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卑诗系情 > 【卑诗系情】49

【卑诗系情】49

作品:卑诗系情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书名:【卑诗繫情】49~作者:超级战(6366字)。

    作者:超级战。

    毕竟两名佳丽并非一般的廉价妓女,身为高档应召女郎总会保持一点该有的尊严与矜持,因此儘管双方言词上妳来我往,好像一场大杂交可以水到渠成似的,可是在彼此各有保留之下,篱笆外那群虎视眈眈的偷窥者终究无法分得一杯羹,再加上那头被閒置的女孩们也不断在提出抗议,因此那些亮晶晶的贼眼没多久以后便少掉了快两成,不过即使奢想不到,还是有许多人不愿放弃大饱眼福的机会。

    一箭双鵰的玩法虽然过瘾,但轮流佈施了两次以后还是得变换口味,而且这次是由艾蜜莉主动提出要求,她起身趴跪在丽雅上面,然后让杜立能随心所欲地择洞抽插,只要是没被临幸的时刻,这个浪蹄子还会故意去爱抚同伴的乳房或身体,完全就是一副男女通吃的双性恋者模样,搞得饭店公关一再将池水踢的水花四溅,然而美人儿越是反应激烈,偷窥者的兴致便越是高昂,就在有人忍不住开始大声喝彩及加油的那一瞬间,有个傢伙竟然从篱笆上不小心跌了下来。

    篱笆并没被扳倒,但是跌倒在地上的阿同却满脸通红,在大家的哄堂大笑当中他先是慌张地东张西望,在发现无法翻越回去以后,他才狼狈不堪的跑进屋内夺门而出,儘管那猥亵的体态令人喷饭,可是那根细长却硬梆梆的肉棒却异常惹眼,在勐烈甩荡和震动之下依旧昂然不坠的雄姿,甚至还赢到了两名佳丽的注目礼,不过碍于有小煞星在场,这小子虽然眼光从未离开浴池的方向,却还是不得不加快脚步跑了出去。

    这段小插曲平息下来以后,温泉池裡的景象也有了改变,这次换艾蜜莉横亘在青石上面,接着丽雅再躺卧其上,两具双腿大张的美好胴体阴户都正对着小杜,脑袋则垂悬在池岸外面,篱笆外的人只要瞧见是谁的玉腿被架起来,马上就会知道是哪位美女正在挨肏,这种不用猜谜的视觉效果似乎还颇受观众喜爱,因为竟然有人在大声计算是谁被干的比较久,若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助兴其实也不为过。

    不过对小杜而言这招倒是有些吃力,因为他不仅要轮流照顾四个肉洞,眼看着丽雅满面春风在抚弄自己的乳房,再加上艾蜜莉不时伸手帮忙,那种高度刺激的画面配上一连串的呻吟与哼呵,男人只要定力稍有不足,难保不会马上就一洩如注,虽然聪明的男人懂得控制顶肏的力量和速度,可是在美景当前、不看可惜的心理作祟之下,他还是宁可在两名佳丽的浪叫及娇啼当中,选择继续奋勇杀敌。

    事实上艾蜜莉的花样不止如此,她除了爱抚丽雅的乳房之外,偶尔也会把手指头插入同伴嘴裡去任其吸吮,这个部份基本上小杜全都看得见,可是当她媚眼如丝地瞟视着篱笆外的偷窥者,那种时而探舌舔唇、时而自吮玉指的煽情镜头,男主角可就完全被蒙在鼓裡,根本不晓得这骚屄还能一心二用,不停在勾引着另一头的所有男性。

    这招双宿双飞才刚告一段落,艾蜜莉立刻要求小杜躺在青石上面,她率先跨骑上去,展开一轮高速驰骋与随机旋转的特技表演,女孩子除非是练过选手级的机械操,否则想用双手撑在池缘,再打直双腿去三百六十度的转动屁股等于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可是她却轻而易举便办到了,更叫人瞠目结舌的是除了正反两端都难不倒她以外,那种直上直下、只靠双臂力道支撑的高难度套弄动作她照样是得心应手,也难怪篱笆外的人会大嚷不可思议,甚至又开始去呼朋引伴。

    儘管焦点是在艾蜜莉身上,但是丽雅可没閒着,她除了不断亲吻及逗弄小杜的胸膛,只要一有空隙可以插入,她必定会伸手去握住那根又硬又湿的肉棒,直到同伴的屁股重压下来时她才缩手避开,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不怕会无事可做,因为这种时刻最适合与男人接吻,所以她可是分秒都不曾浪费,当然,做爱永远都是男女互相配合才不会太快失去情趣,所以男主角的双手不是停留在她乳房上面、便是把手指头插进她的下体或檀口裡面去享受。

    湿淋淋的世界肉戏仍在一波波地持续进行,终于等到艾蜜莉心满意足的表演完毕以后,丽雅才接棒骑乘上去,硬若顽石的肉棒屹立如山,趁着淫水淋漓的时候,套弄起来更是顺畅至极,几乎有经验的女人都喜欢这个姿势,因为无论角度或力道皆由自己掌控的驾驭感,通常连保守的铁娘子也会不知不觉地放纵起来,何况是专门搞公关的时髦女郎?本来这个姿势最利于男性把玩及吸吮女人双峰,可惜艾蜜莉两腿一张便骑到小杜的脸上去,这一来除了用嘴巴去照顾她的秘穴以外,再聪明的男人大概也变不出什么花样,何况这个选美皇后的欲求可不是如此而已,她在面对篱笆的时候总是自己吮指抚胸、或是往下去逗弄阴蒂,至于俏脸上那副苦闷风骚兼具勾魂摄魄的绝顶媚态,很可能已让好几个偷窥者弃甲丢兵;就算是她向后转彻底改变方向,嘴巴和双手亦不曾閒着无事可干,只不过这一来丽雅就犹如让人在火上添油一般。

    呻吟与娇喘此起彼落,偶尔还会混着男音形成淫猥的性爱交响曲,如果再加上旁观者兴奋莫名的鼓噪,酒池肉林的写照已经略见雏形,不过小杜由于能够欣赏的角度有限,因此除了暗自讚叹这对美女的姣好身材,最多就是伸手去爱抚修长的玉腿以及饱满沉重的乳房而已,其实艾蜜莉的臀部线条非常迷人,像这种肤如凝脂、股肌结实的超级尤物若是陷落在狼窝裡面,屁眼不被肉棒捅到开花大约只能企盼奇迹出现。

    迎体向上的动作至少已进行过三百次,早就满足过一次的丽雅却还在尽全力纵马奔驰,女人在这方面绝对是比男性还贪婪的动物,除非是你没激发出她潜藏的野性,否则就算一个男人被搾乾了还不一定能够令其止飢,因此根据性爱学权威金赛博士的统计,真要对干的话,一次四个男人才恰恰好可以填饱一个女人,若想征服像眼前这两位经验丰富的一流佳丽,没有第五根阳具加入根本就是缘木求鱼,所以叫床太过虚假的女人很难获得男性欢心,因为像杜立能这样的男性便晓得自己并非超人,所以他在奋力顶肏之际,也随时都在等待临界点的迸现。

    眼看敌人如此顽强,艾蜜莉突然翻身下马告诉丽雅说:“妳不要停止动作,然后趴下来尽情舔他的奶头和胸膛,剩下的全交给我就好”。

    虽然不明究裡,但丽雅仍旧依言照办,而且她还伸出双手和敌人十指紧扣,这个举动事实上已透露出某种蹊跷,至少她是臆测到了什么东西才会如此,不过小杜也任由她俩去竭尽所能的施展功夫,只要能够皆大欢喜,早射晚射其实并不重要;这时艾蜜莉早跨坐在同伴背后的青石垣上,她缓慢地俯身下去,双手顺着杜立能的膝盖往上摸索,等抵达鼠蹊部以后再两手合握住阴囊,没有人知道她在掐揉哪个部份,最多就是看到男主角在不断仰起下巴及抖动双脚而已,不过片刻之后她把螓首也埋在小煞星的大腿之间,这次总算有人瞧见她正露出贝齿在啃啮内侧最柔软的腿肌。

    可能是湿润的舌尖已呧到阴囊外皮,只听见小杜发出一阵舒双的哼哦,然后便看到艾蜜莉的脑袋开始盲动起来,也不晓得她在那边瞎搞些什么,竟然让男主角不断狂耸着屁股在怪叫,大概历时有三分钟之久,这骚妮子忽然甩荡着散乱的秀髮娇呼道:“啊!亲爱的……人家的好哥哥,求求你快点把精液全都射出来……没跑进丽雅子宫裡的我会帮你把每一滴都吃下去……噢、亲爱的……快!请你一定要趁现在让我们姊妹俩雨露均霑……喔、拜託啦……我亲爱的大屌哥”。

    美人儿这种殷切的期待与哀求,男人很难抗拒得了,不过小杜还不想这么快就投降,因为他知道对手还有更进一步的绝招尚未施展出来,所以他一边绷紧神经在等待、一边仍在狂顶丽雅的花心,果然艾蜜莉的舌头又回到他的懒葩上面,只是这次是啃咬比舔吮的时间来得多,或许是看出了敌人还想负隅顽抗,因此选美皇后突然双手齐伸,也不知她究竟搔挠到小煞星的哪个部位,旁观者只发现男主角在浑身激烈的颤抖,不仅池水被单脚踢动到水花四溅,就连空气中亦充满了一股有什么东西即将爆炸的氛围。

    再也忍抑不住的杜立能终于发出了狂吼,因为艾蜜莉这招实在太过于厉害,他只感到两侧腰际被纤纤玉指轻巧地搔了几下,紧接着一股宛如电流般迅速窜出的勐烈快感便由腰部开始向两端延伸,它们一道窜过龟头直达脚尖、一道由丹田往上穿过心脏灌入脑壳,那种万夫莫敌的气势绝非凡人所能抵御,所以四肢抖簌到整个失控的小煞星,这回也只能乖乖的俯首称臣,激射的浓浆在他怒骂声中源源不绝地喷涌而出,不停浇淋在丽雅的嫩蕊上面,淌流出来的则由选美皇后负责接收。

    两女一男的胴体持续交缠了五分钟左右才逐渐缓和下来,所有的嘶吼、喘息与娇啼,总算不再那般惊天动地,所有旁观者都还意犹未尽,但也被震慑的有点自惭形秽,人生最精彩的时刻很难孤掌而鸣,这种阴阳调和的场面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因此一直到男女主角都心满意足的平息下去,篱笆外尚且有人在不断叹息,不过那并不意味着扼腕或挽惜,反而代表的是讚美与欣羡。

    三具湿淋淋的胴体再次泡进温泉裡面,池水三十二度的恆温让人身心舒适,在一王两后的姿势下仰躺了大约十分钟之久,他们三个才开始互相摩挲洗涤,后来甚至还玩起潜泳的游戏,虽然肉搏战业已结束,但两条美人鱼在轻烟下游移的曼妙身影,依然让一部份的偷窥者捨不得离去,不过小杜也没理会,因为让其他人的眼睛吃吃冰淇淋何尝不是功德一件?离开温泉池用清水淨身以后,杜立能马上来个左拥右抱,将两名佳丽一起带回房间裡,但是这次他不仅大门深锁,并且把所有窗帘全都放下,如此一来屋内的动静再也无人知晓,究竟他们是继续温存或有进行其他花样外界只能雾裡看花,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午夜时分还叫了一次客房服务,据说送进去的餐点多半是以生勐海鲜为主。

    第二天下午媞娜也赶来加入行列,这下子晚上的三娘教子便成了大家热烈讨论的新话题,不过小杜这回可没那么慷慨,所以到底那一夜的学习成果如何,他那些狐群狗党只能各凭想像去猜测,但始终得不到真正的答桉,不过三位美娇娘也没有太吝啬,在破晓时刻仍捨不得睡觉的人,应该都可以偷窥到她们把小煞星拉进池裡去“体罚”

    的情形。

    即使温柔乡不一定就是英雄塚,但好梦由来最易醒倒是真的,翌日一起床小杜便推开三位美女的纠缠,因为在回部队以前,他有个地方势必要去走一趟,所以琐事还是由东华负责处理,他和五元及另两名跟班先行离开温泉区,趁着日落以前他还得到长毛的坟头点上一柱香,他这个习惯除了双亲之外没几个人知道,但就像跟亡者签了契约似的,他从来就不曾忘记过总是放在心头的这件事。

    一回到训练中心便连夜抽籤与分发到各部队去服役,不过就在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氛围当中,杜立能得知自己是被上级代抽的五员新兵之一,忍不住在营房门口跷起二郎腿仰望着夜空稀疏的星斗,关于这件事他心中早有预感,虽然前程依旧一片茫然,但他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与众不同的待遇表示他必定会有与别人相左的遭遇,所以他早就准备好要随遇而安,儘管今晚浮云掩月,可是亮度已足以让他快步行走下去。

    果然连长交给他的籤条上盖着“行政室”

    三个字,既没有部队番号也没有单位名称,这意味着他将去报到的地方带着神秘色彩,五个被代抽的新兵又分成两股,他和另一人算是同路,子夜零时整带兵官来领走他们,拎着简单的行李,他们三人被运兵车丢在一个小火车站,夜风微凉,他懒得去问是要南下或北上,因为他判断不会获得答桉,望着泛出冷光的铁轨一路延伸到黑暗尽头,彷彿自己的命运亦正要启程去流浪,这种有点飘泊的感伤令他不自觉地泛出微笑,来吧!不管是枪林弹雨还是满路荆棘,老子绝对浑身是胆、保证是好汉一条!小小的月台两边加起来还不到一百码,他在那儿迳自走来跳去,完全不去理会正在抽烟的带兵官以及坐靠在电线杆上的同伴,他有时低头疾走、有时昂首漫步,逛完这边换那头,来来回回丝毫都不觉得累,其实这会儿他的心灵正在飞,宛如想瞬间飞越千山万水,到陌生的国度去看看卑诗省究竟是啥模样?一想起那条十字架项鍊,他忍不住提醒自己一定要找时间去仔细瞧瞧教堂裡摆些什么东西?当然,小港和台中也会突然冒出来干扰一下,说不定这次要去的地方会离它们很近?最后想到的还是家乡和母亲,很奇怪,好像游子比较思念的都是妈妈而不是爸爸,这种情节或许其来有自,不过这时候远方已经有汽笛声响起,带兵官望着南下的方向要他赶快提起行李跳回那边去,所以他无暇分心再去云游物外,然而知道要搭乘的是北上列车,小杜内心忽然有一股暖流静静淌过。

    加挂货柜的慢车旅客不多,他们三人各自找了一个座位打算躺卧,不过这时小杜的同伴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但目的地究竟是哪儿带兵官并不肯洩漏,那个上尉只面无表情的应了两句:“到站以后你们可以在月台各自打通电话回家报平安,不过我也不晓得是哪个单位会来接你们”。

    既然不得要领再问也是多馀,因此眼看同伴蒙头就睡,精神奕奕的杜立能乾脆踱到两节车厢的交界处,那儿总共有四个没有门扉的出入口可以让人站立,他选择右手边那个隐约那够瞧见远方灯火的地方倚着行李舱点了一根烟,列车一启动,微凉的夜风立刻灌了进来,虽然气流有点湍急,但感觉却很舒服,若是以前还留着阿飞头的时候,那份髮梢迎风飘摇的滋味可是许多年轻人的最爱,如今即使已是军人身份,然而属于青春的梦幻并未有所削减。

    弹掉即将烧到手指的烟头,望着它在黑暗中随风迅速陨落,儘管没看见火花四散的画面,但是感觉仍然相当过瘾,为了捕捉记忆中的印象,小杜终于抓住握把将上半身探了出去,扑面而来的气流变得异常强劲,使人不得不眯起眼睛,不过这种氛围正符合他今晚的心境,所以他乾脆走下阶梯,把全身都曝露在车厢外面,对一般人而言此举或许有点危险,然而那种命悬一线的刺激,对这小子而言根本就是閒话一句。

    火车过弯时为了要多看点车尾的风景,他甚至只用单手单脚撑住身体,然后像马戏团在表演特技一般,任由自己在黑暗中随风摆盪,这时候要是有人看见的话,肯定会误以为他想跳车自杀,但他脸上的表情其实相当愉快,纵然混沌不明的黑夜总是显得有些沉闷和诡谲,不过对一个正在旅途上流浪的人来说,这个带点神秘的时刻倒是既写情又写景。

    第一个停靠点根本没有任何人上下车,超级迷你的小火车站大概也只有这类人货两用的慢车会停靠,当列车再度缓缓启动时,闪烁的号志灯在眼帘裡逐渐变远,黄色的灯芒早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排直立的小红灯在轮流示警,夜雾有越来越浓的趋势,等最后一丝红色光晕也消失无踪以后,小杜忽然有点感伤,一场短暂的相聚今晚已经别离,时间快到大家还来不及真的认识便又各奔东西,离营前的最后一个消息就是所有逃兵无一能够倖免,有好几个还被判了重刑,这样的懵懂人生究竟有何意义?他仰望着夜空中暗澹的浮云,思索着生命裡的缘起缘落到底蕴藏着什么真理,除非此生还能相逢,否则一段段的萍聚岂不是徒增惆怅与苍凉?儘管速度不快,但加足马力以后的列车还是一路向前奔驰,黝暗的苍穹与大地就宛如硕大无朋的怪兽正张开巨口等着要择食而噬,不过无畏的机械长虫依旧勇往直前,整齐划一的轮轴在不停划动、钢铁互相磨擦的声响更是叫人精神振奋,而照样将身躯整个悬在车外的小杜忽然眼神无比晶亮,或许在这个浑浑愕愕的世界裡,他已经得到某种启示、因此也找到了破茧而出的办法及方向?无论这班列车是否能够载着他冲出人生的迷雾,但正在脱胎换骨的杜立能已经从血气方刚的青年转型为一位成人,即使旁人难以察觉,可是他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生命的成长也许看不到痕迹,不过只要稍微用心观察,外表的气度其实会透露出许多秘密,怀抱着这份对于自我的认知,就在长夜将尽、车窗外小雨纷飞的破晓时刻,他来到了一个依山傍水的滨海小镇。

    同行的那位伙伴被接送到另一个单位,已经转搭其他列车离开,小杜用电话跟母亲报平安以后,也马上随着带兵官从后车站走了出来,等在外头的是一辆军用吉普车,大概只有十米宽的马路上竟然有两组宪兵在来回巡逻,一小排商店错落在车站对面,简朴的街景中夹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氛,行人虽然没几个,不过大家脸上的神色都很正常,这时有个年约五十岁、穿着空军制服的士官长忽然从车上跳下来敬礼说道:“报告长官,请您立刻上车,因为我们必须在六点以前报到完毕”。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