒刑了”。我拉着真儿走到沙发前。

    马渤、娜姐坐在一起,对面是王桐和何斌。算上我和真儿,勉强能凑个男女比例二比一,两对情侣一对基。

    “早就听马渤说过你,没想到真人比他形容的还漂亮,有没有人说你像郭碧婷?”娜姐起身,自来熟地挽住真儿的胳膊。

    “郭碧婷不是短头发吗?不像吧”。短发是我对郭碧婷仅有的印象。

    “你说的那是郭采洁。郭碧婷嘛……是有点像,不过我是觉得更像周二珂”。

    王桐是周二珂的铁杆粉丝,之前单身的时候没少在直播间刷礼物,后来有了女朋友才有所收敛。

    “我看咱们这是群英荟萃啊,娜姐像柳岩,王桐像戴眼镜的杜海涛,马渤像年轻的范伟,汉廷你像PGOne”。何斌开起了地图炮,逮着个特点就往人身上安,娜姐的大胸,王桐的大肚子,马渤的大脑袋,但我哪像PGOne了?

    “你妈逼,我看你像大眼睛的李荣浩”。范伟,哦不,马渤反击到。

    “李荣浩眼睛再大,充其量也就跟杜海涛打个平手,除非你戴上汪峰的眼镜”。

    王桐也加入怼何斌的队伍。

    “还群英荟萃,我看奏是萝蔔开会”。我学起赵丽蓉老师的唐山口音,又问身边的真儿,“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真儿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知道,不过你真有点像PGOne”。

    “PGOne到底长什么样?”我看过的他的照片不是戴个帽子,就是手捂着脸,在大街上我肯定认不出来。

    “行了行了,都是明星脸,”娜姐出来打圆场,“先去洗澡吧,这都几点了。

    来,小郭,柳岩姐带你去洗澡。“说完拉真儿走进了女更衣室。刚进去没几秒,娜姐又折了回来,原来是她的包还放在马渤这,拿了包娜姐走到我身边小声说了一句:”要不要姐帮你调教一下?。

    “别啊,她还是个孩子”。我心里有点慌,娜姐的故事我早有耳闻,以后有机会我详细给大家解释。

    “是么?”娜姐眉毛一挑,“她多大?”。

    “19”。下个月就是真儿的生日,那时她才年满20。

    “我以为她有二十四五呢。没事,就算19也成年了,”娜姐对我眨了下眼睛,“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她转身走回更衣室,只剩我淩乱的站在原地。

    “咱们也走吧,赶紧的”。王桐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手推着我,一手拉着马渤,何斌双手插兜跟在我们后面,四个人朝更衣室走去。

    这家度假村整体採用了日式装修风格,架空的地板,墙面上被大片的原木色覆盖,走廊的天花板上悬着几盏灯笼;更衣室里,衣柜的每个格子内都放了一个装衣服用的竹筐;走进浴室,每个隔断内的花洒并没有悬吊在头顶,而是挂在墙上与腰同高,配上一个小板凳,把花洒拉过来坐着就可以洗澡,对腿脚不便的人来说很是方便。

    我无心享受这AV里才能见到的场景,草草沖洗了一下身子,换上一次性内裤,外面披上长身浴袍,便来到了浴室的出口,想尽早知道娜姐所谓的调教是什么。我不断地在原地徘徊,地板被我踩得嘎吱作响。看来我高估了自己的耐心,也低估了女人洗澡的时间。中间王桐他们三个人洗完陆陆续续出来了,叫我一起找个地方抽支烟,我藉口嗓子不舒服推脱了。我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娜姐一个人走了出来。

    “热恋期还没过呢,一步也离不开”。娜姐也换上浴袍,身体的曲线跟头发的波浪相呼应,165的身高,110斤的体重正是网上相传的实战利器,透过浴袍没法看到太多细节,只有D杯的大奶撑起胸前的布料,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看的人心里发痒。“我这不是怕你摧残祖国的花朵吗”。我笑脸相迎,眼神不敢造次,规规矩矩的保持在她脖子以上。

    “你放心,我很温柔的”。娜姐抬起手,舔舐着自己的指甲。

    “你……你做什么了”。之前就听过一些传言说娜姐是双性恋,现在她这么一说更是让我紧张起来。

    “我就是帮她洗了个澡,还是小朋友的皮肤好,那手感真让人爱不释手呢”。

    娜姐看着我,笑容逐渐变态起来。

    听着娜姐的描述,我在脑中还原出当时的场景:真儿正拿着花洒沖洗身体,娜姐端着板凳从背后接近她。轻轻地将板凳放在地上,娜姐坐在板凳上身子微微前倾,用两颗巨乳摩擦起真儿的后背。来自同性的骚扰一下子让真儿不知所措,背后的两团柔软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存在。娜姐挤出一股沐浴露,在手上搓出泡沫,伸到真儿胸前。

    “姐,我自己来就行”。真儿才反应过来要拒绝。“没事,你坐着吧,姐帮你洗乾净点,过一会在沙子里蒸的时候才蒸的彻底”。娜姐强势的让人没法回绝。

    泡沫遮住了娜姐的双手,娜姐的双手又遮住真儿的双乳,就这么吃着真儿的豆腐,足足一分钟才松开手,这哪是洗澡,根本就是泡泡浴。

    娜姐将泡沫打到自己胸前,开始为真儿后背做起了胸推,嘴上还说着:“还是你这样年轻的皮肤好,那帮男人皮肤糙的,蹭的我胸都疼”。

    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真儿僵在原地,之前的袭胸已经使她产生了快感,但她内心对这来自同性的挑逗仍存有抗拒,不愿意承认身体的变化。

    “来,站起来”。胸推结束了,娜姐拍拍真儿的屁股,示意真儿起身。

    真儿站起身来,害羞地用手遮住下体。“哎呀,害羞什么,都是女人”。娜姐掰开真儿的双手,脸正好在真儿小腹的高度。真儿能感受到娜姐的呼吸,小腹一阵阵不受控制的抽搐。娜姐也注意到了这点,嘴角隐蔽地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她没有直接抚摸真儿的秘密花园,而是一遍又一遍地清洗着真儿的腿,到了大腿根时不时用手撩过真儿的阴唇,再加上口鼻呼出的热气传递到真儿小腹上,一股液体已经突破了阴唇,垂涎欲滴……。

    我想着这场景,胯下之物开始膨胀。

    “喂,想什么呢?”娜姐发现我裤裆间的凸起,对着我弯下腰,深邃不可见底的乳沟从领口露了出来,“是不是想姐姐裸体的样子呢?”。

    我看着这对巨乳,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看看就行了”。娜姐直起身子,我的头也跟着向上抬,为了能继续欣赏她的事业线。

    “还看”。说完娜姐伸出手,朝我裤裆间弹了一下。

    这时真儿从浴室走了出来,正正好好看到我的肉棒被娜姐弹的一颤。她拿着擦头发的毛巾掉到地上,站在那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俩。“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句话,可在当时的情景下,听起来无比可笑。

    真儿拂袖而去,踏得地板发出噔噔蹬的声音。

    “快去啊”。娜姐推了我一把,我才如梦初醒地追了上去。

    幸好庭院不大,真儿没跑几步就来到墙角。她明显不想面对身后追来的我,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真,你听我解释”。我刚走到她面前,她就赌气的转到另一边。

    “我跟娜姐能有什么事啊,她是马渤的女朋友”。我再绕到真儿的面前。

    “别跟我提她”。看我又绕到她面前,真儿又转了回去。

    “就是我刚才听她说你洗澡时的样子”。

    “然后我就稍微脑补了一下”。

    “然后……就……硬了”。我每次一绕到真儿面前说上一句话,她就转过身去。就这么反复围着她转了几圈,转的我有点晕了,一屁股坐到地上,以表达我被冤枉的委屈。

    “真的?”听了我这一番解释,真儿眼中的愤怒变成了怀疑,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我。

    “当然是真的了”。看到情况有了转机,我立刻站起身来,拉着真儿的手抓住我还未完全疲软的海绵体,“它只会为你而硬的”。

    “快放开,有人”。真儿连忙挣开我的手,“切,我有那么好骗吗”。

    我见真儿怒气基本消了,便从背后搂住她,轻声在耳边说:“娜姐还说……她帮你洗澡了。“我也不确定娜姐说的是不是夸张了,想试探一下真儿的反应。

    “没有……就是帮我擦了下后背”。听到真儿这欲言又止的语气,我知道娜姐说的是真的。

    “那下次我帮你洗好不好?”我只有在第一次上床时见过她一丝不挂的样子,但那是在黑暗中,我更想在白炽灯下欣赏她的身体。“你哪来那么多变态的想法,救命啊,有变态”。真儿笑着挣脱我。

    我们回到浴室的出口,娜姐还站在原地,真儿看到她害羞地低下头去。

    娜姐一看真儿这样子,忍不住又摆出大姐的架势,走过来挽住了真儿的胳膊,“哄好啦?我们去找那几个抽烟的去”。说完也不顾身后的我,拉着真儿就走,我像个跟屁虫一下跟了过去。

    找到了王桐他们几个,一行六人算是聚齐了。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我们被分别安排到三间房,自然是我跟真儿一间,马渤跟娜姐一间,至於剩下的王桐和何斌,前文已经说过了,两对情侣一对基。

    “请两位把鞋脱在门口”。二十出头的男服务员帮我们拉开门。如果不看地面的话,这是一间标准的和室:墙上挂着一副书法作品,写着一个大大的禅字;头顶的吊灯跟门窗一样,由木质框架支撑的障子纸包裹而成。但屋子里没有我所预期的那种榻榻米味道,低头一看,地面铺满了深褐色的沙土。我跟真儿脱下拖鞋光脚踩了上去,不太像沙子又那种轻微划过皮肤的感觉,更像是踩在松软的泥土上,湿润、温热的泥土。

    地面的中间被挖出了两个人型的坑。“请二位躺在里面”。服务员说。真儿扶着我的胳膊,小心翼翼的踩到坑里,躺了下去。

    服务员从门外拿进来一把铲子,将土铲起来慢慢抖落到真儿身上,没用几下,真儿就只剩下头漏在外面,再用手将土夯实,整个人结结实实地被埋在了土里。

    “先生,你也请吧”。

    我躺到另外一个坑里,眼看着服务员将我“活埋”。地下一定有某种发热装置,躺下的一瞬间整个人被温暖环绕,一下就放松下来。

    “两位先享受一下热蒸,经理交代过,你们都是我们老总的朋友,所以为你们安排了手法最好的师傅做日式按摩,大约20分钟后来”。说完小夥子拉上门,将房间留给我跟真儿。

    “我想伸个懒腰”。我说。“我也想”。真儿回答到。可两个人被埋的严严实实,根本动弹不得。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昏黄的灯光,窗外的流水声,泥土湿热的包裹感,交织成最和谐的催眠曲……。

    “打扰了”。门外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我强挺着睁开眼睛,走进来两名年龄大约50岁的人。

    “我们是来为二位做日式按摩的”。说话的是那位大叔,有一点闽南口音,皮肤黝黑,寸头,没有染发,已经有些花白。

    “我就不做了,我想再睡一会”。我的头昏昏沉沉,闭上眼睛就能接着睡过去,不想被打扰。“你来都来了……喂”。真儿话没说完,看我头扭向一侧,以为我又睡了过去。她的语气中也透着一丝慵懒,看来刚才也睡着了。

    大妈开口了:“没事,很多人都这样,要是一会他醒了我再过来”。说完拎着自己的小箱子退了出去。

    “啊?唉?”真儿有些吃惊,她本以为是这位大妈来为她服务,还是太年轻,即使是正规的场所也是异性为你的。

    大叔没有发现真儿的异样,自顾自的打开小箱子准备着。这时我的睡意也消失了,因为女友就要在我身边被一名大叔抚摸全身。我眯着眼睛观察,真儿望着我这边似乎是希望我能醒来,要求换个人为她按摩,但她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们开始吧”。大叔用消毒液擦了擦手,走到真儿脚边跪了下去。

    “……好”。真儿见我没有醒来的意思,仰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

    大叔先是将手插进土里,放松真儿的双腿,希望他粗糙的双手不要划伤真儿细嫩的皮肤。他的双手在两腿上交替按着,腿上的土随着按摩的节奏抖动。就这么按了两分钟,大叔拨开真儿膝盖以下的泥土,真儿的小腿跟嫩足露了出来。

    大叔在真儿腿上涂了一层薄薄的泥土,看上去像穿了黑丝一般,隔着黑丝按摩起真儿的小腿。然后又捧起真儿的脚丫,从脚跟到足弓,再到每一根脚趾,都细緻的捏了一遍。目前看起来很正常,跟普通的足疗差不多。

    接下来,大叔清理乾净真儿大腿上的泥土,真儿的浴袍显露出来,大叔轻轻一扯,浴袍就分开到身体两侧。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到真儿下身穿了什么,男更衣室给的就是一次性的纸内裤,在光照下还有些透明。如果真儿也穿成这样,那从大叔的角度看过去,岂不是看到了真儿的阴毛。

    因为害羞,真儿闭上了眼睛。温热的泥土让毛孔完全打开,一滴汗液顺着真儿的眉梢滴了下来。

    大叔的手转移到真儿的大腿上,还是一样的,先用泥土覆盖真儿的大腿,再用粗糙的双手压上去。大叔的双手越按越往上,已经伸进了浴袍中,似乎直接摸到了真儿的内裤上。如果不是怕吓到真儿,我真想起身看个清楚。

    腿上的酸爽感真儿微微张嘴,额头上汗珠多了几滴,时不时往我这瞄一眼,怕我醒来看到这尴尬的场景。

    让我失望的是大叔并没有多做文章,两条大腿按了七八分钟,就重新用浴袍盖住真儿的大腿,起身走到我跟真儿中间,为真儿按摩起胳膊。等到两个胳膊都按完,大叔走到门口,从自带的小巷子里拿出两条毛巾,对真儿说:“姑娘,麻烦把浴袍解开,用毛巾盖着就可以了,我帮你按上半身”。

    真儿有些迟疑,久久没有动作。

    “没事,都是消过毒的”。大叔想必也知道真儿是不好意思,巧妙地化解了尴尬。

    真儿听大叔这么说,只好接过毛巾。大叔背过身去说:“换好了告诉我一声”。

    真儿解开了自己的浴袍,这下我算是看清她里面穿的什么了:上身是一件白色蕾丝吊带抹胸,下身是配套的白色蕾丝四角裤,比我这廉价的一次性纸内裤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真儿用两条毛巾分别遮住上身跟下身,躺下对大叔说:“师傅好了”。

    大叔转过身来,看到真儿白皙的皮肤,两眼要放出光来,嘴上说着:“你这个皮肤可得好好保护,一会我再帮你做个精油推拿”。

    “唔,好”。因为怕吵醒我,他们两个说话声音都不敢太大。

    大叔走到真儿身体的另一侧,我想着接下来的场景,身上的土已然鼓起两个包:一个自然是下身搭起了帐篷,而另一个是被我剧烈的心跳震出的凸起。

    大叔的双手放到真儿的肚子上,像揉麵团一样用手掌挤压着真儿的肚子,先向下用力再旋转少许,力道穿过皮肤,直达腹腔和脏器,真儿的小腹里一团温热。

    麵团越揉越大,从肋骨下沿到耻骨上方都包含在内。真儿闭上眼睛,不敢直视正触摸她隐私部位的大叔。

    “好了,翻过来吧,不用系浴袍,我用土再把你盖上”。大叔按完了肚子,甩掉手上的泥土,对真儿说,说完又走到门口背过身去。

    真儿坐了起来,眼神中有些迷茫,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醒来的意思,翻过身去趴下,这次只用一条毛巾遮住了屁股,对大叔说:“可以了”。

    大叔拿了个U型枕,递给真儿,说:“垫着这个吧,舒服一点”。

    真儿接过U型枕垫在头下,U型枕正好挡住了她两侧的视线,这样我有什么动作她也不会发现了,我做了个决定。

    大叔重新将真儿身体埋了起来,他正要继续按摩,我挣扎着从泥土中爬了起来,像一具复活的木乃伊。大叔看着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我对着真儿努努嘴,示意他继续。大叔会心一笑,点了点头,他在这工作,有这种特殊癖好的人应该没少见,一下就理解了我的意图。大叔拂去真儿屁股上的泥土,毛巾遮盖下的两片肉臀弹了出来。“我给你做一下我们这的特色臀疗,很舒服的”。说完没等真儿回答,双手毫不客气的捏在了真儿的翘臀上。

    我看过不少淫妻的文章,最开始是胡作非和wangxueqian,再到后来的holdme1234、时旭,读他们的故事总是能让人沉浸在无尽的幻想中。可当这一切真真正正发生在我眼前时,那种兴奋感是任何文章都无法给予的。我进入缺氧的状态,手指发麻,喉咙发干,眼前有些恍惚。

    尽管有毛巾的遮盖,我还是能够感受到真儿的臀肉被大叔有力的双手按的不断变换形状的样子。整个身子被埋在土里,只有浑圆的翘臀露在外面,大叔的手有意无意向两腿间聚拢,真儿臀部无意识的收紧,再看她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举到了头上,抱着U型枕拼命想要挡住自己的脸庞。

    大叔做了个撤掉毛巾的手势,我点点头,他笑着拿起毛巾放到一旁,从箱子里拿出两瓶精油,对真儿说:“我倒下精油,可能有些凉”。拿着精油直接就淋了下去,白色的蕾丝被精油浸湿,变成了淡黄色。

    本身就很Q弹的臀肉,加上精油的光泽后显得更加诱人。这一次大叔毫无保留,双手大拇指扣在臀沟中,从肛门到阴蒂来回游走。那一边真儿的双手已经直接抱在了头上,拼了命地控制住自己不要发出声来,她还以为我在旁边睡着。

    大叔看我没有阻止的意思,手从内裤边缘伸了进去,感受着真儿细腻的肌肤。

    幸亏此时真儿的身子还被埋在土里,不然只怕得有个人压在她身上,才能阻止她不自主的颤抖。

    大叔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对着我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又指了指真儿。不行,我坚定的摇了摇头,其他人可以欣赏她的身体,甚至也可以揩揩油,这我不介意。

    但是只有我,只!有!我!才能进入真儿的身体,她身上的每一个洞都是我的专属领地。

    我挥了挥手,示意大叔到此为止。大叔识相的笑了笑,停止手上的动作,蹑手蹑脚的收拾好东西离开房间。现在,轮到我接替大叔的位置了。我用力地抓了把泥土,以免真儿识破这双手并不像之前那般粗糙。我抓住了她那洒满精油的臀部,滑腻的感觉让人爱不释手,我一只手揉搓着臀肉,另一只手伸出去拨开真儿上身的泥土,以便我能看见真儿光滑的裸背。

    指尖划过阴唇,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因为沾满泥土,我不敢将手指插入,只能在阴唇上打转。真儿的身体抖动的越来越剧烈,我解开我自己的浴袍,将火热的肉棒隔着两人的内裤顶在真儿两腿之间,手肘支撑着上身,两只手伸到真儿身下,爱抚着她娇小的乳房,下身也开始抽送,胸膛贴在真儿后背上。

    “唔”。刚发出一声呻吟,真儿连忙吞了下去。在她心中,此时趴在她身上的还是刚才那位大叔,而我仍然睡在旁边。

    精油的润滑让我的抽送无比畅顺,要知道刚才在车上只有真儿到了高潮,我的一股欲火还无处发泄。欲望驱使着我,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真儿也配合着我抬高了自己的臀部,让肉棒直抵花芯。终於!我们俩同时到达了高潮。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