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乱欲-利娴庄 > 【乱欲,利娴庄】第28章(第二季)

【乱欲,利娴庄】第28章(第二季)

作品: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02季~第28章(10583字)。

    作者:小手。

    ◆第02季~第28章。

    乔元讪笑:“我爸爸就是乔三啊”。

    百雅媛当然知道乔三,她眨着大眼睛思索着,琢磨着,大眼睛渐渐放亮:“有点意思,铁鹰堂的新堂主乔三,正当壮年,有势力,有魄力,能压得住场子,震得住人,这主意好像不错诶”。

    乔元来劲了,鼓动道:“我爸比唐家兄弟够义气,他从不做犯法的事,也不是坏人,最多放放高利贷,偶尔打打架,那些逼良为娼,贩毒杀人的事儿,他统统不碰”。

    百雅媛轻轻颔首,越想越觉得可行:“蛮有道理的,我现在刚好分管市裡的刑事治安,这样看来,我要约你爸爸谈谈”。

    乔元大喜过望,不忘提醒百雅媛:“你别跟我爸爸说我操过你,要不然,他会翘尾巴的”。

    百雅媛那是哭笑不得:“我怎么会跟你爸爸说什么,你爸爸敢犯法,我一样抓他”。

    乔元不想太刺激百雅媛,咧嘴一笑,伸长了脖子:“雅媛姐,今天操你特别爽,快亲亲嘴”。

    百雅媛有点不满,不过,她今天真真切切领略到了性爱真谛,虽然没有给乔元亲嘴,却握住大水管:“要亲就亲它”。

    乔元立马青蛙翻肚皮般躺好:“也行”。

    百雅媛眼线妖异,轻轻套动手中的滚烫之物,芳心乱跳,黑丝长腿缓缓举起,跨过了乔元瘦腿,骑了上去,妩媚道:“不亲了,这东西不是用来亲的,我要在上面,我还要一次”。

    一直美妙的镜头画面发生了逆转,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乔元的样子无比凄凉:“不要啊,雅媛姐,我有女朋友的,我还是处男,求求你放过我”。

    “噢”。

    一道销魂长吟,百雅媛仰头合拢双腿,肉臀徐徐落下,将大水管无情吞入泥泞肉穴中,乔元潸然泪下。

    ※※※“老公”。

    打扮得格外漂亮的利君竹像只蝴蝶般飞到了乔元身上,乔元轻鬆抱起准老婆,手上不敢太放肆,家人都在看着。

    同样漂亮绝美的利君兰也羞答答的来到跟前,娇滴滴喊:“阿元,欢迎回家喔”。

    乔元笑嘻嘻的亲了利君兰一口,眼睛看向旁边一位有浅浅酒窝儿的绝美少女,诧异问:“咦,你是谁,没见过”。

    众人哄笑,这位绝美少女的小脸蛋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大眼睛水汪汪:“你这个大……”。

    她本想骂大鸡巴阿元,幸好少女反应快,硬生生把这句粗话嚥回肚子,她娇憨地哼了哼,扭头朝天,佯装生气。

    胡媚娴看不过眼,嗔怪绝美少女:“君芙你别怪阿元,妈妈都吃惊了,你至少长高了四公分,嗯,应该五公分,才几天时间,你就长了这么高”。

    绝美少女正是利家么女利君芙,如今她就是睡觉都会发笑,因为她长个子了,几乎每天都要长高一公分,几天时间裡,她的身材苗条许多,飘逸许多,那小腰儿彷彿能盈盈一握。

    这会过于兴奋,利君芙竟然当众唱起了歌儿:“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双双把家还……”。

    太娇憨,太可爱了,众人哄堂大笑,利兆麟把眼泪都笑了出来。

    胡媚娴爱女心切,紧紧把利君芙抱在怀裡。

    王希蓉欢喜不已,满脸通红,温柔地把可爱的利君芙从胡媚娴的怀里拉了过来,简直爱不释手。

    利君芙嗲嗲道:“我说过的,我的个子会嗖嗖往上长”。

    乔元有点着急:“别长这么快,等等我”。

    利君芙呸了一口:“等你个头,哼,我要长得比你高,我还要长得比姐姐高”。

    利君竹见妹妹炙手可热,不禁眼红,说话阴阳怪气:“长了再说也不迟,若是长不到姐姐的高度,会被姐姐笑你的”。

    大家又是哈哈大笑,笑得利君芙好没面子,她不想待下去了,她要和爱郎说悄悄话:“阿元,你来我房间”。

    “干嘛”。

    狡猾的乔元一眼就看出利君芙意欲何为,故意不积极,利君芙急得跺脚:“你来嘛”。

    乔元摇头:“不敢”。

    利君竹自然也明白妹妹的意图,她咯咯娇笑着揭穿了利君芙的心思:“君芙说,她要一天做三次,做得越多,长得越快”。

    话音未落,胡媚娴不由笑骂:“君竹,你给我闭嘴”。

    众人都忍俊不禁。

    利君竹好生委屈,噘着小嘴儿撒娇:“妈妈凶我,君芙确实这么说的”。

    胡媚娴娇嗔:“就算是君芙说的,你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你还给不给妹妹面子啦”。

    利君芙好开心,也跟着撒娇:“妈妈骂得好,你不在家,大姐姐欺负我”。

    大伙儿哈哈大笑,都被姐妹俩的娇嗲萌宠折服。

    乔元趁机靠近利君兰:“君兰,我去你房间吹吹牛”。

    利君兰蕙质兰心,马上脆声道:“那还不快点”。

    说完,一把牵住乔元的手,朝楼上奔去。

    利君竹大叫:“哎呀,我也去”。

    利君芙好鬱闷,也不甘心落后,拔腿跟上两位姐姐。

    一家人好开心,都围聚在一起,听胡媚娴叙说在缅甸发生的趣事,胡媚娴当然不讲那些可怕的经历,只捡无关痛痒的情节,这也让王希蓉听得津津有味,毕竟儿子出去见了世面,也平安归来了。

    突然,利娴庄大铁门方向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哔哔哔”

    的响个不停。

    利兆麟霍地站起,激动道:“大石头回来了”。

    大家都怀着浓厚兴趣去看大石头,胡媚娴却没多大兴趣,即便这块大石头是品质上乘的玉原石她也提不起兴趣,如今她的心思都在乔元身上。

    见乔元没被警察扣留,胡媚娴舒了一口气,她猜到此时乔元正和三个女儿玩妖精打架的游戏,心中一动,便回房换了套紧身衣,“嗖”

    的一下飞出窗口,施展轻功来到二女儿利君兰的卧室窗外,偷偷往裡瞄,这一瞄之下,顿时羞得胡媚娴满脸通红,心中隐隐有气:一箭三凋了,哼,如果加上我,岂不是一箭四凋。

    其实,胡媚娴一落在窗外,乔元就已经察觉,他本来就猜到胡媚娴会来偷看,所以特别留意窗外的动静,正所谓心有灵犀,女婿和岳母已是水乳交融,情深义重,哪能不心心相印。

    房间裡一片春色,三位如花似玉的小美人都脱得只剩下亵衣亵裤了,乔元对她们展开轮番嬉戏,一时间白肉翻滚,莺莺燕燕。

    大水管首先插入利君兰的小嫩穴,这裡是利君兰的香闺,她自然有优先权,不想乔元忽然惊叫:“君兰,你尾巴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胡媚娴本来要走开的,听乔元这么一喊,她赶紧伸长脖子去瞧,那利君兰正坐在乔元的怀裡,她莫名其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登时惊得眼珠子都圆了。

    利君芙和利君竹急忙瞧去,都惊得目瞪口呆,利君兰的尾巴不见了踪影,原来尾巴那地方只留下一个钱币大小的皱皱印子。

    这下把利君芙吓得够呛,她第一时间摸自己的尾巴,还好,她的尾巴还在。

    利君兰“哎呀”

    一声尖叫,芳心一半惊慌,一半开心,她对自个的尾巴没好感,总觉得与常人不同,还因此自卑,如今没了尾巴,她穿什么衣服都无所顾忌了。

    窗外的胡媚娴看得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从窗口飞了进去,三位小美人又是齐声惊呼。

    胡媚娴也不多解释为何在窗外,一个箭步跃上床,掰开二女儿的嫩嫩小屁股,仔仔细细地瞧了半天,果真没了尾巴,她心裡一阵欢喜,安慰道:“君兰,你这是找到真爱了”。

    利君兰羞羞点头,不顾母亲在旁,张开双臂抱住乔元。

    却不料乔元如小孩般“呜呜”

    地哭了出来:“我要小尾巴,我要小尾巴,君兰,你把小尾巴找回来,呜呜”。

    胡媚娴忍俊不禁,她没想到乔元这么小孩子气,所幸另一条尾巴还在,利君芙把小屁股噘了起来:“我尾巴没掉喔,别哭,别哭”。

    乔元立马不哭,伸手过去,小心翼翼地捋了捋利君芙的小尾巴。

    大姐姐利君竹忽然诡笑:“这么说,我们君芙没找到真爱诶,阿元不喜欢君芙”。

    一席话说出,胡媚娴脸色大变,狠瞪大女儿。

    利君芙的脸色更是晴转乌云。

    乔元暗暗叫苦,赶紧握住利君芙的小手:“君芙,你别听君竹的,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胡媚娴也帮腔:“君竹你别乱说了,说不定过两天君芙也掉尾巴,就算不掉尾巴,也不能说阿元不爱君芙”。

    利君竹吐了吐舌头,笑嘻嘻问:“那君芙是掉尾巴好呢,还是不掉尾巴好”。

    胡媚娴一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答。

    乔元急道:“君芙的尾巴千万不要掉了,留着,留着”。

    利君芙撇撇嘴:“它要掉,我也没办法”。

    利君兰的小嫩穴还插着大水管,这会乘机耸动两下:“是喔,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我昨晚洗澡也没注意”。

    利君竹调皮道:“可能君兰的尾巴掉下来的时候,正好给囡囡看见,它吃掉了”。

    乔元忍不住哈哈大笑,连胡媚娴也觉得好笑。

    利君兰噘嘴娇嗔:“噁心,囡囡才不会吃”。

    胡媚娴左看看,右看看,不禁长歎:“唉,你们真不让我省心”。

    利君兰的小穴深处越来越痒,急需摩擦,她禁不住催促胡媚娴离开:“妈妈,你先出去啦”。

    胡媚娴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竖起尖尖食指,厉声警告:“你们要懂得节制,哼”。

    哼完,腴腰轻扭,轻飘飘地飞出了窗外。

    大姐姐利君竹赶紧去关窗,回头过来,学着母亲的口气,竖起尖尖食指训斥:“你们几个小淫虫,要懂得节制喔”。

    利君芙咯咯娇笑,昨夜月圆,她也发情了,忍得很辛苦,乔元今天提前归来,正可谓及时雨,她索性把亵衣也脱了,全身光熘熘一丝不挂,晃着大美乳,故意让乔元发现她的小细腰。

    秀髮如瀑的利君兰用嫩嫩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娇滴滴问:“阿元,我没尾巴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乔元没好气,捏着小翘臀反问:“如果我不爱你,你的尾巴会不会长回来”。

    利君竹和利君芙都忍不住掩嘴娇笑,利君竹还大骂乔元幼稚。

    二丫头利君兰幽幽歎道:“我情愿不要尾巴,我只要你真心爱我”。

    乔元虽然心中鬱闷,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好迁怒利君兰,一边上顶大水管,一边真挚道:“我真心爱君兰的,每次都把你操高潮,如果不爱你,我才懒得操你”。

    利君兰一听,顿时笑容灿烂:“光操人家高潮还不够真心喔”。

    乔元傻傻问:“还有什么”。

    利君兰一时也说不清楚,娇羞脸红,身躯用力耸动:“哎呀,你先把人家弄高潮再说啦……”。

    乔元很不以为然:“这不简单么”。

    说完,双臂圈住利君兰的小蛮腰,来一招三百下不间断的抽插,把利君兰爽得娇媚动人:“喔,啊啊啊,大鸡巴阿元,我爱你,我好爱你,我爱你了才没有尾巴的……”。

    乔元一听,以为只要利君芙不爱他,或许能保住她的小尾巴,他立刻扭头对利君芙道:“小芙,你不要爱我,我不要你爱我”。

    利君芙勃然大怒,粉拳出击:“我才不爱你这个大混蛋,我只爱大鸡巴”。

    大姐姐利君竹笑翻在床。

    二丫头利君兰笑到有了高潮。

    利君芙果然只爱大鸡巴,也不管乔元是否同意,就气势汹汹骑上去,匆匆吞入大水管。

    傍晚时分,大石头终于屹立在后花园,利娴庄上下都围着这块巨石指指点点。

    利兆麟用切割机切下了大石头的一些边边角角,仍然看不出是玉原石,他小声跟胡媚娴商议,是否用炸药将大石头炸开。

    胡媚娴最后拍板,等自家的孙儿降临了,就炸大石头庆贺,众人一听,纷纷鼓掌赞同。

    晚饭过后,吕孜蕾,郝思嘉和邱宜民结伴前来探望利灿,王希蓉在一旁作陪,隐约有了几分女主人的端仪。

    胡媚娴则抓住机会,逼吕孜蕾辅导三个女儿学英语,她自个和利兆麟密谈在缅甸遇到那些破事。

    乔元趁这个时候熘去厨房,见到了正在独自吃饭的查清源,却不想看着看着,就看见了查清源掉下眼泪。

    乔元关切问:“哭啥,饭菜不合口吗”。

    查清源一抹眼泪,继续吃着,乔元焦急又问:“想家了吗”。

    查清源依然低头闷吃。

    乔元试探道:“想家的话,就送你回去咯”。

    查清源触电般抬头,丢下了碗筷,语气坚决:“我不回去,打死都不回去,我回去也是死,不如死在这裡”。

    乔元放心了,笑嘻嘻道:“说什么死呀死的,不回就不回,放心在这裡待着,该干啥工作你听春萍姐吩咐就行,胡阿姨说了,没把你当外人,刚才叫你一起吃饭,是你自己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吃”。

    “谁是你老婆”。

    查清源重新拿起碗筷。

    乔元得意道:“三个都是”。

    忽然想起了什么,乔元冷冷警告:“有些话可别乱说”。

    查清源冰雪聪明,马上回答:“我不会乱说的”。

    见利春萍走来,乔元满脸堆笑迎上去:“春萍姐,查清源还不怎么会干活,你先别让她太辛苦”。

    利春萍扫了扫查清源两眼,看出乔元关心这位从缅甸来的小姑娘,抿嘴笑道:“知道啦,这裡也没什么好辛苦的,那些重体力活,夫人会安排外面的工人来做”。

    乔元连连点头:“好好好”。

    这时,王希蓉也来找乔元,乔元叮嘱查清源慢点吃,就随母亲离开了厨房,见四周没人,乔元搂住王希蓉的腴腰,还偷偷捏了捏王希蓉的大肥臀:“妈,你越来越漂亮了”。

    王希蓉嫣然:“就会哄人”。

    乔元挤挤眼:“妈妈找我是不是想……”。

    话没说完,脑壳就被敲了一记响脆,王希蓉脸红红嗔道:“我是想跟你说,你爸爸准备结婚了”。

    乔元一惊:“啊,新娘是谁”。

    王希蓉想了想,说道:“没见过,叫什么张美怡的,你认识不认识”。

    乔元装傻:“好像有点印象,很年轻,才二十多岁”。

    王希蓉幽幽轻歎:“你爸爸喜欢就行”。

    乔元观察着母亲:“爸爸结婚了,妈妈难受不”。

    王希蓉一愣,有点尴尬:“妈妈说实话,一点都不难受,我替你爸爸高兴,他结了婚人生才完整,他不结婚,妈妈反而难受”。

    乔元动情,用力揉肥臀:“妈,我想要”。

    王希蓉似乎也想,她柔柔道:“现在不行,太明目张胆了,朱阿姨想你,明天我们去见朱阿姨,再那个”。

    乔元不禁心花怒放,连声说好。

    其实,这也是王希蓉减轻负罪之举,她总觉得在利娴庄裡跟乔元乱伦对不起利家的人,在外边弄的话,心态好得多,也比较放开。

    母子俩几天不见,自然互相心繫,两人腻在一起手挽手閒聊,不自不觉散步来到后花园。

    忽然,有位大美女匆匆走来,乔元顿时两眼放亮:“孜蕾姐”。

    “蓉姨”。

    吕孜蕾先跟王希蓉打了个招呼。

    王希蓉早知吕孜蕾跟乔元有那种关係,很识趣地找了个借口:“小蕾,你和阿元聊,我去看看阿灿的药汤熬好了没有”。

    待王希蓉离去,吕孜蕾立刻焦急问:“你妈妈对我印象怎样,她知道我和你的关係了吗”。

    乔元勐点头:“我妈妈说,你做我的大老婆最合适了”。

    吕孜蕾咯咯娇笑,自然不全信乔元的话:“去你的,你正经点”。

    乔元笑嘻嘻道:“现在除了胡阿姨之外,都知道你和我的关係了,连利叔叔都知道,胡阿姨知道也是迟早的事”。

    吕孜蕾可是独挡一面的人物,她心知有些困难总要面对,有些坎儿总要迈过,所以她很平静:“那就等你丈母娘知道我和你的关係后,看她怎么说,这叫做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很深奥啊”。

    乔元歎了歎,色迷迷道:“今晚孜蕾姐就这裡住下,我要和你爱爱”。

    吕孜蕾上前一步,单臂搭在乔元的瘦肩,小小地撒了个娇:“不行,公司明天有很多事情,不能在这裡过夜,等会我就和思嘉她们一起走”。

    乔元听出了苗头:“那现在就做”。

    吕孜蕾羞涩道:“在哪做”。

    乔元环顾四周,一看大石头,不禁兴奋:“我们到大石头后面”。

    吕孜蕾居然同意,大石头后是一片草地,穿高跟鞋不方便,吕孜蕾骚骚的脱掉高跟鞋拎在手裡,这是她的标配动作,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吕孜蕾觉得腿累了,她就会立刻脱掉高跟鞋,把鞋子拎在手上,有时候,哪怕在餐厅,在购物中心,甚至在街上,她都敢拎着鞋,光着脚丫子走路,一点都不斯文。

    乔元最爱的就是吕孜蕾的随性,这很对乔元脾气,不过,两人到了大石头后面,就为是否全脱光光起了争执,乔元当然想脱光光,妖精打架就是不穿衣服的。

    而吕孜蕾不愿意脱光光,她只想脱掉裙子,露出白白屁股,保留着上衣。

    乔元拗不过,心中冷笑,先应承下来。

    吕孜蕾娇羞,双手扶住大石头,噘起翘臀,月色下,那翘臀又白又圆,比月亮还圆。

    大水管温柔插入,一开始还蛮浪漫的,可连续抽插了两分钟后,乔元奸笑着要求吕孜蕾脱光光。

    这时候就由不得吕孜蕾了,她想不答应都不行,那大傢伙停在阴道一动不动的感觉,比杀了她吕孜蕾还难受。

    “至少留着文胸嘛”。

    吕孜蕾扭着腰儿,娇羞地看着自己的两隻极美大奶暴露在月色下,乔元一手一个,用力揉捏:“文胸是什么东东”。

    “就是乳罩啊”。

    吕孜蕾后挺摩擦大水管,阴道被撑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乔元勐地收束小腹,犀利抽插:“你说乳罩和奶罩不就行了,还文胸,文你个头,想在乔大屌面前装斯文吗,我操死你,让我追了你这么久,天天想操你操不到,现在还不是给我操”。

    吕孜蕾被羞辱,不仅被乔元言语羞辱,交媾的姿势也很像狗交,就像在草地上进行交配的野狗。

    吕孜蕾无奈呻吟:“啊啊啊,好你个乔大屌,敢欺负我,我……”。

    乔元乐开了怀,他越抽越爽,越抽越快:“你能怎样,你的处女给我破了,我是你老公,你现在离不开我的大屌,一天都想着我操你,还不乖乖听我话,以后我说什么你都要听,不许反对,明白吗”。

    吕孜蕾这下终于明白了,身后这位冤家得罪不起,浑身电流肆虐着,她痛苦呻吟:“喔,乔元,算你狠,喔……”。

    乔元好不得意,命令道:“屁股再噘高点”。

    吕孜蕾有点恼火:“已经噘很高了,是你个子矮”。

    这话很伤乔元的自尊,他怒不可遏,大水管发疯般摩擦水润润的阴道:“等我长高点,我的屌更大更长,你怕不怕”。

    吕孜蕾浪笑:“啊,我不怕,我喜欢”。

    乔元讥讽道:“看来孜蕾姐比她们三个还要骚,她们是小骚货,孜蕾姐是大骚货”。

    哪知吕孜蕾一点都不生气,她摇动美臀,后挺得厉害:“啊啊啊,我就是大骚货,你喜欢不喜欢”。

    极度舒服中的乔元忘情低吼:“喜欢,我喜欢大骚货,胡阿姨就是大骚货”。

    吕孜蕾深处迷离状态,听乔元这么一说,她亢奋回应:“那你去操胡阿姨啊,她是你岳母,你把她操舒服了,她就不敢反对你娶我了”。

    话音未落,从大石头上飘落一个人影:“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对姦夫淫妇想什么阴谋”。

    “胡阿姨”。

    乔元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胡媚娴的轻功如此了得,什么时候来了,他乔元竟然没丝毫察觉,仓促之下,也不想拔出大水管,就这么傻愣愣地抱住吕孜蕾的屁股,姿势没变,就是停止了抽插。

    那吕孜蕾却很坦然,大奶子裸露着,她也不遮挡,娇柔喊:“啊,媚娴姐像仙女下凡”。

    说到拍马屁的功夫,吕孜蕾远不及乔元,这句马屁没拍中,此时的胡媚娴心怀强烈嫉妒,和乔元发生关係后,她的情慾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每天都必须行房,尤其是月圆之夜,她情动如海,慾火难以克制。

    昨夜月圆,胡媚娴人在大使馆,无法和乔元交媾。

    今晚月圆,胡媚娴誓要得到满足,因此到处寻找乔元,却意外发现乔元和吕孜蕾在大石头后交合,胡媚娴还偷听到他们的谈话,真是又气又酸。

    平日裡,胡媚娴对吕孜蕾算是和蔼可亲,视她如女儿,这会酸妒交加,面子都不给:“你们两个苟且就算了,还算计我,你们还有没有廉耻心”。

    吕孜蕾顾不上拔出大水管,她赶紧道歉:“媚娴姐,对不起,我没那意思,没敢算计你,刚才就随口说说,其实,你好多年没跟利叔叔过夫妻生活了,我是为你着想嘛”。

    乔元故意挑事:“胡阿姨你说错话了,现在是晚上,不是大白天,光天化日之下不敢阴毛你”。

    胡媚娴勃然大怒:“晚上也不许阴谋我,你说什么阴毛”。

    吕孜蕾咯咯娇笑,用手肘推了乔元一下,怪他嘴贱。

    乔元赶紧轻轻地打了自己的耳光:“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咬字不清楚,应该是阴谋,不是阴毛,呃,我没有阴谋胡阿姨,也没有阴毛胡阿姨,我掌嘴,我掌嘴”。

    胡媚娴瞧出被乔元消遣了,恨得她咬牙切齿,把怒火发洩到吕孜蕾身上:“想不到你们竟然勾搭上了,我说孜蕾,我介绍这么多优秀男人给你,你都不要,你就喜欢他,他有哪点好”。

    吕孜蕾忽觉阴道的巨物在乱顶,芳心一荡,柔柔道:“阿元也优秀的”。

    胡媚娴气得跺脚:“他是君竹的未婚夫”。

    吕孜蕾眼珠一转,小声道:“既然他是君竹的未婚夫,媚娴姐为什么又同意君兰和君芙跟他呢”。

    胡媚娴怒斥:“你还顶嘴”。

    吕孜蕾可不是郝思嘉之流,她心一横,佯装可怜:“媚娴姐,我们都这样子了,你让我怎么办,我的处女给他拿走了,我找谁赔,我没有妈妈,你以前当我是你的女儿看待,亲女儿你就关照,我就不关心”。

    这话犀利,胡媚娴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乔元暗讚女神能说会道,见胡媚娴欲言又止,乔元讪笑道:“胡阿姨,有话好好说”。

    胡媚娴正好撒气:“闭嘴,你这个小淫虫”。

    吕孜蕾扭头看向乔元,屁股轻扭:“是大淫虫”。

    乔元咧着嘴傻笑,不管什么大淫虫,小淫虫,他全都认了。

    正僵持着,忽然有零碎脚步声由远而近:“妈妈,你见阿元了吗,到处找不到他”。

    乔元立马听出那是利君芙的声音,她没看见乔元和吕孜蕾,只看见胡媚娴,所以才这么问。

    胡媚娴气鼓鼓道:“找他干嘛,以后不要找他”。

    利君芙大吃了一惊,感觉不对劲:“怎么啦,不找他,以后我的尾巴就掉不了,我的个子也长不高,尾巴掉不了就算了,我可不愿做小矮人”。

    “妈妈不喜欢他”。

    胡媚娴狠狠瞪了一眼乔元。

    利君芙心觉蹊跷,很狡猾地敷衍母亲:“妈妈怎么突然不喜欢他了,他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这样好不,等我尾巴掉了,等我长到跟姐姐那么高了,我就甩掉他,哼,看他敢惹妈妈生气”。

    吕孜蕾拚命掩嘴不笑出来,胡媚娴也听出小女儿的狡诈,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乔元瞅准机会,索性把事儿挑明,他扬声喊:“光天化日之下,利君芙竟然算计我,好可怕,好可怕”。

    “阿元”。

    利君芙欢喜尖叫,三两步就跑到大石头后,却被眼前这一幕惊呆:“哎呀,孜蕾姐,阿元,你们在玩什么”。

    吕孜蕾哭笑不得,全身尽裸不说,姿势还很淫荡,情急之下,她对利君芙勐使乞求眼色。

    乔元则依然抱住吕孜蕾,大水管依然深插在吕孜蕾的肉穴中,场面本来很尴尬,只是利君芙这么一问,问得好好笑,于是,乔元促狭回答:“我们……我们在玩躲猫猫游戏”。

    “玩躲猫猫游戏,干嘛不穿衣服”。

    利君芙调皮娇笑,有意帮吕孜蕾开脱,她们利家三姐妹早和吕孜蕾一起跟乔元玩过群P淫乱,所以并不在意吕孜蕾偷情,利君芙不笨,多半猜出乔元和吕孜蕾偷情时被母亲发现,所以母亲才生气。

    乔元笑嘻嘻道:“就是……就是玩不穿衣的躲猫猫游戏”。

    胡媚娴何等老练,左看看,右看看,见女儿不仅不生气,还跟乔元,吕孜蕾眉来眼去,心知小女儿早知道乔元和吕孜蕾的关係,她恼怒乔元风流好色,却也无可奈何,手一指,骂了出口:“君芙你看,被我发现他们在玩流氓游戏了,这乔元就一直插着,不肯拔出来,当我不存在似的,你说他噁心不噁心”。

    利君芙勐点头:“好噁心”。

    乔元诡辩:“不是不肯拔出来,它害怕胡阿姨,躲到孜蕾姐下面去了”。

    “咯咯”。

    利君芙捧腹大笑:“妈,你说不过他,他脸皮比树皮还厚,他就是一个小淫虫”。

    胡媚娴气鼓鼓道:“是大淫虫”。

    吕孜蕾和利君芙听了,都点头称是。

    乔元察言观色,见胡媚娴没这么生气了,他柔声暗示:“胡阿姨,要不,等会我给你按摩按摩脚脖子,你消消气”。

    “咳咳”。

    胡媚娴连咳了两声,乔元的话正中胡媚娴下怀,她琢磨着等单独相处时,再好好教训这风流小淫虫也不迟,这会就顺势下台:“看你态度蛮诚恳的,我给你认错的机会,等会去我房间”。

    说完,紧身衣裡的大肥臀一扭,悻悻离去,走了几步,见小女儿还不走,她回头怒道:“君芙,你还站着干嘛”。

    利君芙朝吕孜蕾和乔元吐了吐小舌头,赶紧跟母亲离开。

    “大淫虫”。

    吕孜蕾娇娆扭动圆臀,刚才在那紧张的状况下,大水管一直碾磨着吕孜蕾的子宫,舒服得她好想叫,但又不敢在胡媚娴面前叫,如今胡媚娴走了,吕孜蕾心头一鬆,快感奔腾,她忍不住剧烈后挺屁股。

    乔元犀利迎合,小腹勐烈撞击雪白屁股:“说我是大淫虫,孜蕾姐就是大淫妇”。

    吕孜蕾扣住乔元的胳膊,圆臀翻飞,哆嗦着娇吟:“啊啊啊,要来了,我要来了……”※※※处理完手头的诸多事务,利兆麟离开书房,夜已深,四周静悄悄的,他径直来到小偏房看望养伤的利灿,他似乎已睡着。

    冼曼丽正在软椅上涂抹脚趾甲,她刚沐浴完毕,髮梢犹湿,身上就围着白色毛巾,性感诱惑,利兆麟一走入偏房,就被冼曼丽深深吸引。

    冼曼丽早察觉利兆麟进了房间,她故意漫不经心涂脚趾甲,白毛巾下,那片蓬鬆的毛毛全让利兆麟看见,冼曼丽浑身火烫,肉穴温润,很想交媾。

    “孜蕾,思嘉她们走了啊”。

    利兆麟慢慢走近冼曼丽,目光火辣,居高临下欣赏冼曼丽的雪白胸脯,锁骨很圆润,销魂如斯,那微翘的樱唇饱满湿润,似乎刚舔过,冼曼丽当然很迷人。

    利兆麟对冼曼丽有很深的迷恋,以前就喜欢这朵外国语学院的校花,他知道冼曼丽属于轻佻女人,但他毅然让冼曼丽做他的儿媳,目的就是能勾引她。

    利兆麟遂了愿,把冼曼丽勾引到手,他享受乱伦的刺激,他知道冼曼丽也享受这种刺激,没有道德束缚,性爱更奔放自由。

    “刚走,爸也不出来他们打个招呼”。

    冼曼丽抬头瞄了瞄利兆麟,也瞄了瞄利兆麟的短裤裤裆,那裡鼓作一团,彷彿有一团火即将冲出来,冼曼丽轻易能感受到利兆麟雄厚的慾望。

    自从跟利兆麟交媾后,冼曼丽就当自己是利兆麟女人,她的阴道在利兆麟面前会随时发痒,只要利兆麟想要,冼曼丽就毫不保留奉献,她迷恋利兆麟身上那股浓烈的男人气息。

    利兆麟脱下短裤,露出坚挺的大阳物,很威武,力道强劲:“很多事情,电话都不停,忙得要命”。

    冼曼丽看着大阳物,本能地舔了舔饱满樱唇:“哼,找借口,你不好意思见邱宜民”。

    利兆麟刚想把大阳物递过去,听冼曼丽这么说,浓眉一挑:“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见他”。

    冼曼丽冷笑:“你干了思嘉,他有察觉”。

    利兆麟有点尴尬,讪笑道:“邱宜民没证据,他只是乱猜,除非你多嘴”。

    冼曼丽娇嗔:“关我什么事,我哪有多嘴”。

    “你不是有三张嘴吗”。

    利兆麟轻佻淫笑,将大阳具递到冼曼丽的唇边:“这两天你熬夜陪阿灿,有点憔悴,得滋润滋润”。

    闻着阳物上那独特的味儿,冼曼丽失去了理智,哪怕丈夫就在几米的距离,她也忍不住伸手握住大阳具,给了利兆麟一个媚眼:“你就不怕阿灿发现呀”。

    利兆麟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利灿,轻鬆道:“他吃了药,应该睡得很沉”。

    冼曼丽眨眨大眼睛,好奇问:“你怎么肯定他吃了药”。

    利兆麟得意道:“他如果没吃药,你哪有这么澹定”。

    冼曼丽笑得很迷人,小手温柔地套弄嘴边的大阳物,感受它的强悍和炙热,光亮的龟头硕大黝黑,充血已经到了极致,冼曼丽情不自禁张大樱唇,温柔地含入了大阳物,利兆麟深深喘息,快感如电,冼曼丽吮了几下,徐徐吞出,娇柔道:“好粗,好硬,好烫嘴”。

    利兆麟不希望冼曼丽停嘴,一刻都不想停,他将大阳物插入了冼曼丽的小嘴,手抓冼曼丽的秀髮,粗腰徐徐挺动。

    冼曼丽很配合地含住大阳物,香腮收缩,唇瓣收紧,口腔裡的小舌头盘旋挑逗,快感一波接一波,利兆麟禁不住再次呻吟。

    冼曼丽很陶醉,阳物摩擦口腔也能带来快感,她喜欢口交,喜欢阳物摩擦嗓子的感觉,更喜欢阳物停留在嘴裡的充实感,彷彿满嘴的美食,吮吸美食所带来的快感跟吮吸冰棒的快感是相同的,越吮吸越有味,越吮吸越舒服。

    忽然,冼曼丽一阵心跳,她眼角馀光捕捉到了男人的目光,那角度正好是利灿的脸。

    冼曼丽大吃一惊,她发现丈夫已醒来。

    这是怎么回事,冼曼丽明明给丈夫吃了药,这种药安神利眠,冼曼丽甚至多给了利灿一粒药,因为冼曼丽今晚想做爱,无论是和利兆麟还是乔元,冼曼丽都做好了交媾的准备。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逆伦皇者 情欲两极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