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寂寞书屋 > 现在情欲 > 都市传奇 > 【都市传奇】(十)

【都市传奇】(十)

作品:都市传奇 作者:小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都市传奇】(10)【作者:137946820】。

    作者:137946820。

    字数:9123。

    [第十章]。

    客厅内,林飞与徐颖依偎在一起。

    “对了,你在办什么案子怎么联系不到你?”林飞忽然问道,他忽然想起来,下午的时候徐颖打给他的时候是一个陌生号码。

    “别提了,在尚海那边遇到一伙武装分子,交火了,把我手机打坏了”。徐颖郁闷的说道,“之前还是借同事的手机联系你的”。

    林飞闻言,连忙拉起徐颖看了看,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受伤没有?”

    “放心吧,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徐颖非常享受林飞对自己的呵护,轻轻的抱着他说道。

    “没事就好”。美人在怀,一股香气扑鼻而来,感受到徐颖那丰满的胸部压在自己的身上的柔软,林飞不禁情欲大动,忽然坏笑着:“不行,我得仔细的检查检查”。

    说完,一把将徐颖压在沙发上,亲吻着徐颖柔软的嘴唇,一边迅速地解开徐颖的钮扣,接着是胸罩…片刻之间,徐颖那如羊脂美玉般的性感胴体已经万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林飞马不停蹄地向下亲吻,脖子,双乳,小腹林飞扶着自己火热的下体,对准了徐颖的下身轻轻往前一送。

    徐颖轻哼一声,搂住了林飞的脖子,抬头望着林飞的眼神里,正泛着无限春意。

    林飞进入了徐颖体内,感觉一路上湿润滑腻,春水泛滥不断。

    看着徐颖那春意盎然的俏脸,林飞用力挺了挺下身,笑道:“老婆,这几天憋得很辛苦吗?里面这么滑?”。

    听到他的话,徐颖白了他一眼,心里想到这几天与姜海隆的疯狂,自己体内被姜海隆射满了精液还没清理干净,现在又被林飞插了进来一阵搅和,背叛的愧疚与性爱的快感冲击而来,使她再次感受到了不久前享受到的别样快感。

    “啊”。不久之后,徐颖在别样的快感中到达了高潮,两条修长诱人的黑丝美腿紧紧地缠在林飞的身上,轻声说道:“老公,给我·射进来”。

    受到徐颖的刺激,林飞再也忍不住,浑身一颤紧紧压在徐颖身上,肉棒在跳动中深入到徐颖体内射精。

    激情过后,林飞拥着徐颖,轻轻抚摸着她的雪白胴体,吻了吻她的脸颊,问道:“射在里面没关系吗?”。

    徐颖神色复杂地望着林飞,良久之后,才略带幽怨的说道:“林筱筱”。

    林飞被徐颖望得心虚不已,不由尴尬地说道:“你都知道了?”。

    “嗯,在你跟我说了你和张可秋之间的事情之后我就知道了”。

    林飞想起了徐颖的家族毕竟是燕京的新晋豪门,以他们的势力想要查到这些不是秘密的秘密并没有难度。

    徐颖接着说道:“我还听说了陈阿姨帮你把张可秋的婚约解除了”。说着,看着林飞的眼神中带着隐隐的幽怨。

    林飞听到徐颖的话楞了一下,然后紧紧拥着徐颖诱人的躯体,吻了吻徐颖的性感嘴唇,温柔的说道:“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真的吗?”。

    “真的”。

    “那张可秋和林筱筱呢?”。

    “我也不会放弃她们”。林飞毫不犹豫的说道。

    徐颖锤了锤林飞的胸膛,轻声骂道:“花心的男人”。

    林飞哈哈一笑,抱起徐颖走进了浴室一边清洗一边恩爱,而后又转战卧室,直至深夜,相拥而眠。

    王家议事厅。

    王家老爷子坐在主位上,王家一众核心人员等分坐两边,个个面色阴沉。

    “呜呜呜…老爷子——难道国桦的死真的就这么算了吗?”王国桦的母亲撕心裂肺地哭泣着,杀害儿子的凶手居然被放出来了,这让她完全无法接受。

    “就这么算了?这怎么可能”。王国茂冷冷地说道:“王家的血债,必须要王家的人亲手拿回来”。

    “那为什么…啊呜呜呜——”肥胖女人想问为什么和陈家妥协,但是说不出几个字,悲从中来,又是一阵哭啼。

    “国茂,你来说”。老爷子示意道。

    “是,爷爷”。一脸严肃的王国茂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如果就这样让官方的力量制裁了林飞,那根本没有王家什么事,因此,如果我们王家想要亲自解决林飞,那么被官方控制起来的林飞反而变相得到了保护,还不如表面上与燕京女王妥协,狠狠地咬一口,顺便把林飞暴露在明处…”。

    “爸,我懂了”。王国茂的父亲王立业对着老爷子点了点头,以示明白,暗地里,他给儿子递了个表扬的眼神,很明显,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儿子已经思索好了需要做的事情,并且取得了老爷子的支持。

    “嗯,这次由国茂来主持”。老爷子吩咐了一声,先行离去。

    “是,爷爷”。王国茂等一众人起身目送老爷子离去。

    待王老爷子离开之后,所有人都望向王国茂,既然这是是交由王国茂主持,那么所有人就都听从他的安排。

    “咳咳…”王国茂略微咳嗽一声,便说道:“实际上这件事情,肯定瞒不过陈舒婉,现在她掌控着整个陈家,身边还有李伯雄的李家…所以,爸,陈家和李家那边,我觉得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这样才能掌握先手主动权,然后…另一方面,徐家的徐颖,和林飞走得很近,虽然徐家不太可能会为了徐颖而替林飞出头,为了以免麻烦,爸你最好先和徐家那边打个招呼,相信他们不会贸然趟这次的浑水。最后,至于林飞,我会亲自出手,慢慢的折磨他”。王国茂冷笑道。

    随着王国茂的表演,下方的一众王家核心人员纷纷露出赞许的眼神,看来这个继承人好像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没用啊?难道以前的表现都是装的吗?不过话说回来,似乎王国茂自从美国回来后没多久,就开始发力了,并且还在前段时间成功获得老爷子的支持,成为了下一任的继承人,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王立业点了点头同意了王国茂的安排,他是王家的现任掌权人,家族所有的事务都是由他统筹安排的,正面对抗陈李两家的事情,的确是由他来负责最适合,而且看儿子如今的表现,虽然有事正经事还不太做,但是要对付一个林飞,想来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乎叮嘱道:“记住,凡是有危险的事不要自己出面,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

    “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他这么容易死的”。终于有机会报仇了!王国茂一直对在美国的时候的事耿耿于怀,只是苦于在美国孤立无援,但是现在不同了!

    在燕京,就是他的主场,而且还有整个王家作为后盾,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绝对可以玩死这个林飞!顺便把张可秋这个贱人抢回来!想起张可秋,王国茂微微冷笑。

    “陈总,您看看这些”。李静捧着一叠文件走进顶层办公室,小心翼翼地放到陈舒婉的桌面上。

    “这是怎么回事?”陈舒婉随意地翻开来粗略一看,眉头一皱。

    李静急忙低下头恭敬地回答:“这段时间以来王氏集团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对我们旗下的企业进行打压。不仅被王氏集团抢过去了很多业务,还有多名重要员工被他们挖走,多个厂方、商家明显受到王氏挑唆对我们的价格表示异议,需要再次商讨;还有就是我们的市场在不断缩小…”。

    听着李静林林总总的总结了一大堆之后,陈舒婉揉了揉额头,终于还是来了,陈舒婉早知道王家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罢手,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或者说,他们早就有这个打算?。

    瞥了一眼正紧张不已的李静,陈舒婉笑了笑,说道:“这不是你们的原因,放心,这些事情我知道了,对了,你去通知一下主管以上级别的人十点到会议室开会,中午和方总的饭局取消”。

    “是,陈总”。李静在自己的便签本里快速记下了陈舒婉的吩咐之后,恭敬地点了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揉了揉略感酸胀的眼角,身着黑色修身套裙的陈舒婉迈着她的一对包裹在薄薄的肉色丝袜里的修长美腿,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下方繁华的都市。

    燕京不小,但是豪门贵族太多了,以至于这个小小的燕京城已经快要装不下了,王家既然要开战,那就来吧。

    陈舒婉的神色变得坚定下来眼神中透出丝丝的杀伐决断!在陈家手握重权的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只能无奈离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儿子的柔弱女子,在生意场上拼杀让她刚毅果决,此时的她,就犹如战场上对阵的统帅,她,就是燕京女王!

    无数男人为之着迷的绝色尤物。

    林飞!陈舒婉忽然想到,既然王家这边下手了,那么林飞那边呢?陈舒婉连忙拨通了林飞的电话。

    “嘟嘟——妈?”林飞的声音传来。

    “嗯,小飞,你现在在哪里?”陈舒婉直接的问道。

    “我在外面,有什么事?”林飞疑问道,这个时候妈妈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陈舒婉迟疑了一下,温柔地说道:“没什么事,对了可秋和筱筱最近怎么样了”。

    “她们挺好的,妈妈,谢谢你”。

    “傻孩子,跟妈妈还这么客气”。

    “不管怎么说,要不是妈妈帮忙,我和可秋也不会这么容易团聚”。

    “你这孩子…不如这样吧,妈妈请你们出去旅游怎么样?就算是给你们补办一个旅行婚礼吧,有想去的地方吗?”。

    林飞闻言暗自苦笑,看来是没办法拒绝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李伯雄的情报还需要时间,或许带着可秋和筱筱出去玩一玩是个不错的主意?。

    “那好吧,妈妈,我回头问问可秋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嗯,那我等你消息”。挂断电话的陈舒婉长舒了一口气,她终究是不想让林飞知道王家的事情,毕竟林飞在燕京基本是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林飞毕竟是王家的主要目的!何况…陈舒婉也隐隐约约猜到了林飞来到燕京想要做什么,但是,这太危险了…陈舒婉心中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霓虹酒吧,林飞坐在包间里,苦笑着挂了电话。

    “婶子找你什么事?”林雨虹笑着问道。

    林飞无奈地白了堂姐一眼,“妈妈让我带上可秋筱筱她们出去旅游,散散心”。

    “哇!这是旅行结婚吗?真浪漫”。林雨虹叫道,“正好,反正我这里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查清楚李伯雄的情报,你趁这个时间好好陪陪可秋吧”。

    “嗯,我先问问她”。林飞说着,找到张可秋的名字点了下去。

    奇怪,怎么还没接听?林飞听着响起的音乐铃声,静静等待着,终于,在自动挂机之前那边接听了。

    “林飞?”电话那边,传来张可秋的声音。

    “可秋,妈妈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让我们出去旅游玩玩,你怎么看?”

    “嗯…挺好的呀,决定好去哪里了吗?”张可秋略带喘气的问道。

    “还没决定,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想去哪里?你现在在干什么,怎么在喘气?”。

    “嗯——我在健身房…跑步…跑了好久了…有…有点累,呼——呼——”张可秋深呼吸了几口气,接着说道:“去马尔代夫怎么样?这个时间正好,人也应该不多”。

    “嗯,那就去马尔代夫吧,你跑步当心点,小心别伤着了”。林飞温柔地叮嘱道。

    “嗯,我会的”。

    “那我挂了”。林飞说着,准备挂断电话。

    “老公,我爱你”。电话里忽然说道。

    “老婆,我也爱你”。林飞回了一句。

    一旁的林雨虹啧啧出声,看着林飞收起手机才说道:“小飞,我还在这里呢!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林飞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调侃道:“是你自己不让雷军过来的,这不怪我吧”。

    雷军是林雨虹在美国相识的男友,两人非常恩爱,后来林雨虹决定回国的时候,雷军想要跟随却被拒绝了,并且被林雨虹提出了分手,后来在雷军一再纠缠并且林飞在一旁相劝之下,林雨虹才罢休,但是却坚决不肯让雷军来燕京,无奈的雷军只能等林雨虹每年飞回美国一两次的时候,两人才得以团聚,多数时候都是通过网络视频才得以见面。对于只一点,林飞却没有再多帮雷军,他知道林雨虹要去做什么,也明白其中可能存在的危险性。

    “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我暴露了,会连累他的”。林雨虹白了林飞一眼,“对了,我顺便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林雨虹拿出一份资料,递向林飞,“我得到消息,王氏集团向陈氏集团开战,最近一段时间,陈氏集团由于毫无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有点大,这是我后来找人收集来的资料”。

    “嗯?”林飞挑了挑眉,语气一沉,“什么时候开始的?”陈家受到打压,损失,林飞并不在意,但是王家向陈家宣战,明显是和他自己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妈妈在陈家岂不是很被动?。

    林雨虹笑了笑,转念间便猜到了他的想法,“放心,婶子没事,这么多年以来陈家在婶子手里不断壮大,早就被婶子完全掌握在手里了,燕京女王,可不是说说而已”。

    “不对!那妈妈刚才打电话给我…是想要支开我?”林飞忽然醒悟!

    林雨虹点了点头,“看情况是没错了,不过我劝你不要冲动,最好是装作不知道,然后安心的和可秋筱筱道马尔代夫好好玩一段时间”。

    “为什么?”林飞眉头一皱,遇事退缩绝不是他的性格。

    林雨虹叹了口气,说道:“这里是燕京,并不是非洲或者西方国家,武力有时候并不是首要选择,况且你应该知道,王家的目标,就是你,婶子让你去外国,不是没有让你离开最危险区域的意思,只有你安全了,婶子才能放开手脚在商场上和王氏集团一较高下”。

    “那我妈妈她…”。

    “林飞,你要记住”。林雨虹望着他,一字一顿道:“陈舒婉,是燕京女王”。

    林飞沉默了下来,有些道理,他不是不知道,不过,多年来的佣兵生涯使他更倾向于使用武力直接解决问题。

    “放心,这里还有我,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跟你说的”。

    林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星光大酒店总统套房内,张可秋赤裸着雪白的肌肤,趴伏在男人的胸口上,手里拿着手机,看着上面林飞的名字,嘴里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对不起,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男人见状,腰身用力向上一挺。

    “啊——”猛然一击,让坐在他身上的张可秋痛哼一声,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恨恨的骂道:“王国茂,你这个禽兽”。

    “嘿嘿!禽兽?”王国茂再次用力向上一挺,再次惊起了一声娇吟,“要不要再打个电话?跟林飞说,王国茂这个禽兽正在草你”。

    “不要…”张可秋闻言不由哀求着。

    “怎么?你怕他知道了不要你了?我这些年”。

    张可秋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把禽兽说出来,“老公…我爱你…”。

    “哈哈哈!老婆,我也爱你”。王国茂大笑一声,抱着张可秋一个翻身,将张可秋压在身下。

    “可秋,还记得我们订婚那晚吗?也是在这酒店,这个房间,这张床上,我们就像现在这样…”王国茂一边说着,下身再次用力地向下一挺,整个粗长的肉棒完全没入了张可秋的嫩穴之中。

    张可秋娇哼一声,没有回话。

    王国茂俯下头尽情吸允着她的香唇,“可秋,你知道吗?这么久以来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小穴每次都像我们第一晚那样,这么紧!这么舒服”。

    过了一会,王国茂开始了抽插。

    “嗯…嗯…嗯…”渐渐地,张可秋感觉下身又酸又张的熟悉感传来,尽管身上的男人早已一次次地占有自己,但是那时候都是以这个男人的未婚妻的身份,如今,她却是以自己喜欢的男人的情侣的身份,在他身下承欢!心中无奈的充满了愧疚,但是身体的反应却诚实地发出回应这个男人的信号。

    “啊…啊啊”。剧烈的快感冲击下,张可秋发出了声声娇吟,脸上也已布满红晕。

    王国茂望着美人娇羞的样子,停下了下身的动作,再次吻上了她的嘴唇,舌头伸了过去她的嘴里,尽情的掠夺着。

    张可秋情迷之中,轻轻搂着王国茂的脖子,仰起脸回应着他的热吻,两人唇舌交缠,互相交换着对方的口水,良久之后,唇分,拉出了一条细细的银线。

    “可秋,你好美——”。

    张可秋微眯着眼,双手依然搂着男人,而两条套着丝袜的美腿缠在了男人的腰上,“快…给我——”。

    发觉张可秋的意乱情迷,王国茂低声问道:“可秋,很舒服吗?”。

    “舒服——”。

    “和林飞比谁更舒服?”。

    听到林飞的名字,张可秋忽的清醒过来,偏过头去没有说话。

    王国茂见状,也不气恼,强忍着肉棒被紧紧吸允住的爽快感,缓缓地往外拔出,只留下一个龟头在里面,轻轻地研磨着。

    张可秋感受到体内的变化,快感忽隐忽现,使得她不由自主地随之微微扭动身体,想要肉棒深深地插入体内,但是肉棒却又再次停下,原本就已经在高潮边缘却无法到达的感觉让她感到气急。

    “你…别停啊,快进来…”哀求的声音中又气又急。

    “和林飞比谁更大?”王国茂却不急,再次问道。

    张可秋咬着牙不想说话,她怕自己一旦开口就会受不了身体的欲望而屈从。

    但是随着那在穴口的龟头微微一动一静,身体深处的高潮也随之忽隐忽现,性欲与男友在她心里不断交锋,然而,随着性欲的力量不断壮大,张可秋终于崩溃了。

    “你的大!你的比林飞的大!和你做更舒服!求你,快进来”。

    王国茂闻言哈哈一笑,下身用力一挺,肉棒再次整个地没入张可秋的身体里,一阵抽插。

    剧烈的快感终于来临,重重快感冲击下,张可秋高声呻吟着,王国茂低吼一声,下身尽力地下压,肉棒突入了张可秋的身体深处,射出了道道精液。

    “难道我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吗?”休息过后,张可秋回过神来,想到刚才在王国茂身下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所说的话,心中不由充满了对林飞的愧疚,于是用力推了推王国茂的胸膛。

    “你走开”。

    然而,刚刚才高潮过后的她哪有力气推的动一个男人?。

    王国茂一手抓着张可秋的双手,按到她的头上,一只手抚摸着因为双手的动作而挺起的雪白美乳,不时轻轻揉捏着因情动而充血挺起的嫣红乳头。

    “怎么?刚开心完就要丢下我去找林飞了?”。

    “王国茂!你有完没完!这些天你还不满足吗”。张可秋的声音中,带着阵阵的哭泣。

    王国茂抓住一只美乳,用力捏了捏,狠狠地说道:“你这个贱人,居然瞒着我偷偷给林飞养了个女儿,可惜我发现得晚,不然的话帮林飞调教个淫荡的女儿或许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听到女儿二字,张可秋哀求着,“求求你,放过筱筱吧,她是无辜的”。林筱筱是张可秋的死穴,本来这些年以来,张可秋一只都成功的隐瞒了所有人,偷偷地抚养着林筱筱,然而让张可秋意想不到的是,在她得知陈舒婉解除了她和王国茂之间婚约的当天晚上,王国茂来到了她的面前,给她看了一叠相片,每一张,都是林筱筱可爱的小脸,甚至于还出现了王国茂递糖果给林筱筱的一幕。

    这让原本欣喜于终于可以和爱人在一起的张可秋花容失色,以至于这段时间以来,为了林筱筱的安危,几乎每天都会被王国茂暗中带到这个房间,在他胯下辗转承欢。她不是没想过向陈舒婉或者林飞求救,但是王国茂的一句话,让她死了这条心:从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只要被我发现这女孩一旦有逃出我手心的可能,我不保证这个可爱的小女孩会发生什么意外而夭折。

    “只要你听话,你的女儿就不会有事”。面对张可秋的软语哀求,王国茂放开她的双手,抚摸着张可秋的俏脸,低下头来舔去张可秋眼角流出的泪水,温柔地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看看你,好好地哭什么,堂堂王家大少奶奶,被别人看见你哭了,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呢”。

    “国茂,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这些天以来,难得听到王国茂对自己如此温柔的语气,张可秋心里升起了一股希望。

    王国茂挑起张可秋的下巴,用尽可能温柔地语气说道:“可秋,你知道的,我很爱你”。

    “我…我知道”。

    “那你爱我吗?”。

    “…”张可秋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害怕会触怒王国茂。

    王国茂本就没有让她回答的打算,反而替她说出了心里的答案:“你不爱我,爱的是林飞”。

    “我…”张可秋听着王国茂的话,不知如何回应。

    “嘘…你听我说”。王国茂犹如对待最亲密的爱人般,轻轻用手指一点张可秋的红唇,继续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能满足我的这个要求,我能向你保证,我绝不会碰你女儿的一根头发”。

    “好!你说,只要我能做得到,一定照办”。为了女儿的安危,张可秋咬了咬牙,应承下来。

    望着张可秋的样子,王国茂笑了笑:“放心,你一定做得到,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顿了顿,王国茂俯下头在张可秋耳边轻轻地说着:“我只是想要你能够爱我,这就够了”。

    王国茂在耳边低声耳语,使得张可秋感到耳垂一阵发痒,羞红着脸偏过了头,低声说着,“国茂,你知道的,我对你…”她不敢说下去。

    “可秋,你想想看,自从我们订婚以来,你不也是从一开始对我抗拒然后渐渐开始接受我了吗?”王国茂躺下来,一手将张可秋搂在怀里,温柔的说道:“在外面的时候,你依然可以和林飞在一起,你还是可以爱他,我想要的,只是当我们私底下在一起的时候,你能够爱我,就像我依然是你的未婚夫,甚至是丈夫一般,我相信,时间久了,你自然能够再次接受我的,日久生情,不就是这样的吗?”。

    听到王国茂的话,张可秋渐渐地放下了内心的紧张,但是,听到了王国茂后来一语双关的“日久生情”,却是让张可秋心里一荡,羞红了脸,王国茂的尺寸很大,林飞都比不上他的,因此每次和王国茂做的时候,都会让她意乱情迷。

    她本来就是一个贤淑女人,而王国茂作为生命里的第二个男人,如果说对王国茂完全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她的身体曾经接受了这个男人,那么,她的内心深处就会留下这个男人的烙印,尽管很淡很淡,甚至于不可见,如果说只是需要在私底下“爱”着这个男人,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的的事情,况且,之前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两人已经不知道做过了多少次…只是唯一对不起的,似乎是林飞,但是为了女儿,自己没有选择了,唯有在平时里自己作为林飞的女友爱人,再好好的补偿他吧。

    “好…我答应你”。张可秋望着王国茂,缓缓地说道。

    王国茂闻言一喜,兴奋地双手抱着张可秋的胴体,低下头在张可秋的唇上深情一吻,“老婆,我爱你”。

    再次被王国茂吻上,张可秋没有反抗,而是双手轻搂着王国茂的脖子,望着王国茂的眼中渐渐透出了点点的春意情动,“老…老公,我也爱你”。同样的一句话,相比于刚才,却是听得王国茂心里一酥,爽快至极。

    这就是得到这个女人的心的感觉?虽然不是全部得到女人的心,让王国茂感觉远比得到这个女人的身体来得更兴奋,王国茂以比当初订婚之夜更加强劲的精力,不断操弄着这完全放开心扉情动不已的绝色尤物,就连到了午饭时间,两人都依然激情的相拥在一起,持续着激烈的性爱。

    直至下午,王国茂随手点来了一份下午茶,让侍者送到套房的客厅,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在套房里享用了一顿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香艳下午茶,终于在天色将暗的时候,为了不被林飞有所察觉,王国茂才依依不舍地放张可秋离去。

    “哼!林飞,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身边的女人全部压在身下,让她们在我胯下承欢”。来到落地窗前的王国茂,惬意地望着外面霓虹灯始现的都市,想到林飞身边的女人居然个个都是绝世美女,先是张可秋,然后是徐颖,就连燕京女王陈舒婉都是他的妈妈,这样的女人缘让得知这些消息的王国茂艳羡不已。

    不过想到了今天似乎终于成功的得到了张可秋的心,让王国茂心里升起一股冲劲,不仅仅是张可秋,他还要把徐颖,陈舒婉也收入囊中,如果能把楚家的楚夜月那个祸国殃民的尤物也收入囊中,那就再好不过了,燕京四大美女,统统都在自己的胯下辗转承欢!只是想一想,都让他觉得无比兴奋。
推荐阅读: 掌家小商女 黄四娘家花满蹊 高冷总裁住隔壁 第一宠婚:帝少的天价萌妻 红粉佳人 突然有钱了怎么办 高冷总裁绝宠:终于等到你 超级农场系统 音魔宫主 心尖菟丝花[重生]