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我的母女花 > 【我的母女花】第二十章 我叫立花晴子

【我的母女花】第二十章 我叫立花晴子

作品:我的母女花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8年3月9日。

    字数:6862。

    [第二十章 我叫立花晴子]。

    张寒带着杨雪兰进了间包厢,王珏正搂着打扮得颇为冶艳的魏氏姐妹坐在沙发上上下其手,逗得姐妹俩咯咯娇笑。不见多时,姐妹二人体态更加撩人了,多了几分风尘的味道,言笑间眉目更含着春意。

    “兰兰,快叫珏哥”。张寒搂着杨雪兰坐在沙发的对角。

    “珏哥”。杨雪兰抿嘴微笑道。

    “杨警官生完了孩子越来越漂亮了”。王珏由衷地赞叹道。

    “珏哥说笑了,我又哪里比得上你的姐妹花”。杨雪兰曽见过几次魏氏姐妹,有些惊异于二女气质的变化。

    王珏哈哈一笑,掏出一封请柬。“我这次来是下请帖的。十一月十八号,开普敦,届时请二位务必赏光”。

    “哈哈,恭喜恭喜!怎么会在非洲?是哪位美女这么好运?”张寒吃了一惊,忙双手接过,目光投向魏氏姐妹。

    “我现在是南非公民,自然要在南非举办婚礼。至于新娘除了我的萱筎和月茹还能有谁?”王珏忍不住得意地笑道。

    “高啊!听说南非宪法允许一夫多妻,我当初怎就没想到这招”。张寒一拍大腿明白过来。

    “记得航班号发我,下了飞机,自会有人接待。到时带你们去非洲草原狩猎”。

    王珏笑道。

    “一定捧场!对了,小冉和紫玫什么时候回国的?一去大半年,回来也不和老同学打声招呼,太不给面子了吧”。张寒半开着玩笑道。

    “上个月回国的,正好赶上期末考试,这些天我和姐姐一直都在上日文培训班”。魏小冉解释道。

    “我就没有小冉那么好运气了,错过了毕业答辩,只好再读一年”。魏紫玫有些苦恼。

    “再读一年打什么紧,现在给我把精力都用在拍片上”。王珏面色有些不悦。

    “知道啦……”魏氏姐妹噤若寒蝉,怯怯地答道。

    “第一季度的利润分红相当可观呐,第二季度的款子估计这几天就能到账,到时我转给你”。张寒瞥了眼魏小冉娇艳的俏脸,不由联想起姐妹二人在预告片里淫荡的表演,忽然很期待看到这位高中同学做出更加下流羞耻的事。

    “我原本只是玩玩,没想到小冉和紫玫这么争气。销量高得出乎片方预料,一连拍了三部。我还特地跑去巴黎拍摄现场观摩了两天”。王珏一脸淫笑,双手揉捏着姐妹俩饱满的淑乳,逗得二女媚眼如丝、娇喘吁吁。

    “珏哥,我有个想法不知你怎么看?”张寒忽然神秘一笑。

    “哦,说来听听”。王珏来了兴趣。

    “我个人愿出资五十万美金入股ZoikhemLab,这笔钱将专用于小冉和紫玫拍片”。张寒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五十万美金不是小数目啊!那算我一份,凑个整,一百万好了”。王珏对这位老朋友多少还是了解的,心知张寒绝不肯做蚀本的买卖。

    “小冉和紫玫在拍电影吗?什么电影啊?”杨雪兰坐在一旁听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忍不住开口问道。

    “去岛国还能拍什么电影?当然AV啊!我们两位魏小姐现在可是日本小有名气的AV女优呢”。王珏哈哈大笑,羞得姐妹俩将头藏在胖子怀里。“哎呦,我说你们两个大姑娘光着屁股蹲在大街上拉屎这么不要脸的事都干得出来,这会儿见着熟人还装模装样害起臊来了”。

    杨雪兰只听得目瞪口呆。

    “差点忘了,今天特地给你带了份礼物”。王珏冲张寒眨了眨眼,回头吩咐道:“小冉,把东西拿出来”。

    魏小冉在LV挎包里取出一个袋子,略带羞赧地递给了张寒。杨雪兰好奇心起,接过打开一看,“啊”。的一声俏脸顿时羞得绯红。

    张寒拿着三盒包装精美的AV光盘粗略看了看。封面均以日文印着《母狗姐妹挑战羞耻极限》的字样,除了之前预告片里看过的《夏威夷の试炼》,另外两部分别是《夜色下的巴黎》和《拉斯维加斯の解禁》。

    《夜色下的巴黎》以举世闻名的香榭丽舍大街为背景,在五彩斑斓的灯光映射下,站在大街中央的魏氏姐妹戴着镂空眼罩一丝不挂,除了身上挂着熟悉的金属穿环,肚脐还分别镶嵌着两颗拇指大小的一红一蓝两颗宝石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这两颗宝石是我专程从南非带回来的,花了不少钱!镶进肚脐里,工艺复杂不说还没法取下来,又他娘的被小日本狠狠敲了一笔!操”。王珏一脸肉痛地叹道。

    张寒自然知晓红蓝宝石的价值,但对于王珏的大手笔已经见怪不怪了。最令张寒惊异的是三部曲的终结篇《拉斯维加斯の解禁》。封面的背景在一家赌场大厅内,姐妹俩这次客串了一把荷官,为赌客发着牌。同样还是身无寸缕,只不过这回就连眼罩也摘掉了。张寒颇为不解,抬眼望向胖子,这次玩得未免太过了些。

    “片方反映前两部虽然市场反映良好,但有影迷质疑姐妹女优的真实性,于是我就让她们把眼罩摘了。这样也好,月底发片的时候小冉她们可以配合做现场宣传,拉动人气。还有影迷签售会什么的,既然露了脸,以后都可以正常参与了。

    所以这次回来,我让她们俩恶补日语来着”。王珏满不在乎地抚弄着姐妹俩的蝤首。

    当晚回到家里,张寒固然是情欲勃发,杨月玲和萧怡婷也是少有的淫媚放荡。

    “馒头屄”和“油虫尻”轮番上阵,萧怡婷一条小香舌更是游遍了张寒全身每寸隐秘之地。三人一夜鏖战直至天色将明方才消停。

    王珏婚礼前夕发生了件事,虽然过程不大愉快,但结果对张寒来说却并不算一件坏事。

    杨雪兰与张寒在家偷情,终于被刘伟男捉奸在床。所谓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刘伟男虽愚钝,却绝无可能被蒙蔽一辈子。

    当时两人正在要紧关头,可谓全情投入,以杨雪兰多年刑侦经验,竟也未能及时察觉。直至刘伟男破门而入,警花依然骑跨在张寒腰间不住起伏。

    “你……你们这对狗男女竟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勾当!就不怕遭天谴?奸夫淫妇”。刘伟男跌坐在自家卧室门口,先是破口大骂,接着又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好不凄惨。

    最近两年刘伟男与妻子房事少之又少,杨雪兰长以月事、执夜勤又或身体不适诸般借口推托搪塞。刘伟男本对杨雪兰三分爱慕七分敬畏,只以为妻子对性事冷淡,倒也不以为意。托张寒的关系,自己坐上了副主编的位置,刘伟男能力不足却勤勉有加。以至于妻子怀孕期间疏于照料,原本心中有愧,也就愈发不敢强求。可现如今这个和刘伟男青梅竹马并修成正果的女人却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通奸,让他如何能咽的下着口气。

    张寒被吓得不轻,一坐而起,射得警花满脸白浊。胡乱套上衣裤,心情略微平复,这才和刘伟男摊牌道:“好吧,你都看到了。我也不瞒你,兰兰早就是我的人了。房子、存款都给你。听说你们杂志社姓丁的老头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主编的位置我保证一定会是你的”。说罢索性揽住杨雪兰的小蛮腰将一对圆鼓鼓的奶子握在手中肆无忌惮地把玩起来。

    刘伟男止住哭嚎,也不理会张寒,盯着妻子挂满精液的俏脸,眼中仿佛还燃有一丝希望。

    然而杨雪兰则任由张寒当着丈夫亵玩自己的身子,低头不语。

    难堪的沉默一直持续着,刘伟男的脸由煞白逐渐转为灰败,双目也失去了焦距变得空洞而呆滞。

    相识一场,张寒看着有些不忍,凑近杨雪兰低声交代几句,又拍了拍警花浑圆的屁股便即匆匆离去。毕竟杨、刘二人名义上还是夫妻,交由杨雪兰善后显然更为妥当。离开的时候,张寒瞥见刘伟男背在身后的手里揣着个文件袋不住颤抖。

    后来听杨雪兰提起,竟是儿子张承宗的DNA检测报告,也不知是何人匿名寄到了杂志社。

    十月底,张寒带着杨月玲和杨雪兰提前飞抵毛里求斯。杨雪兰向局里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原本萧怡婷也是要一起去的,就在即将出发的前一周,被张寒硬拉着在去年choye拍摄AV的足球场看台玩浣肠、打野炮。萧怡婷平素体质纤弱,受了风寒,当晚直接给肏进了医院,一躺就是好些天。

    三人从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到坦桑尼亚的乞力马扎罗山,再到纳米比亚的纳米布沙漠,最后才是南非。非洲大陆受现代工业波及较小,自然环境比起国内不可同日而语。一路游山玩水,大略转了小半个非洲,若非王珏婚期迫近,张寒还想带着二女去北非转转。

    一路之上姐妹俩暗自较劲、争风吃醋,却苦了张寒。本想借着此次旅行实现姐妹同床的大计,却不料杨雪兰抵死不从,就连素来温婉的杨月玲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心知难遂心愿,张寒也只得作罢。

    开普敦位于西南海岸,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是南非立法首都,规模仅次于约翰内斯堡。桌湾酒店是当地为数不多的五星级酒店之一,坐落于V&AWaterfront海滨。大婚当日宾客云集自不必说,W市政商界大佬,那些只在电视新闻、报章杂志中才会出现的脸孔如今却扎堆在非洲南部的一家豪华酒店内。

    张寒避过这些个大人物,在偏厅的一角再次遇见了阔别已久的老熟人。

    吴彦、黄菲、魏小冉和张寒都是高中同学,再加上杨月玲,大家异地重逢,皆是喜出望外。魏紫玫和杨雪兰与诸人也都相互熟络,只可惜少了吕冠。

    提起吕冠,众人都是一阵唏嘘,黄菲更禁不住悲从中来。当年以黄菲的高考总分原本几乎够得上一类本科,至不济读个二本也是绰绰有余。可为了吕冠毅然放弃了填报的自愿,两人一同在W市读了所三本。在L高中时吕冠便是出了名的社会青年,上了大学半只脚踏进社会更是如鱼得水,混得有模有样。本来这倒也没什么,可就在几个月前,也不知这人脑子是给驴踢了还是怎么,竟为了个帮派小头目顶缸进了局子,等到张寒收到消息都已经判了。

    吴彦在高中毕业后去了帝都一所名校,据说也是走了些关系。一晃一年过去了,张寒觉着这小子比起从前越发老成世故了,言谈间方方面面尽皆顾全、滴水不漏。对杨氏姐妹固然礼敬有加,对着黄菲也是嫂子长嫂子短。众人一番劝慰之下,黄菲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杨月玲问起魏小冉和魏紫玫的近况,众人都有些尴尬。反倒是姐妹俩自己浑不在意,魏紫玫含蓄地和杨月玲简单说了些姐妹二人在日本拍片的情况。兴许是经历过发片宣传和影迷签售会的洗礼,姐妹俩已没有了几个月前的羞涩。

    杨月玲不明就里,还当是普通电影,大感兴趣之下再三追问。魏小冉索性直说两人在日本拍摄AV成人片,杨月玲自是不信。直至吴彦向魏氏姐妹索要签名,而魏小冉则直接取出签有姐妹二人日本艺名的最新作品《拉斯维加斯の解禁》典藏版送给吴彦时,杨月玲仍旧无法将自己曾经的学生和AV女优联系在一起,看向张寒的目光也带了少有的责怪。张寒心中苦笑,魏氏姐妹落到今天这幅境地,自己多多少少脱不了干系。

    “今后各位请叫我立花晴子,这是我姐姐立花雅子。世间从此再无魏小冉和魏紫玫”。说罢笑着掏出新办理的身份证在张寒面前晃了晃,果真做了更名。在中国改了个日本名字,还得到官方承认,王珏也算手眼通天了。

    一番话说得云淡风轻,唯有还算了解魏小冉的张寒听出了其中的一丝无奈。

    几年以后张寒才从刘爽口中得知,自从摘掉眼罩后,姐妹女优的身份得到了证实。随着姐妹二人在日本人气的急剧攀升,很快在中国国内也引起了相当程度的关注。而早前ZoikhemLab为新片造势宣传时给二女贴上了“ese”标签。于是乎一如剧情发展,在一家国内知名色情论坛上姐妹俩的个人信息被“人肉”了出来,接着被竞相转载,甚至上了百度热搜。互联网信息传播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整个魏家一夜间沦为所有人的笑柄。在企事业单位就职的魏父更是被气得吐血晕厥,愤然断绝了和姐妹二人的父女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趁着吴彦与已做更名的立花姐妹合影的工夫,张寒向杨月玲简单做了解释,将责任一股脑全推给了王珏,又心虚地瞥了眼一旁的杨雪兰。警花见状只是朝张寒别有深意地眨了眨眼,却不点破。

    “这趟非洲真没白来,光是签名和合影就够我吹三年了”。吴彦说着便将那盒AV光盘珍而重之地收进包里。

    “是够你撸三年吧”。张寒打趣道,惹得众人哄笑不止。吴彦竟也不否认,还不时偷瞥正掩口娇笑的立花晴子。

    聊了些阔别一年来各自的经历,立花晴子起身去了洗手间,张寒随后也借故离席,等在女厕所门外。

    “怎么?背着杨老师和杨警官是要找我偷情吗?”找了一处不太显眼的所在,两人沉默半晌,最后还是立花晴子率先开口调笑道。

    “小冉,我……”其实张寒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为何会私下跟了过来。

    “我叫立花晴子”。立花晴子笑着打断道。

    “晴子,如果重新来过,我真希望我从没带你们去过日本”。或许在这一刻,张寒是真心后悔当初所做出的决定。又或许在张寒内心深处一直对那个曾经的魏小冉有着一丝不曾觉察的羁绊。

    立花晴子也有些感动,牵起张寒的手,两人并肩走进酒店花园内的长廊。

    “其实现在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如我这般年龄的女孩子很少有像我和姐姐一样去过那么多地方。就连拍摄期间公司为我们提供的料理也不是寻常日本家庭所能消费起的。你看,这支口红在日本是限量款,在国内有钱也买不到。呵呵,你知道的,这些不都是从前我所向往的吗?世界那么大,还有好多风景我没看过呢”。

    立花晴子驻足侧过身子望向张寒。“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刚才说过的那番话。

    好了,再不回去,你的两位大美人可真要吃醋啦”。

    张寒望着立花晴子的俏脸,试图分辨女孩说话的真伪。忽然想起了岛国A片里一些阴道、尿道扩张、肛门拳交之类的重口调教,忍不住面色微变,握着女孩的手也紧了紧,叮嘱道:“珍惜自己的身体,如果公司逼着你们做什么过分的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立花晴子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柔声道:“放心好了,日本人很客气,剧本都是送给我和姐姐先过目,征得同意才会开机。毕竟我们身后站着两位金主。

    对了,最近几天或许你会收到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别说我没提醒你哦”。

    当晚,婚礼在正厅举行,张寒留在了偏厅。王珏过来敬酒的时候,众人俱是一惊。王珏是由两位新娘搀扶着来的,连走路都有些趔趄。胖子素来好酒,今天这个特殊日子醉成这副模样本在预料之中。林萱茹和林月茹是今天的主角,华美的婚纱将姐妹二人衬得光彩照人、艳冠群芳,就连一旁姿色不逊对方的杨月玲和杨雪兰也不免有些失色。但这都不是重点,跟在王珏身后的伴郎也是个老熟人,正是当初在王珏生日宴上打过照面的W集团董事长之子宫云松。

    “寒少、各位,我们又见面了。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恕罪”。宫云松向张寒拱了拱手,身后跟着的依然是那两名美妇。

    “所谓不打不相识,云松兄言重了”。张寒心中好笑,这个宫云松年纪不大,说话却文绉绉的。王珏当初称呼他为云松兄也算投其所好,于是也依葫芦画瓢。

    “我说一整晚也没见寒少露个面,原来躲在美人窝里。呵呵,换作是我怕是也舍不得走了。咦!芷琳你和这位美女认识?”宫云松奇怪地看了看他带来的那名冷若冰霜的美妇人。

    美妇微微一笑,冲杨雪兰点了点头。“兰兰,好久不见”。

    众人惊惧只因当日和宫云松结下了梁子,杨雪兰不识宫云松,同样震惊,为的却是其身后的这名美妇。杨雪兰看了眼张寒,尴尬地朝美妇笑了笑:“琳姐你好”。

    这会儿众人也都注意到了,杨雪兰和这名被唤作芷琳的美妇在气质上竟出奇地相似,一样的冷艳孤傲。偏偏两人还都认识,这下不光是宫云松,就连张寒也都忍不住好奇地上下打量起二女。

    美妇凑近轻声耳语了几句,宫云松听罢双目陡然一亮望向杨雪兰。刚要说话,偏生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宫云松瞥了眼来电,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寒少,各位,今天真不凑巧。改日回到W市我做东,还请诸位务必赏面”。又向一旁林氏姐妹匆匆告了声罪,这才将电话接起,领着两名美妇快步离去。

    张寒向杨雪兰问起刚才那名冷艳美妇的来历。原来美妇名叫周芷琳,和杨雪兰同在市局任职。两人相识已久,平时都以姐妹相称。周芷琳看着三十出头,实际年龄却比杨月玲还要大上两三岁。同样也是刑警出生,还一度曾经是杨雪兰的顶头上司,只是近几年逐渐退居幕后。但若遇上大案要案,市局指挥部总还能见到她靓丽的身影。而周芷琳的父亲正是当年一手提拔杨雪兰的市局领导,除开杨雪兰不俗的能力,和女儿相似的气质也是博得周副局长青睐的原因。在W市公安系统内众所皆知,周芷琳的丈夫是W市江南Q区分局局长。两人夫妻恩爱羡煞旁人,膝下育有一子,和张寒一般年龄。

    “你的这位领导和宫云松的关系貌似不一般啊”。听了杨雪兰的叙述,张寒也开始有点佩服起宫云松来。

    “岂止不一般,宫云松身边一大票女人,也就这两个最是得宠”。王珏不知什么时候缓过了酒劲,坐在椅上双手搂着两个老婆,大着舌头揭露起豪门家族里隐秘淫乱的内幕。“姓周的女人和她老公是名副其实的政治联姻,私底下各玩各的,也就挂个名而已,儿子还是宫云松从小玩到大的发小。真他娘的奇葩!秦文婧那骚货据说是宫云松同父异母的姐姐。嘿,姐弟乱伦,还生了个儿子。不过那骚娘们是哈佛金融管理硕士,确有真才实学,和周芷琳一文一武。这些年宫崎琳侵吞的国有资产陆陆续续通过特殊渠道被大量转往海外,在华尔街兜了个圈,转手就变成了欧洲几个科技公司的股票。这么大的手笔,全由宫云松一手主持,宫老爷子也算后继有人了”。

    这番话信息量太大,众人还来不及消化,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

    胖子喝得确实大了,一时口不择言还待再说。林氏姐妹相互使了个眼色,林月茹伏在王珏肩膀吐气如兰,低声耳语。林萱茹环视众人,目光最后落到吴彦和黄菲处,微微笑道:“我老公说的大家权当是笑话听听就好,各位都是我们信得过的朋友,还请守口如瓶”。

    众人连忙附和那是自然。张寒心道你们王家的池水也是够深的,所谓“特殊渠道”多半和王家有些牵连,不然王珏如何能得知这等辛秘。转头向妻子使了个眼色。

    “新婚快乐”。杨月玲从手提包里取出个红色小信封递给林萱茹笑道:“密码6个8”。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