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梧玉 > 【梧玉】第一集-荡凤淫龙(第四章-凶多)

【梧玉】第一集-荡凤淫龙(第四章-凶多)

作品:梧玉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掏光养贿。

    字数:10569。

    第一集-荡凤淫龙(第四章-凶多)。

    “咔嚓…”。

    李玉影现在除了耐心地等待答案,就只能急迫地发泄情感了。她看着脚下可悲的女人,眼中没有一丝怜悯,人如果主动丢掉老天的赐予,那么等待她的必将是毁灭。

    “贱货,好好一个人不当,偏偏要做一条狗”。李玉影托起女人的下颚,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女人盛满眼泪的双眼,终于忍不住地决堤,讽刺的是她自己清楚这是任命的泪水。女人只能抬起一半红肿的脸等待着她新主人的下一个命令。

    时间好像静止了,外包房内只能听见两个女人深重不一的喘息声。

    见过生死的李玉影这一刻终究还是担心姐姐的处境,虽然她对姐姐的能力无比信任。

    看看眼前这个如同母狗一样的女人,再想想之前犹如饿狼一般的男人,李玉影不禁头皮发麻地打了个冷颤,同时令她自己想不到的是身体内有股热流从小腹涌了下来,身体的器官不会撒谎,本能告诉自己这就是她一直无法得到的欲望地发泄。

    “既然不愿做一个正常的女人,那就去做一条发情的母狗吧”。咆哮的李玉影看都没看跪在地下吓得发抖的女人,独自走到一面落地镜前。

    静静地看着最好时的自己…。

    时间好像再一次的静止了,与刚才不同的是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噼里…”。

    “啪…”。

    镜下多了一件短衫…。

    “噼里…”。

    “唰…”。

    脚下多了一件热裤…。

    “嘘…。嘘…。嘘嘘…”。

    吹着口哨,摆动着身姿,双手变化着发型,来回扭着头用一眨一眨的大眼睛欣赏着镜中青春的胴体,试图让自己安心下来…。

    双拳抓住了发根摇起了头…。

    慢慢地停下闭上了眼…。

    姐姐,妹妹也跟你一样了…。

    “咔…。咔…”。

    “啪…”。

    镜下和脚下又多了内衣和内裤…。

    突然睁开眼用坚定的目光直视镜中站得笔直的自己…。

    如果不是那一缕因陷入阴唇而变得潮湿的阴毛,也许自己真的会忘了身在何处吧…。

    蹬了蹬脚…。

    已不着一物原地转了一圈…。

    用鄙视的目光斜视着镜子…。

    “啪!啪”。李玉影怕打着自己扭动的屁股,充满诱惑的声音传遍外包房的每一个角落:“怎么,还要我吩咐么?”。

    四肢跪地的女人如释重负地爬着,一步一步伴着铃铛声。

    女人犹如发情的母狗围着主人打转,并且试图用富有技巧的舌技去讨好。吸允了一根又一根的脚趾,点点腥臭反而使自己更加卖力,舌尖从脚跟一直滑向了腿根,再换另一只,直到…。

    “啊…”。

    突然舔过下阴的暖舌钻着自己的屁眼,屁缝中冰凉的舌钉被自己紧紧的夹住…。

    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姐姐啊…。

    妹妹我…。

    “啊”。

    …。…。

    “呃…”。

    “吱啦…”。

    让男人充血的声音来发自于女人的嗓间和内阴。

    “嗯…”。

    “吧唧…。…”。

    “真够味…”。

    男人先是闻了闻自己沾满淫水的手指,然后无耻地在三个女人面前品尝着、谈论着。

    贪婪的目光扫视着锁在铁架上的女人。脖颈上的黑色项圈和被扯到胸下的黑色内衣,既点缀了女人的婀娜身姿又凸显了女人的白皙稚嫩;塞在嘴里的蕾丝内裤让女人表现出无助于恐惧;从屁眼里耷拉下来的尾巴反而显得不协调,却又显得正合适。

    “噢…”。

    男人毫不顾忌地发出了一声闷哼,身体上的反映让他兴奋不已,因为他应该都不记得上次自己的老二自然勃起是什么时候了。他紧了紧腰带却使自己裤裆顶得更加隆起,吸一吸氧气却使自己内心烧得更加炙热。颤抖的双手一只直接抓住坚挺的胸部,体会着犹如温玉般得饱和感;一只拨开发丝从耳垂一路向下,感受着如同薄冰般得顺滑度。

    在女人的胸尖上轻轻扭动着勃起的乳头…。

    在女人的肛门外用力转动着紧实的屁塞…。

    张弛有度地技巧让身前的女人和她妹妹一样很快地来了一次高潮,一股热流忍不住地从女人的花心撒在自己的小臂上…。

    看到女人泛红的脸庞,感到女人泛滥的潮水,得意的男人落井下石般地咧着嘴巴取笑道:“小娘们儿,屁眼让人开发得不赖么!大爷我差点让你给骗了,原来你是外紧内松呀”。

    “哼!贱人,都是一丘之貉”。有着一张标准娃娃脸的女人鄙夷地说道。

    男人听闻非但没有回头反而双手同时发力地说道:“小娘们儿,给你加点油,让你把贱发出来,好让那位小姐学习学习”。

    听到男人特意把“小姐”二字加了重音,娃娃脸的女人发怒地说道:“宋林!

    你大胆”。

    男人依旧不慌不忙地使着手上的劲。

    “嗯…。啊…”。直到被自己玩弄的女人带着泪眼摇着头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才兴灿灿地慢慢说道:“都知道我宋林胆子小,大小姐您可小点声,刚才吓得我手都抖了,要是不小心把这位娘子玩坏了,可是要您干爹赔给我的哦,不知…”。

    “啪…”。

    “啵…”。

    “嗯…。啊…”。

    猛地照女人的乳房扇了一下…。

    用力把女人的屁塞拔了出来…。

    钻心的疼痛带着异样地酸爽…。

    “不要再来了,快饶了我吧”。男人没有理会锁铁架上的女人惶恐中带着刺激地求饶…。

    把刚刚攥在手里浸透了女人口水的内裤套在肛塞上,又稀释了女人撒上自己手臂上的潮水,接着擦拭了女人脸上挂着的泪水,最后用恶狠狠地眼神瞪着好像处在崩溃边缘的女人说着恐吓的话…。

    可怜的女人只能同步用肢体语言来表达着…。

    “叼着”。

    紧闭双唇带着厌恶的表情看着男人手中的肛塞…。

    “你想有刚才锁在这的那条母狗一样的下场?”。

    瞪着恐惧的双眼拼命地摇头…。

    “乖…”。

    合上了泪眼不甘地张开了嘴…。

    “没叼住或不听话可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眯着迷茫的双眼慢慢地点头…。

    “诶?”

    闭着不甘的泪眼使劲地点头…。

    直到男人得到了想要的效果才满意地转过身来。

    挺着鼓起的裤裆走到刚才迁怒于自己的女人身边接着说出了他没说完的那句话:“不知小姐您猜不猜得到,您的干爹会把他的哪个甘女儿赔给我呀?”。

    同样把“小姐”二字加了重音说出来的话,这次却让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女人身体一抖。她目睹了自己嘴中的贱货被身边的这个男人轻易征服地全过程,那通红的掌印仿佛是烙在了自己的胸上,还有最后这句一半推测一半威胁的话犹如一道闪电打到自己的神经中枢。

    老道的男人趁机一手伸进女人的短裙下,一手抓住女人想要反抗的手臂。

    女人出于自我保护的意识大声呵斥道:“你要干什么?”。

    但是看到轻薄自己的男人气势更胜,后面这句话却没了底气,只得轻声说道:“放开呀…”。

    男人本就不想难为上面派来跟自己谈事情的特使,只是想给她来个下马威,好在谈判中获得主动权而已。再加上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那个今天才遇见的冷艳娇娘身上,就更没时间浪费在这个不懂事的“小姐”身上了。即使这样以他的性格也得过得手瘾和嘴瘾不是么?

    男人摸着女人的下体说道:“你看你,也不站稳一些,撞得我一手…”。

    男人没去管已经挣脱了自己正慌乱地整理衣衫的女人,只是悻悻地伸出了变得湿漉漉的手,说出了让自己站在更高点地下半句话:“瞧!都把我手弄脏了”。

    被戳中要害的女人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恳求道:“我…。我是来…。来跟你谈正经事情的,请…。请你放尊重些,就算给头上一个面子,请先让我…。把正事说完吧”。

    男人得意地点头说道:“嘿嘿,你下面锁着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快点说正事吧,我的小兄弟可不耐烦了”。

    女人稍微喘了口气直接说道:“头上现在需要钱”。

    男人眼皮一跳,疑惑地问道:“你们会需要钱?”。

    女人轻哼了一声反问道:“不然会来找你?”。

    男人先是裹着沾有眼前女人体液的手指,点头自嘲道:“可不是么,我也只会赚大钱和玩女人”。

    然后用嘲笑的眼神扫视着眼前的女人,摇头求证道:“不过吧…。玩弄女人方面显然我更有天赋,骚丫头!你说呢?”。

    女人一时失言:“对…。不对…。你…。我…。我…”。

    男人乘胜追击:“对…。是不对?我…。你…。你什么?”。

    女人硬着头皮说道:“对,你玩女人确实厉害…。但是我们现在更需要你的钱”。

    男人不置可否:“有谁不知道你们把持着黑金,又精耕西南和东北十几年,说现在缺钱,骗鬼呢?”。

    女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竟失声地杵在了那里,僵住了。

    男人也不知也不知该不该问,反正自己有得是时间,况且自己的“小兄弟”

    早就起来造反了,得先给点甜头压一压…。

    “咔嚓…”。

    已经完全掌握谈判局势的男人就在女人的身边解开了腰带,放出了自己的“小兄弟”,自豪举向愣在原地的女人,一手托着两个圆滚的睾丸,一手把包皮捋到底,一股骚臭味顿时散发了出来…。

    刚才犹如空气的“女王”见状知趣地四肢跪地爬到了男人脚下,刚想继续做些什么…。

    “这今天人多,你不用做狗…”。

    听到吩咐的“女王”站了起来,挺着胸用自己带着乳环的乳头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了愣在原地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女人,并如同真“女王”般地漠视着这个女人…。

    男人转过身犹如打了胜仗的流氓摇晃着身体直勾勾地走向他今天最想得到的猎物。

    “太完美了…”。

    “该从哪下手呢…”。

    男人自说自话地欣赏着眼前的楚楚可怜的女人…。

    “这里我不喜欢,碍事…”。

    男人的双手中各多出了一个小玩意…。

    “呜呜…。呜呜…”。

    不敢吐出叼在嘴里肛塞的女人只能用摇头来表示自己的观点,薄薄的内裤早已盛不住她的口水,一半浸湿了毛茸茸的小尾巴一半洒落在自己的胸脯上…。

    “别怕,只有我家里的珍藏才配得上你这种女人,现在我不过是要把配不上你的统统去掉而已…”。

    “呜呜…”。

    女人依旧做着徒劳的抵抗…。

    “噗噗…”。

    乌黑的阴毛涂满了厚厚的一层白沫…。

    “别动…”。

    男人仰着头蹲在女人的胯下瞪眼警告着…。

    “吁吁…”。

    女人喘着粗气低着头蜷起脚趾瞪大了眼睛…。

    “呲呲…。…。呲呲…”。

    一缕接着一缕的毛发从女人的下体剥离…。

    男人手中的剃刀滑过女人如同盛着巧克力圣诞一般的下体,好像一个小孩在舔舐奶油蛋糕,贪婪而又仔细…。…。

    变态的男人不忘捧着他的战利品小心翼翼地冲洗掉吸附在上的泡沫…。

    女人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曾经陪伴十余年的阴毛被男人的手指攥住,有憎恨、亏欠、不甘、甚至销魂…。

    捆成了一捆,男人似乎想起了什么,…。

    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粗细不同,有弹性,没弹性,静止的,震动的,加点油再堵住…。

    “嗯…。嗯…”。

    雨滴般的汗珠铺满了全身,攥着拳头忍受着异物的侵袭…。

    没想到来得这么猛…。

    妹妹啊…。

    姐姐我…。

    “喔”。

    …。…。

    人世间本就千丝万缕如同电台的广播,内容逃不出这个世界却有各自的波段。

    “2012年8月6日1时30分,“好奇”号火星车在火星表面着陆”。

    一则新闻霸占了各个波段的广播电台。

    一个早已脱去稚嫩,披上从容的女人无聊地说道:“真不理解你们美国人,花那么多钱就是为了送去一台破车?”。

    另一个看着稚嫩,却是老练的少女好奇地问道:“维克你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吗?值得罗斯柴尔德家族投入那么大”。

    男人不满地说道:“怎么不去问你的母亲?”。

    少女委屈地说道:“人家现在可是你的人”。

    男人一把搂过少女,大手直接放进了少女的T恤里调戏道:“我的人?说好了,可别反悔”。

    少女倚靠在男人的怀里假装娇羞地说道:“讨厌呀你”。

    女人可没心情欣赏这一切,严肃地说道:“我可不是来看你们俩个调情的,维克,难道你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

    男人看到女人并不轻浮,也就放开怀中的少女,认真地说道:“这件事情上我可以说实话,确实不知道,但我猜一定关于未来的,与科技和生命有关”。

    女人没有听到明确答案,不满地说道:“哼!故弄玄虚”。

    整理好衣服的少女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嘛,竟是那些大人物才能参与的事情,却成天播给小老百姓听”。

    男人看着一旁的少女反过来问道:“你不也是参与者么?”。

    少女故作一脸惊恐装,谄媚道:“我的天,人家现在就是你的一个小性奴,如果非把我扯进来,那还不是你做正经事地时候还不忘操人家么”。

    男人一脸鄙视地说道:“你们奥纳西斯家族的女人不一向是用这种方式参与进来的么”。

    少女撅着小嘴用她一双白嫩的小手摸向男人的裤裆,渴求地说道:“别这么说人家么,我可是把身心都交给了你,以后还会给你生个小惠特尼呢”。

    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少女的小手,坦诚地说道:“我可不想要你生的什么孩子,我只想你真的留在我身边做个听话的性奴”。

    少女努力挣脱开来,抛出诱饵道:“不要嘛,大好人,况且我也不听话,如果你真的舍不得我这张脸,我把姐姐找出来送给你好么?”。

    男人果然来了兴致,轻声地说道:“哦?”。

    少女的一双大眼睛突然充满了复杂的情感:“说真的,我挺佩服姐姐的,为了不去拖累自己的白马王子,甘愿自己变成那样”。

    男人好奇地问道:“变成了什么样?”。

    少女想起最后一次看到姐姐时的样子,神秘地说道:“怎么说呢,虽然生了孩子,但绝对是个熟透了的蜜桃,而且身体…。你懂地”。

    男人也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嘴里念叨着:“天真的姑娘,该来的你终究躲不掉…”。

    少女一时没听明白便问道:“你说什么?”。

    男人也不解释,只是接着询问道:“呵呵,没什么,她们在哪?”。

    少女看着男人一步一步落到她精心设计好的陷阱里,便用极富挑逗性地语言继续刺激着男人:“就知道你对姐姐一直念念不忘,说起来你还真有福气呢,不仅干过我们奥纳西斯家族两代人里最漂亮的三个女人,其中两个的第一次还给了你,连母女双飞都玩过了,难道你想两代三飞还是三代四飞?”。

    男人眼冒精光,渴望地说道:“如果可以,我不介意”。

    少女耸了耸肩,遗憾地说道:“可惜你晚了一步,姐姐已经属于别人了,那孩子也因为姐姐曾经给家族带来的巨大利益而获得了自由”。

    男人颇为不满地问道:“那你还要跟我提她?”。

    少女不慌不忙地答道:“按照约定那孩子既然不随我们的姓氏,那么下落当然就不能透漏。但是姐姐她既然姓了奥纳西斯,那么她就永远不能摆脱家族,虽然她已经完成了使命”。

    男人点着头,肯定地问道:“这么说你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

    在一旁一直没有接话的女人,早就觉得事有蹊跷,既然躲不掉,就只能坦然去面对,干脆先发制人,突然接道:“在我这里”。

    少女假装震惊地笑着说道:“哇哦,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女人已经猜到这一切的安排都是出自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之手,不屑地重重得来了一声:“哼”。

    男人转过身很有礼貌地向眼前的女人鞠了一躬,充满欲望地说道:“尊敬的梅里亚夫人,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女人依然不屑于男人地示好,微微挺起胸脯神色自诺地回道:“有什么好谈的,难道你觉得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还会缺什么吗?”。

    男人表现出他谦卑的一面,面带微笑的说道:“哦,您误会我了,我当然知道以您的先生是罗伯特,正因如此,您更应该成为一位贤良的内助或者说伟大的母亲”。

    女人的腰板挺得更直,瞪着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男人依旧谦逊,恰到好处地解释了一下:“请您别再误会我,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全力支持您的先生和孩子,即帮您和您的家庭巩固了社会影响力,又让我多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

    女人虽然心动,但并不想妥协,仍旧坚定地说道:“既然是合作,我不会示弱”。

    男人继续利诱道:“既然是伙伴嘛,总要拿出点诚意才是,况且我会给您足够的补偿”。

    女人只是白了一眼男人,又重重得来了一声:“哼”。

    在一旁的少女当然不想自己精心安排的见面就这样僵持下去,适时地说出了她早已设计好的解决方法:“大家不要这样么,其实这是桩好事。尊敬的梅里亚女士,这次我请您来是因为我和维克刚刚创办了第一会所,完全是以SM色情为主题。久闻您是这方面的行家,想请您担任我们第一会所的第一调教师,以后不论谁是这里的M,您都是她们的S,只需要您不时地把自己调教好的M让我的维克主人看看。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地给维克主人生小宝宝”。

    男人也跟着点头附和道:“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能目睹夫人您的调教风采这是我的荣幸,如果您能同意条件尽管开口”。

    等了许久,这次密会最终以女人的点头而告一段落,但第一会所的帷幕才刚刚拉开。

    …。…。

    铁架上的女人胸前和下体都被戴上了电夹,从流出汗液得程度来判断应该有几次了,哆哆嗦嗦的身体让人心生怜爱却又更令人血脉喷张…。

    “嘿嘿,舒服吧…”。

    “再尝尝这个…”。

    “这下让你飞…”。

    男人探着头贴近女人轻声说着…。

    身后的人只能看到这个肥硕的男人大字型地糊在拼命扭动着的女人身上…。

    她们看不到但能想象得到的是大手抓着女人颤抖的双臂,啤酒肚剐蹭着女人白皙的小腹,马眼刺激着女人勃起的阴核…。

    男人伸出自己肥腻的舌头探进女人的耳蜗疯狂地舔吮着,带着白色尿渍的龟头已经顶开了女人肥大的阴唇,使得自己随时都可以给女人最后一击…。

    男人突然松开了双手,一只手按向开关的最大档位,一只手拽向屁塞的根部。

    早已勃起的鸡巴犹如一根巨柱撞向女人微微敞开的城门…。

    “啊…。咣当…。嗞…。噗嗤…”。

    女人崩溃的呐喊,掉落在地的狗尾,失禁带来的喷潮,倾泻而出的肛珠…。

    “噢…。喔喔…。哦…。嗷嗷…”。

    本该破门而入的巨柱被汹涌的潮女吞噬,冲刷着上面的污渍,无法承受闪电与洪水的冲击,洗得铮亮的盔甲只得发出声声轰鸣,原本清澈的洪流被震得污浊,沿着变得寸草不生的耻丘流淌,攻而未入的将军沮丧地低下了头颅,任凭这漫天瀑雨浇打着自己,最终如落汤鸡般地败回阵去…。

    “妈的…。你这咬不住骨头的母狗…”。

    气急败坏的男人看着混有自己精液的淫水顺着女人的腿滴在掉落于地的狗尾上。

    没有人知道这场疯狂的演出何时才能落幕,急于在干爹面前表现的女人只看到地下的一滩淫水便天真的以为可以插言了,便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说道:“宋老板,考虑得怎么样了?”。

    欲火难消的男人扭过头瞪着不识趣的女人用鼻音说道:“考虑什么?钱还是女人?”。

    女人回道:“当然是钱了”。

    见女人依然不识趣不爱,便侧过身来让自己身后的女人看清楚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一切,他先是把女人身上的电夹拿了下来,接着又拿起一个精巧的电夹戴在女人依旧暴露在空气中的阴核上,恶狠狠地一语双关道:“大胆母狗!爷给你好脸了是不?”。

    铁架上的女人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男人手中连着电夹的按钮恳求道:“放了我吧”。

    男人没有理会身前求饶的女人,而是适时地盯着身后与自己谈判的女人说道:“放了你?哼!这就让你知道在我这里不守规矩的下场”。

    “啊…”。随着一声惨叫,锁在铁架上的女人浑身抽搐,正从下体不时地涌出一股股热流,身体的振幅总是随着一股股地到来而增大,喷涌的水量却是随着一股股地来到而减少,不是不够刺激只是已到了极限…。

    “嗯…”。随着一声闷哼,目睹这一切的女人一阵痉挛,也从下体不时地涌出一股股热流,身体的晃幅总是随着一股股地到来而减小,喷涌的水量却是随着一股股地来到而增加,不是没在控制只是处在了边缘…。

    男人看到自己的震慑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再接再厉地大声呵斥道:“说!

    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竟是两个女人的声音。

    男人来回拨弄着脑袋看着一同回答自己的两个女人,拍了拍身边女人的脸,得意地说道:“你先说吧”。

    两行泪水挂在一张变得苍白的脸上,屈辱与恐惧迫使女人卑微地说道:“我再也不敢不守规矩了,求您别再折磨我了,我快要死了,我都听您的还不行么,我以后就是您养的一只母狗”。

    男人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小母狗,叫主人”。

    像得到了宽恕一样的女人赶忙大声叫道:“主人!主人!汪!汪汪!汪汪汪”。

    男人非常享受地看着眼前这个一开始还是高冷模样的美人学着狗叫,头也不回地说着威胁的话:“你都听到了吧?这回轮到你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应该明白!时间我有的是,没想清楚就滚回你干爹那里去,什么时候想清楚什么时候再爬过来,就算是施舍我也只会施舍给肯舔我脚面的乞丐”。

    巨大的屈辱感环绕在心头,这种感觉只有第一次伺候她干爹的时候才有过,在那以后她以为自己会忘记,或者她以为自己会习惯,又或者她以为没人再敢把自己怎么样。但是这一刻她明白了,自己不过就是干爹的一个情人,可是自己连干爹究竟有多少情人都不清楚,终究自己只是一个棋子,从自己主动请缨来到这里就再没了退路。

    男人见迟迟没有动静,转过身不耐烦地说道:“你慢慢想,这小娘们我要定了,我出去看看外面的小妞怎么样了”。

    愣在原地的女人真想和男人一起出去再不回来,但她清楚这一退就会令自己失去一切,就在男人大摇大摆地与自己擦肩而过时…。她彻悟了,手不自觉地拉住了男人的手指,难为情地说道:“我说”。

    光腚的男人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把女人拉着自己的手放在自己耷拉着的鸡巴上,饶有兴致地问道:“说什么?”。

    女人一狠心,干脆一了百了地说道:“我说…。我也不敢了,我不该不守你这里的规矩,只要你同意与我们合作,我…。我也是你养的一条母狗”。

    男人捏着女人的脸蛋淫笑道:“我刚才可是说想清楚之后要用爬的”。

    女人知道躲不过便眯上了眼匍匐在地任凭男人对自己的进一步侮辱。

    男人心里明白眼前的女人这一跪便是无法回头了,他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用脚踩着女人流在地下的潮水提醒道:“我还说了舔脚趾呢”。

    女人强忍着眼泪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舔男人的脚趾,一股酸臭味呛得她眉头紧锁,要不是自己经常给干爹裹痔疮,她敢肯定自己会把这一天吃的食物都吐出来。

    男人用大脚趾勾着女人的舌头抬起脚面,不满地把女人踹到在地,又蹬进女人的短裙里踩住戴锁的阴环取笑道:“呦!哪里来的母狗跑到我这里发情!我猜呀,你的主子一定是怕你到处交配,搞不好就生个狼崽出来咬人,这才锁了你下面的洞,哈哈”。

    仰壳躺着的女人拿出自己在干爹面前的一面,蜷着手脚劈开跨,一副讨好样以祈求男人对自己的宽恕,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哀求道:“主人,小犬我这样您满意么?”。

    男人毫不怜惜地又把玩够了阴环的脚趾放在女人的屁眼处威胁道:“当狗就得有个狗样,刚才坏了爷的好事,不拿出点真本事来,别怪我把你的后门也锁了”。

    女人乖巧地翻了个身,跪在地上把自己拖了个精光,用她那穿着乳钉的乳房蹭着男人的小腿,就如一只等待奖励的小狗一样上下舔着自己主人的大腿。

    男人颇为自豪地问道:“通常都怎么叫你?”。

    女人愣了一下,随即醒悟道:“平时就叫我艳丽,在外面叫我谷丫头,如果像现在就叫我丽奴或者丽犬”。

    男人嘲笑道:“老土,像你这样没什么特点全靠卖逼吃饭的人都应该叫逼养地”。

    放下身段进入角色的女人痛快地回应道:“汪汪!小犬逼养地谢主人赐名”。

    男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正在给自己舔屁眼的女人的头发不满地说道:“逼养地,逼都被锁上了,还什么逼养地!笨嘴笨舌笨女人!有什么用?

    不如当个屎尿盆子来得直接”。

    女人看到男人说变脸就变脸,哪里敢躲,张大了嘴努力吞咽着男人突如其来的一束黄尿,直到男人终于打了个尿站,她才敢把自己为什么能当上这个甘女儿的原因说出来:“咳…。咳…。咳咳…。我…。我还有点用…。我会唱歌”。

    男人眼睛一亮看了看脚下的“逼养地”,又看了看一直等待命令的“女王”,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刚才让自己丢盔卸甲的“小母狗”身上,突然自己的脑海浮现出了一幕大戏——听曲,舔肛,操舞。

    …。…。

    “啊…。啊…”。

    敞开的大门内正演绎着让男人热血沸腾的一幕。

    同样赤身裸体的两个女人正疯狂地攻击着彼此的下体,有所不同的是一个表现得肆无忌惮,另一个却是小心翼翼。一具青涩身体的主人正撕咬着另一具有着成熟身体的主人的下体,毫不顾惜那刚被打穿了的阴唇,反之自己的下体却被对方温柔地呵护着,倒是泛滥的水声有些刺耳。

    而看到这一幕的男人却像条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地为他身后的女人开路,虽然他被眼前的一幕所深深吸引,眼珠子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两个缠在一起的女人,尤其是那个刚有过一面之缘的靓丽少女,但是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跟在男人身后的女人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幕,更是由远及近地观察分析着,当走近看到男人眼中的靓丽少女时,她的眼睛甚至突然谨慎地瞪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了一抹神秘的微笑,直觉和经验都在告诉自己这微笑的背后一定预示着什么,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肯定,或者干脆说是她自己不愿意肯定。

    男人感觉到自己身后的女人停了下来便也转身停了下来,微微地摇着头想不通为什么。难道说她也好这口?不对!即使她真的好这口,但是身为少爷的代理人怎么会现在停下来。难道说她看出什么了?可是这两个脱光了的小娘们能有什么问题呢。

    正当男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听见跟在自己后面的女人突然问道:“里面的人她看到了?”。

    男人看着女人手指的方向,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块大块的汗水从鬓角两边流了下来,诚惶诚恐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他本想解释什么,却被女人冰冷的眼神吓得把都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他不敢在面对这种眼神,惶恐中他看到靓丽的少女在对着自己眨眼睛,是勾引或是嘲笑。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那双冰冷的眼睛,眼睛的主人即使内心不愿意肯定,但她知道自己眼睛不会说谎,一刹那,她反而解脱了,这一切没什么,只是比自己预料得来的早了一些。她依旧冰冷的眼弯成了一道月牙,微笑着说道:“小妹妹,玩得开心么?”。

    大家猜得没错,这位“小妹妹”确实就是一直守株待兔一心要查出幕后黑手的李玉影。

    已经没有必要再装下去的李玉影,用牙齿最后咬了一下与自己缠绵了近两个小时的女人,以胜利者的身姿挺着含苞待放胸脯站在了停在暗室门前的男人和女人的中间,正式地观察着眼前的女人回道:“见到姐姐您我当然开心”。

    女人并没有因此而发怒,依旧微笑着说道:“玩得开心就好,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的伙伴在里面玩得同样开心”。

    李玉影眉头一皱,看来她低估了眼前的女人。是的,她自己清楚,如果说刚才着急进到内室的还是对方,那么现在着急进到内室的绝对是自己这边。

    没等李玉影开口,眼前的女人就像看穿了自己一样,抢先说道:“别傻站着了,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也想看看里面的妹妹玩得有多大”。

    被戳中要害的李玉影根本顾不得穿上衣服,完全就是好像被人牵着鼻子一样走了进去。

    …。…。

    又是令男人热血沸腾的一幕。

    “…。只见她,笑脸迎…。酒不醉人人自醉…”。

    雪白的屁股朝天翘着,毛茸茸的尾巴左打一下右打一下,一支小曲也是从这里唱出…。

    只看见露出上半身的男人双臂环绕,弓着身子贪婪地舔着浇在女人胸脯上的红酒…。

    身后跪着的女人可以用赤裸的身躯挡住男人的双腿,却无法用自己的头颅挡住男人的肥屁…。

    还有看不见但猜得到的,男人屁股被挡住的地方正被他身后的女人口舌伺候着,同样男人被挡住的双手也在好生伺候着身前女人的双臀,当然刚才败下阵来的将军又站在了城门前,这次他一定要借势攻下城池。

    “不好意思…”。同时发出的两句道歉…。

    半开的城门不知从哪借来的力量,竟然把冲入门道的将军挤了出去,气急败坏的男人试图用掰扯屁缝的方式来惩罚身前这个胆敢不守规矩的女人,更大的一股力量夹住了他手指的同时困住了决心进城肆虐的将军,即使将军不愿在城外发号施令,但面对乘势而来的夹击,他只好再次发出一声呐喊鸣金收兵…。

    这股势的对倒就在叠在一起的两女一男同时夹紧屁眼的瞬间发生了…。

    再次射在外面的男人怨恨地瞪着向自己表示愧疚的女人,竟没有一丝恐惧,微微上扬的嘴角,轻蔑挑逗的眼神,让人琢磨不透…。

    他又转过身看着另一个向自己表示愧疚的陌生女人,同样没有一丝恐惧,微微上扬的嘴角,轻蔑挑逗的眼神,让人琢磨不透…。

    见过风浪的男人已经稳住自己的情绪,认真观察着现在屋内所有的人。

    看到姐姐光秃秃的耻丘依然紧紧地闭着,李玉影虽然感到亏欠,但总算是安了心。她走向还没完全猜透事情始末的男人,用自己柔软的手抚摸着男人无力的鸡巴,打趣道:“臭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算你运气好,姑奶奶们忙得很,暂且先放过你,不过今天的债早晚让你连本带利的还上”。

    赤身裸体的姐妹俩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只留下一个凄惨的男人捂着自己渗出血来的裆部…。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