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外传故事 > 【外传故事】29 无尽的黑暗

【外传故事】29 无尽的黑暗

作品:外传故事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外传故事】29 无尽的黑暗。

    地下牢房内,禁锢着一名黑色短发的女性,全身赤裸的肉体上布满着鞭痕和精液,但即使被如何糟蹋,她仍然是一位出佻的美女。

    书记官——唐娜,帝国法尔特,浴火而生的弥塞拉旗下炽炎骑士团的成员,也是和金眼魔姬奥黛丽拉,苍蓝双剑塞欧米拉齐名的成员。

    不过作为书记官,唐娜更出色的则是她的后勤能力,这位贵族出身的黑发小美女,以沉稳和迅捷的应变能力和丰富的协调能力成为了队伍中不可缺少的人物。

    “真不亏的弥塞拉那个婊子选出来的精英啊,这奶子和大腿,怎么看都过瘾”。

    帝国的贵族用贪婪的眼神看着被整个人呈大字型倒吊起来的美人,唐娜的嘴巴被戴上了口塞,发不出声音,但她的双眼却仍然表达出了不愿屈服的敌意。

    不过对于一个被剥光了衣服倒吊起来的美女奴隶来说,这种敌意更能让男人激发起他们心中的欲望。

    炽炎骑士团的人数并不多,往往以小队形式分散行动,唐娜作为书记官的同时,也是一名队长。

    虽然并没有同僚那样强大的战斗力,但凭借着对形式的预判,以及出色的指挥能力,唐娜仍然搓败了一场又一场针对弥塞拉的阴谋,也打击了很多腐败的贵族,成为了那些帝国寄生虫们的眼中钉。

    帝国的贵族男人伸出手在唐娜丰满的乳房上玩弄,两条铁链交叉在她的乳球上,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勒紧她的乳房,让唐娜的双乳产生挤压感。

    贵族男子不断收紧铁链,将唐娜有乳房收紧成一个肿血的球形,然后从旁边取出钢针,对着乳房就轻轻扎了一下。

    无论怎么坚毅,唐娜仍然是一名年轻的女性,乳房被尖针所刺痛的感觉让她睁大眼睛,但迎面而来的则是一个男子的肉棒。

    被口塞强制撑开的嘴巴无法抵抗肉棒的进入,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好像玩弄一个肉玩具一般在俘虏口中冲刺,肉棒特色的气味直入喉咙,在巨大的冲击之中让唐娜几乎无法呼吸。

    “哈,怎么样,这几天过得如何?炽炎骑士团,多风光的名字,唐娜小姐,还记得你是如何把我从地下妓院里抓出来,然后当众羞辱的吗?”。

    贵族一边冲击一边对着她咆哮,“可惜,无论你们再怎么风光,只要弥塞拉一倒台,就没有靠山了。区区一个小贵族的女儿,竟然敢反对我们?在整个帝国,我们玩弄几个奴隶又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们来管吗?当时,你,对我的羞辱,我可是都记得,全!部!都!记!都”。

    在痛烈的冲刺之中,贵族将高潮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唐娜的口中,也让后者暂时失神了过去。

    但下一秒,从乳房被刺穿所带来的极度痛楚将她从失神中惊醒,可怜的女人眼睁眼地看着男人拿出手中的钢针,然后一根一根刺穿她珍贵的乳房,修长的肉体在剧痛中不断抽搐,但都被铁链锁得死死的,无法挣脱。

    然后,贵族收回手,拉动系在她双腿的铁链,借向机关的力气将她的双腿极限分开,几乎呈一字型,整个牢房里传来了女人因为痛苦而发生的呻吟声,然后一个粗大的铁制带有凹凸不平的边缘假阳具直接插入了唐娜的阴道中,下面的女性痛苦的挣扎,缠住她的铁链被拉得不断摇晃,可见有多痛。

    然后贵族男子咬了咬牙,用蛮力拧动那个铁制的假阳具,带有突起物的铁阳具在唐娜的阴道中慢慢转动,带起海浪般的痛楚让女人绷紧全身,从被塞住的口中发出沉重的喘吸声,以及铁链的拉扯声,应证着发生在她身上的折磨。

    “真是不错的表情,就喜欢看着你们这种坚强不屈的美女慢慢被玩坏的样子,唐娜小姐,我们有的时间,弥塞拉已经失势,炽炎骑士团已经解散被通缉的现在,再也不可能有人会救你了”。

    贵族男子伸出手擦拭着唐娜几乎因为痛楚而失神的脸庞,“你就这样,每一天,每一天都让我玩个尽头吧,哈哈哈哈”。

    就这样,几乎每一天拷问室里都可以听到唐娜因为受罚而发出的呜咽声,仇恨的贵族青年用各种方法玩弄着她的肉体,对于唐娜来说,这里已经成了地狱。

    就这样在几乎无尽的绝望和痛苦中,迎来了那一天。

    那是炽炎骑士团迎来新生的一天,在雄鹿公国首都兰迪拉,帝国的传奇女骑士亚莉珊女士宣布了炽炎骑士团的重生,虽然曾经因为叛乱而受到层层质疑,但在新任雄鹿大公的支持和帝国第一皇子的默认之下,亚莉珊开始恢复炽炎骑士团的力量,同时开始了解救曾经因为弥塞拉之乱而被捕获的同伴们。

    “这里迟早被亚莉珊发现,我们还是想办法解决这么个婊子吧”。

    看着眼前全身赤裸的唐娜,曾经冷静知性的书记官虽然饱受凌辱,但仍然保有着最后一丝坚持。

    “那就把她卖掉吧,比如远方的塞拉曼,奴隶交易的中心,我相信那会是很值钱的一个奴隶的”。

    另一名男子如此说道。

    “但这样她就等于逃离了我们的控制,万一她因为意外被解救了呢?”。

    又有人提出担心。

    “那么,就让她永远也没办法被解救吧?”。

    贵族的男子以一种极为残酷的语气说道,“我曾经去过塞拉曼,知道那里的奴隶有许多种,仅仅是用来发泄的,用来提供爱欲的,又或是仅仅作为一种宠物来饲养的,还有人会将女性改造成各种各样的器物,你们知道瓶女吗?就是把女性装在花瓶里,成为一种观赏品,看着她们痛苦羞耻又无法做出任何动作的样子,是一种极乐的享受”。

    听到这里,唐娜睁大眼睛,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哈,变态的塞拉曼,变态的奴隶交易,和他们相比我们帝国还真是开明很多”。

    “不过,我这次要做的并不是把她做的瓶女”。

    另一个贵族男子将唐娜固定在一个椅子上,“我带来相关的道具,马上你们就知道了”。

    “在塞拉曼,有一种特殊的奴隶,她们往往会被蒙上黑色的胶布面罩,将她们的脸部完全遮盖起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是一种象征,象征着那个奴隶作为人的身份完全被剥夺,她的身体只是完全作为发泄的工具所使用的”。

    贵族男子拿出两个充气的皮栓,走到唐娜面前。

    后者本能地感觉到一种莫大的恐惧,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挣扎,但被绑得死死的,挣扎不了分毫。

    两个充气皮栓被插进唐娜的鼻腔,然后充入空气,在鼻腔外密封之后。

    唐娜的脸就立刻恐惧了起来,这时候她已经知道对方准备要做什么了,鼻腔完全被封住之后,只能靠嘴巴进行呼吸。

    接下来是同样的皮栓,但这一次是她的耳朵,在唐娜惊恐的挣扎中,她的耳朵也被完全封死,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这是在干什么?是要弄死她吗?”。

    “当然不是,你在说什么傻话,我不是说过吗,要彻底的调教,将她的内心完全摧毁,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贵族男子拿出一个口塞,“想象一下,当这个女人的五感完全被剥夺之后,用黑色胶布封闭起来后,会是什么样子?她将再也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任何东西,也无法说话,整个人都会陷入绝对的黑暗之中”。

    被锁在椅子上,无法听说他们在说什么,但唐娜,这个曾经坚强的书记官只感觉到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惧将要发生在她的身上。

    然后,贵族男子就将那个带有呼气管的口塞给唐娜戴了上去。

    “接下来,她作为一个人的身份就会被剥去了”。

    贵族男子笑着将面罩罩在她的脸上,然后将她的头颅完全封闭起来,“永别了,唐娜女士”。

    从此之后,唐娜就进入了一种永恒的黑暗之中,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东西,什么也感觉不到,无论是睡觉还是清醒,都永远处于那种静得发狂的黑暗之中,令人窒息的,绝望的黑暗。

    起初的几天,唐娜还会因为排泄的问题而羞耻地敲打着铁笼子,但无论她无论敲打笼子,都没有人回应她,于是女人只能就这样排泄出去,虽然看起来是很羞耻的事情。

    但她看不到,也听不到周围的反应,于是当众排泄就变得十分自然了起来。

    在铁笼子外面有一个接口,是用来灌入她用以维生的液态食物的,只不过这其中混入了大量的精液,最初的几天,会因为这恶心的口呕吐,不,事实上被完全封闭的她甚至连呕吐也做不到,也无法进行绝食,只能被动地被灌入精液混起的食物。

    起初只是人类的精液,后来是动物的精液,然后是尿液或是其它东西,只要灌入的东西她都会吃下去,没有任何的分辨能力。

    但食物根本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还是那几乎永恒,而静止的黑暗。

    在铁笼子中的唐娜开始做出各种可笑的动作,不停的翻滚,挥舞着双手,将身体扭曲成各种各样的姿势。

    能理解她的心情吗,大脑处于这种没有刺激的状态,无论是睡觉还是清醒,都是可怕的寂静,于是她只能做出各种扭曲的动作来刺激自已,然后越来越进入发狂的状态,因为只有发狂才是她保持自我的唯一方式,但这种方式也无法让她保持自我,为了获得刺激,她什么都会做,但做什么也没有用,当被送入塞拉曼的时候,唐娜已经失去了心。

    被从铁笼中放了出来,她就那样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哪怕周围已经没有的铁栏杆,但她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时候的唐娜,已经再也无法被称为一个人。

    接着,就是重新灌输她的人格,仍然是戴着那黑色的胶皮面朝,唐娜被进行了各种各样性的调教,性的快感,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欢,然后高潮。

    性的快感成为了她黑暗人生中唯一的刺激,于是她不断的做爱,近乎于野兽般饥渴的做爱,哪怕没有人动她的时候,她会自慰到高潮,直到她的身体完全承受不住为止。

    但这样就没有意思了,于是性的礼仪被传输了进来,就好像一只动物一样学习着性奴隶的所有行为,如何变得温顺,对于野兽来说,只要让她本能地知道只有服从才能获得性的快感,她永恒黑暗中唯一的快感时,她会学得很快,比其它任何正常的女奴隶还要快。

    她所接受的调教也和其它正常的女奴没有区别,但不同之处在于,她的人格被完全清洗,然后重新灌输了进去。

    从一个人被恶意退化成了野兽,然后从野兽再次被恶意调教成了一个只知道性交的雌兽。

    在塞拉曼这种奴隶交易发达的世界里,自有人对这种奴隶有兴趣。

    那些只有变态的玩弄才能让他们感到兴奋的人们,在塞拉曼有很多。

    ……某一天,几名来自帝国的女位旅行者来到了塞拉曼,进入了奴隶市场。

    她们自身的美貌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不过她们随手携带的武器让其它人放弃了想法。

    当然,塞拉曼本来就有女性居民,也欢迎外来的女性进入。

    “这里,就是传闻中的塞拉曼奴隶市场吗?我恶心的反胃,现在我理解弥塞拉前团长为什么会执意解放女奴了”。

    女骑士看着周围,各种各样的女性或被铁链锁住,或是关在笼子里,还有当商品一样并排站着让男人一个个浏览,品尝。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一把火烧光这里”。

    她的同伴如此评论。

    “住手,别忘了亚莉珊女士交待的任务”。

    女骑士示意她的同伴停止无意义的举动。

    “你们是来买奴隶的吗,如果是的话,这里就可以看到了,塞拉曼的特产,男奴的话往这里走”。

    当地人前来接应她们。

    “不,我们是来看女奴的”。

    女骑士回应对方。

    “哦,女奴……这里就可以看到”。

    “不,我们是想要那些更,特别的……”。

    女骑士近距离看着当地人的眼睛,“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我要提醒你们,来自帝国的女士……那是你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最好学会克制自已,这里是塞拉曼,不是你们生活的那个家乡”。

    当地人说完,指了指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

    走下去,一路上有许多护卫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她们,当女骑士们强忍住内心的厌恶,继续前进,然后在大厅里被人拦下。

    “解除你们的武器,女士们”。

    守卫提醒她们,女骑士们犹豫了很久,但还是咬了咬牙点头。

    接着她们看到一副触目惊心的场景,一个美丽的妙年女孩被砍掉四肢装入一个巨大的玻璃瓶中,龄她整个人是被以特殊的工艺制作出的瓶品所封闭的,从内部根本无法打开。

    瓶子是几乎完全透明的,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瓶中的结构。

    瓶子的顶部可以翻开,看起来是让瓶女进食和口交用的,而底座是用墨黑色的涂料掩盖起来的,应该是存放排泄物的。

    而瓶子大部分的空间就是瓶身,它有一个支撑架,瓶女就被放置在其中,由于瓶身是微微弯曲的,所以瓶女在其中就不得不时刻噘起屁股,同时在那双只有短短一截的大腿根之间,有一根粗大的圆棒直入她的蜜穴。

    而瓶女青春美丽的躯干上被弄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环,乳环,肚脐环等等,这些环不仅仅是美观用的,还用来扣到瓶身上,以达到固定瓶女的作用。

    有人走了上去,然后双手抱着瓶身开始勐烈摇晃,期间众人在旁边就可以看到瓶中的瓶女因为肉洞中的刺激而流出淫水的样子,那个人摇了一会儿之后,就停了下来。

    人们已经可以看到瓶中的女人大汗淋漓地样子。

    “那的名字叫莉亚娜,是从北方阿鲁法尼娅运过来的,听说是当地反抗军的一员,但现在如你们所见,是一位瓶女。哦,来自帝国的高贵女士们,你们知道瓶女吗?”。

    一个商人笑着向她们展开双手。

    “你们竟然对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事情”。

    其中一位女骑士激动地冲上去,但被她的同伴挡了下来。

    “住手,记住我们的任务……我们来之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不是吗?”。

    “不错的应对,来自帝国的美丽女士们,请放心,你们的人身会得到保障,毕竟你们是雄鹿大公夫人的部下”。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们的身份?”。

    女骑士吃惊又警觉起来。

    “因为这里是塞拉曼,哦,伟大而富饶,堕落又狡诈的塞拉曼,如果连你们是谁,来访的目的都不知道,又如何在你们帝国和诸国同盟间生存呢?这里有这么多奴隶,我们可是树敌无数啊”。

    “唐娜,她在这里吗?我们受亚莉珊女士的命令,要将她安全送回去”。

    “很抱歉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库曼,是一个商人。至你们说的唐娜,哦,她已经不在了,我是说,从人世间消失了”。

    “你是说她死了?”。

    女骑士问道。

    “不,只是作为唐娜这个人消失了”。

    库曼打了下响指,几个护卫拉开幕布,原来在后面是四五个女奴,她们都是被戴着黑色胶布的头罩,手部和腿部穿戴着黑色的拘束服,其余的胸部和腿部,乳房和阴道完全暴露在外面。

    “唐娜,哪个是唐娜?”。

    女骑士呼喊道,但这些女奴完全没有回应。

    “没用的,她们听不到,也看不到,更没办法说话”。

    库曼解释,然后走过去抱着一名女奴,将她的头抬起来,可以看到她头部所有的部位,包括鼻子耳朵和嘴巴都完全被封住,只有一条用来呼吸和进食的导道留在外面。

    在脖子下方,还有一个精钢铁制成的铁锁,将她的头罩彻底封闭起来。

    “这个女人,就是你们要找的唐娜,或许是……”。

    库曼在女骑士惊愕的眼光中,取下了钉在她身后的一幅画像,上面画着唐娜曾经的模样,那个留着黑色短发,宁静总是在思考的书记官。

    “我是从奴隶市场上买回来的,啊,其实还挺便宜的,毕竟和普通的女奴还是有不少的区别”。

    库曼拿出一根假阳具,然后分开唐娜的双腿,后者顺从在任由商人摆布,就好像一个玩偶一样,但和玩偶不同的地方在于,她也会主动地配合商人,做出迎合的动作。

    “我们,要带她回去……以和平的方式,价格你可以提出”。

    女骑士看着眼前被胶布蒙着头部,彷佛人格对她来说已经没有的意义,只是一个用来玩弄的物品罢了。

    这个被称为‘唐娜’的女奴,和另外几个同样被戴上胶布的女奴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

    “但,我们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是唐娜”。

    另一个女骑士开口了。

    “哦,其实她的口塞是可以解开的”。

    库曼松开了那个女人的口具,当已经被唾液完全浸湿的口具被取下之后,女子并没有说话,而是发出了让女骑士都脸红的呻吟声,就好像一个发情雌兽一般。

    “你是唐娜吗,我们不认识你,但知道你的过去,告诉我,你是唐娜吗?”。

    女骑士着急地发问。

    但至始至终,哪怕是取出耳塞,女人也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只是不断地发出那种动物一样的呻吟声,回荡在整个大厅。

    而女骑士们的心,则沉入了湖底。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